pluto136 发表于 2017-6-3 14:22:56

纵然相思入骨,纵然万劫不复,我也只愿你眉眼如初,风华如故 ————遥3U银剧情感想(完)

本帖最后由 pluto136 于 2017-9-27 14:57 编辑

小声明:这个酸到鸡皮疙瘩掉一地的标题来自网易云音乐的最美翻译,
原为:
I like you,but just like you 的最美中译,
纵然相思入骨,纵然万劫不复,我也只愿你眉眼如初,风华如故。



觉得这句话特别契合银的剧情,就“拿来主义”了。


小提示:下文平重衡迷妹气场全开,不仅多角度多姿势花式剧透,脑补内容也不少。
            部分台词有我的拙劣译文,重衡和银的台词翻得各种酸,
            个人觉得银说汉语应该就是这个拿腔拿调的样子(被揍
            不喜者可以关闭页面,谢绝撕逼。欢迎其他重衡迷妹交流切磋。
            不萌他的就当我全屏花痴卖安利吧。


有很多话想写,动笔时又千言万语没个头绪。
沉浸遥3U的世界半个多月,终于在白金之后底气十足地吼出一句“重衡本命不动摇”。
望美和重衡(银)的故事是最单纯最简单的 boy meets girl,
风雅男子对穿越时空少女的一见钟情,完全是陈年老梗(放十年前也是老桥段了)。
可神奇的是暗荣妙笔生辉,从十六夜的月下相遇到出逃镰仓的二度相逢,
从温柔多情的平家公卿到内心空洞的诅咒之种。翩翩佳公子依旧气度如昔,
窈窕女战神从追逐某个跳海男的背影到最后正视、珍惜眼前人,
没什么炸裂天地的爆点和黑幕,但点点滴滴都是情谊,有重衡的,也有望美的。
这里必须大赞滨田桑,演技跟当年一模一样,不仅把知盛和重衡兄弟俩同样内在却相去甚远的表象展现的淋漓尽致,
还把这两个人遇事时微妙的细节演绎得余味绵长(知盛终于像正常人一样说话了(喂
我才不会说滨田桑每句语音我都听了3遍以上呢,滨田桑最高!)


一、平重衡
http://www.otomedream.com/data/attachment/album/201706/03/132512iie6ii1z55asl5il.jpg
同宿一树之荫,同掬一河之水,莫不是前世的缘分。
                                                                                     出典平家物语 10巻 7 千手前

《平家物语》里的平重衡其人是个能文能武屡建战功的全才,且面若冠玉,被称为“牡丹之君”。
即使被源赖朝俘虏后,赖朝也因对他的赏识,不仅对他礼遇有佳,还特差遣北条政子的侍女
千手前去照料重衡。自然千手前被重衡吸引,后重衡因火烧南都被斩首之后因相思而香消玉殒。
重衡原型的故事已经各种引人遐想了。

遥3里的银标题诗就是重衡被俘后千手前在宴会上吟唱的一首,
而重衡应和的后半句则是“灯暗兮,数行虞姬泪;夜阑兮,四面楚歌声”,
用虞姬形容眼前婀娜的少女,用身陷囹圄的项王来自比。

联想遥三知盛在里熊野轮回最后的一首《西施》,吴越比作源平,西施比作神子。
http://www.otomedream.com/data/attachment/album/201706/03/132135fvz64wc8gcmdva5a.jpg
家国兴亡自有时,吴人何苦怨西施。西施若解倾吴国,越国亡来又是谁。
(请无视知盛销魂的嘴型)
有点遗憾暗荣没把重衡的后半句和歌写出来。
(重衡没有更多和歌汉诗才不是迷妹的执念呢)


http://www.otomedream.com/data/attachment/album/201706/03/132136hm26m26j7khz6v74.jpg
祗园精舍钟声响,诉说世事本无常
婆娑双树花失色,胜者转衰如沧桑

望美在六波罗第一次被逆鳞召唤到三年前的平参议宅邸(知盛家),
这场十六夜相逢恐怕是遥远游戏里排得进前三的名场面了。
十六的月相、月辉下落樱纷纷、白光中走出的少女、卷帘后辨不清真颜的背影……
所有的要素既朦胧又内敛。
但真正的时空里,这些浪漫意象不过是焦土余烬、枯木苍茫。

浮云隐月,望美自白光中降临,卷帘后的人影吟出了他在全剧中唯一的一句和歌。
http://www.otomedream.com/data/attachment/album/201706/03/132136bmx8i8g8x7q6qczr.jpg
朦胧春月夜,美景世无双……吗。(出典《源氏物语》 花宴)

源氏物语里这段话是胧月夜刚出场时吟唱的,这个胧月夜不只是光源氏一夜情的对象,
还是他政敌的妹妹,未来的朱雀帝妃(朱雀帝跟光源氏也是兄弟,赤果果NTR)。
嗯,以为是哥哥其实是弟弟(NTR),只有一夜的相逢(一夜情),
平家的将领和源氏的神子(立场敌对),扭罗曼实在是会玩儿的。

望美误会对方是平知盛,重衡会非常自然地切换成知盛声线调戏少女毫不手软 。
(一见钟情的妹子心里只有自己哥哥要怎么跟妹子继续交流?装自己老哥啊!),
                         ↑
你这么熟练,平常没少装知盛吧?
虽然嘴上是以“知盛”的名义撩妹,但听到望美“预言”六波罗终成飞灰后他却很淡定:
“良辰美景终有时,平家也会有覆灭的一日”,
游戏里几乎所有出场的平家人都有一种对家族灭亡结局的预见和坦然,重衡自然也不例外。
这股淡然劲儿跟他哥一样。尽人事听天命,却对命运归宿并不执着。或者该说生死置之度外?
之后又切换回自己的声线,以自己的身份(虽然妹子不知道)去问“倘若我消散,你会为我伤心吗?”
“平家湮灭时我定然不会独活”
“樱花凋零尚有人伤怀,吾等殒命又有几人哀叹?”
http://www.otomedream.com/data/attachment/album/201706/03/132137dn35ny3jp333fp33.jpg



遥久系列的卖点一直都是“切なさ”,到遥3升级成了“物哀しさ”。
毕竟切肤的悲伤还是个人情感层面上的,但遥3的物哀已经把格局提升到时代层面,
所有人物都是无常世事里的扁舟,或沉或浮,身不由己
(注定倾覆的平氏一门,兔死狗烹的九郎一众、注定决裂的景时一党)。
而这些各有立场的人想要跟时代赋予他们的结局抗衡,不是彻底放弃立场就是结局开挂不能深究。
重衡路线选择了前者,其他人物的滞留结局选择了后者,弁庆的现代结局真开挂。
当然像他哥那样的异类只能活在大团圆里了。
虽然女性向游戏好多地方当不得真,可开挂写法稍有不慎就会显得很儿戏,
这也让故事里很多魅力人物的结局变得很飘。

平泉银路线一周目之后三章会有追加事件,这个事件恐怕是游戏里望美最后一次跟“平重衡”对话的事件了。
在生田之森偶然见到重衡的望美想在平泉之前去拯救这个人,
而重衡则先是感谢神佛慈悲,让自己死前得以见到朝思暮想的十六夜之君。
撩妹的对白洋洋洒洒,可惜蜜糖里藏的是白刃,
再风雅的平家大将也不可能会漏看望美手里的剑和身后溃败的沙场。
http://www.otomedream.com/data/attachment/album/201706/03/132137cithtwnqyy3wsqyq.jpg
“既然你不是我囹圄中看见的幻影。那就告诉我,你为何在此?
你并不是平家人,是为战事所迫?还是,用那把剑来狩猎我?”

而望美吃惊的态度,让这个风月高手一眼就看出他恋慕的少女并不是带给他毁灭的死神。
那十六夜之君现身战场,出现在他眼前的缘由简直昭然若揭。可这个人非要让对方说出来。
如果神子坦率承认恋心,想见他,他会一边升星星一边说:

http://www.otomedream.com/data/attachment/album/201706/03/132138xze2nnm2it25umjx.jpg
“原来你也盼望着实现未来逢濑的约定啊。今宵得以再会真是太好了。
虽然这是武士的宿命,但心中抱憾赴死未免太过寂寥。”

朝思暮想的神子遂了他的心愿,但败军之将哪还有回应的资格?
带着甜蜜的回忆赴死人生也无缺憾。

如果神子否定自己对他怀有恋慕,他会说:
http://www.otomedream.com/data/attachment/album/201706/03/132138zl69qn6un7r6629d.jpg
“只是想来见我?啊……是我唐突了。刚才的是我的希望。”
“若是能让你思念我半分该有多好。”
“此处的别离若能给你留下片刻记忆……只要想到你还记得,我便了无遗憾。”

一帘幽梦三载光阴,只有回忆作伴。最后的念想只盼心上人偶尔能忆起自己。
最苦涩的爱恋也不过如此。

如果神子表示自己只是来打酱油的,他会一边掉星星一边说:
http://www.otomedream.com/data/attachment/album/201706/03/132139ondbj00xnf8tqtxb.jpg
“呵呵,真是可惜。你就像那轮高天孤月,不会轻易相与。
这样的你为我追到这里,我也该满足了。”

生命危急时刻终于见到朝思暮想的人,不管对方用什么态度,他都会让自己去理解和认同,
这应该是他为自己长达3年时间的暗恋所做的最后了结。
而无论望美如何表白,如何阻止,他都会干脆地拒绝,转身返回败北的战场。
http://www.otomedream.com/data/attachment/album/201706/03/132139a1gs9g31g4p1ggr0.jpg
“……若是能够该有多好。”
“如果能跟你一起逃亡……”
“真是不可思议。倘若长眠,我更想卧在你的臂弯里。”
“成为冰冷的尸骸也非我所愿。”
“这次不要再来追我了,我要回的是战场。”
“被长年随侍左右的家臣舍弃,我的武运早已穷竭。”
“败北、匍匐在地,唯有你,我不想让你看见。”
“就让此刻成为平重衡最后的时刻吧。”
“永别了,十六夜之君。”


虽然没有像知盛一样每周目死在玩家面前,这个人也像自己的哥哥一样选择战场作为最终归宿。
遥3设定的平重衡似乎是个相比武功更喜风雅的人物,里熊野跟知盛跳舞事件中知盛提到
论舞技该去找惟盛和重衡,跟神子寥寥数次的互动大篇幅都是甜言蜜语,
完全是一副精于风月的公子哥儿做派。
但他并不像生前的惟盛,而惟盛才是平家典型的风雅贵公子。
火烧南都是重衡的心结,也是他最终成为银的导火索。
在佛教如日中天的平安末世,火烧僧都对于普遍信奉极乐净土的贵族阶层来说
相当于与现世的佛教势力宣战,更等于舍弃往生救赎,委身地狱业火,
而且当时作战的规矩是战祸不及平民,
死在南都大火里的普通百姓更是重衡罪恶意识的一大部分。
在巨大的舆论和心理压力之下,真正的贵公子会选择自尽(平惟盛),但重衡没有。
火烧南都在遥3里设定为夜战失火引发的火灾,而不是重衡本人有意追求的结果。
(暗荣是怕写成信长吗?)
那这个人对当时大众深信的佛法又有多少虔诚和执着呢?
重衡嘴里的净土、佛法更多的也许是为了附和社会的主流,
知盛对自己十分坦诚,没兴趣的东西表现为懒惰和不屑,也就殿上人时代他还会装装样子。
而他弟弟则是以平家贵族的做法去履行贵族应尽的义务,哪怕不是那么有兴趣。
表面看起来就是弟弟在为人处事上似乎比哥哥要圆滑、靠谱。
众人都热衷佛法,他便也去说净土,但若问起虔诚恐怕就是另一码事了。

这里有几个很有趣的细节佐证。
在众人抵达平泉,第一次去中尊寺金色堂,望美跟银的对话。


望美:真的全部都是用金箔包裹的啊……好厉害。
银:神子大人吃了一惊吧。
望美:柱子也在闪闪发亮……反光面不同看起来也不一样。
银:因为搭配了螺钿工艺和金漆彩画。螺钿还是特地从遥远南海运来的夜光贝。
望美:啊……尽是些奇珍异宝,只剩感慨了。这么棒的佛堂建起来一定挺不容易的。
银:清衡大人的心境非我所能揣测……
    不过听闻……这个金色堂是源于“让长年受战乱之苦的奥州成为净土乐园”的祈愿。
    我每次来此,对净土的神往都会深切一分……
http://www.otomedream.com/data/attachment/album/201706/03/132140jcs08s8j200apw06.jpg
(这个表情神往个球啊)

望美:(……银?)
银:恳请见谅。我本该跟神子大人详叙。
望美:不用这么介意。我先在这里看一会儿,银也随意些。
银:恭敬不如从命,我且退下了。若有事还请唤我。
望美:啊……出去了。那我再参观一会儿吧。
                            ↑
虽然失忆,但此时对着佛陀,银潜意识里还在受罪恶感苛责,
甚至隐隐觉得净土必然不会是自己的归宿。
这里似乎还看不出重衡信不信净土。
不过此后再找敦盛聊天。


望美:净土……银也提到过。
      净土到底是什么?
敦盛:是佛祖所在的无有众苦、功德清净的佛国世界。
      得闻阿弥陀佛,以佛祖慈悲,死后便可入西方极乐净土。
      过去清盛伯父为了一门昌盛和往生净土,特地在严岛供奉经卷。
      我也……能理解,与其挣扎于无情现世,不如寄望来生的心境。
http://www.otomedream.com/data/attachment/album/201706/03/132140fqkooq8ikx8ixi8i.jpg
      但是……银殿竟也期盼净土……
      不……饶是如此……
望美:敦盛??
敦盛:抱、抱歉。思虑重了些。
敦盛:(但是……若如我所料,他果然就是……)
                               ↑
可见,敦盛第一次见到银就已经知道他是平重衡了。
火烧南都的当事人也会盼望清净佛国吗?这恐怕是敦盛藏在省略号里的下半句话吧。
敦盛他不信重衡有一颗虔诚信仰佛法的心,我也不信。


按遥3完全设定集的年表来看,望美穿越时空到六波罗的时候正是重衡火烧南都之后
(穿越时点为农历2月14日,火烧南都是上一年的12月25日)。
而见过十六夜之君的第二天他又要去东国讨伐源赖朝,中间相隔不过短短2个月,
在望美面前的是一个感慨好花不常开、坦然面对家门倾覆的翩翩公子。
吟风弄月种种风流态他很擅长,但究其本质他还是武士。
既生为武士,便为武门尽力;既已成将帅,当为一族赴死。
哪怕永无回报,哪怕注定毁灭。
这种心境和态度与知盛如出一辙,这对兄弟的本质相同。
不同的是知盛从杀戮和毁灭里感受到生的意义和快感,所以若要跟他心灵相通必要刀剑相向。
(若是知盛放火烧了南都估计不会这么耿耿于怀)
而重衡呢?

到银恢复记忆,说起这段往事

银:兴福寺、东大寺……
       伽蓝逐一被烈火吞噬。
       火焰……如血……死者无数。
       不只是僧兵,南都民众多葬身火海。
银:翌日,我们镇压了被焚毁的南都。
       不费吹灰之力……。
       被我烧毁的城镇早已没了抵抗。
望美:这……就是你恐惧的罪孽……吗。
          但是,当时你不也是无可奈何吗?
银:阻止火势蔓延……已非……我力所能及。
       但是我的罪孽不只如此。
       我……许愿了。许愿遗忘。
       而遗忘才是罪不可恕。这双手早已血迹斑斑,这双脚早踏上了修罗道。
       我怎么可能会被宽恕?怎么能够一无所知地活下去?


重衡相比兄长多了些悲天悯人的温柔心,火烧南都他最遗憾的不是毁了来世福报,
而是城镇付之一炬、殃及太多无辜,也因为本心里的温柔,
理性上他不允许自己遗忘过去的罪孽,可感性上又忍不住去期盼遗忘。
这也是他活得没有知盛性情的原因,有温柔,所以有顾虑。
既然生为贵族,形容做派就要像个贵族,即便早就被剥夺了官职地位。
既然生为武士,刀锋搏命就要像个武士,即便未来灭亡早已成了定局。
身份和立场,决定神子永远救不回平重衡。
因为他和跳海的哥哥是真兄弟啊。

只有不再被平家武士身份束缚后,他才会顺应自己的真性情,
像骑士一样刀刃向外,长伴神子左右——就是银。


二、银

刚出场的银是个内心空洞的人偶、傀儡,不知自己来自何方、去往何处,
而泰衡2700给了他生存的意义和暂时的归处。
他没有心,没有坚持,甚至没有个人意志。
从泰衡的回忆可以看到在平泉徘徊的银像个精神不正常、失魂落魄的破旧娃娃。
如果泰衡没把他捡回家,他会茫然又麻木地死去。
但我们再见银的时候,他举止优雅,做事缜密,一点儿看不出几个月前初到平泉时失神的样子。
可见泰衡是个好主子。但在后日谈里NTR银简直不可饶恕。
http://www.otomedream.com/data/attachment/album/201706/03/132141ic11rp7xpn3y3pn7.jpg

银对他有最高级别的忠诚,恢复记忆后,也心存最大限度的感激,即便泰衡对他心爱的神子下手,还差点儿要了他的命。


在吉野之里第一次遇到“银”的时候,望美满脑子里全是知盛,
而将臣和敦盛的态度耐人寻味。

众人来到平泉,将臣和敦盛的试探就没有停止过。

http://www.otomedream.com/data/attachment/album/201706/03/132141p4lqh192hh54zz9l.jpg
敦盛:……银殿。
         ……这里的红叶和京、福原的景致比之如何?
银:京吗?
       真是抱歉,未曾到访过京,恕我无从回答。
敦盛:是……吗。
银:京的红叶一定也是美不胜收吧。
敦盛:不,抱歉。没什么了。

http://www.otomedream.com/data/attachment/album/201706/03/132142azxz79zxgxbc7s07.jpg
将臣:我到底也是镰仓长大的,对四处寺庙佛堂的土地肯定会有亲近感啊。你不一样吗?
让:老哥你对这些事情不是一直都没兴趣的吗……
银:二位可是出身镰仓?
将臣:啊啊。
敦盛:银殿……对镰仓可有印象?
银:不,只是对镰仓的传言多有耳闻。
将臣和敦盛知道重衡被俘后被押解到了镰仓。

一直在银身上追逐知盛影子的望美,和清楚明白自己是个替身的银。
http://www.otomedream.com/data/attachment/album/201706/03/132142i99k2wttk6wj6ji4.jpg
银:神子大人一直在介怀“知盛”吗?
望美:你怎么知道的?
银:神子大人有时会用视线来追寻我。但……你的眼睛里看到的并不是我。

http://www.otomedream.com/data/attachment/album/201706/03/132143ffgidmzzfr6scpmg.jpg
“如果我有办法让神子大人不再哭泣……
若是我的相貌让你想起那个惹你心伤的人,我就挖掉这张脸吧。”
                                        ↑
此时的银没有感情、没有自我、躯体里空无一物,看起来好像是拳拳心意皆为望美,
其实只是为了更好完成主人的命令,他甚至可以面不改色的伤害、物化自己。
完全不拿自己当人看。

望美跟银的恋爱历程就是找回重衡本心的过程。平泉第一个绊关,银不记得自己,
但却觉得望美的声音很熟悉,可见六波罗一夜的巨大威力。
(只听声音都能念念不忘整3年,这要是看清脸了可得成什么样啊)

传说中带动平泉少女经济的练武事件。看着银在校场锻炼,
望美也终于看见隐藏在儒雅贵公子表象之下的本质——武门出生的武士。
http://www.otomedream.com/data/attachment/album/201706/03/132144n9k64b26oa4kavu2.jpg
而设定集中重衡的个人档案里,和歌和舞蹈属于绝活(特技),
练武才是兴趣(趣味),双花到底是兄弟。

后半段两人策马来到河岸,间接接吻的桥段和里熊野知盛的事件玩了同一个梗,误导一下初次见面的玩家,
顺便还小小呼应了标题诗的“同掬一河之水”(虽然是同一个竹筒),简直干得漂亮。
这里也能稍稍看到银未来独占欲的小心结——八叶和神子有着自己所没有的特别牵绊。
结合银结局时阿丙调戏望美未遂事件食用,风味极佳。

http://www.otomedream.com/data/attachment/album/201706/03/132144churahejduhl923h.jpg
银:随侍神子大人是主人给我的重要使命。
       虽然我没有八叶和神子间特别牵绊的证明……
       但确保神子大人能在平泉自由顺遂是我的任务。
       现在的我属于神子大人。为守护神子大人,我定奉上生命。

银对望美的印象一开始全部来自于泰衡对白龙神子的叙述。受白龙护佑,还有净化能力,
不仅能驰骋战场甚至还帮源氏战胜了平家。他想象中的“白龙神子”一定是个不食人间烟火、清净出尘、
理所当然被众人仰慕和保护的人,所以望美一旦表现出十几岁少女的本性时,他就会像发现新大陆一样,惊喜之余又被吸引。
http://www.otomedream.com/data/attachment/album/201706/03/132145i366zo5ze8em4h8o.jpg
“神子大人不仅纯洁无暇,还有惹人怜爱的一面。”


在每次心动过后就是记忆和诅咒的逐渐复苏。
二度造访中尊寺之时,上次还在佛堂坐立难安的银竟然开始了过去从没有过的祈祷。
空洞的人偶开始思考自己的生平过往,失忆的缘由和燃烧的城镇,从没想过的净土和不断苏醒的罪恶感,
他已经给自己刻上了十恶不赦的罪人烙印。
如果神子认可他对自己记忆的探寻就能继续跟他的缘分,如果一味用逃避去诠释温柔便是戛然而止。
之后望美和白龙的身体状态变成了查看银好感度的晴雨表。

平泉银一周目的避雨事件(标题诗“同宿一树之荫”来了)可谓是后面惨烈结局之前的温馨时刻,
忧心于银没有自我意志的望美劝说他去珍惜自己的想法。
恋恋不舍的两人分别后,银仰望头顶的十六月。
http://www.otomedream.com/data/attachment/album/201706/03/132145nwiqq4u6wwrwiqiy.jpg
“明天见,银”……吗。明天也能见到她。
往日只能等待十六夜月升起,但现在——
快些、到早上……让明天再快些到来吧。
(看到这段话再联想重衡过去的3年,他想必也是这样仰望月相,
一周目是对预言平氏灭亡少女的思念,
二周目以后则是想着不知何时才能兑现的约定。
而现在他终于不用拿月亮来排解相思之苦了)
                        

望美为诅咒之种所苦卧床不起,睡梦中忽然一阵沉香的香气,让望美想起那个雨夜和银被润湿的头发。
傍晚醒来的望美从朔口中得知银曾经来过,还带来了梦境里的沉香香炉。听说银马上又要来高馆看望自己,
蓄足精神的望美急急奔向迎接银的雪道。

望美:啊……从远处过来的是——银!
银:神子大人为什么在这里?你不是在卧榻休息吗?
望美:我想早点见到银就来接你了。
银:为了见我……谢谢。你的身体,好些了吗?
望美:已经好多了……多亏你带来的香炉,我睡得很好。谢谢你。
银:能为神子大人解难,乃无上荣幸。竟然劳驾病中的神子相迎……
       我本该心怀歉疚的,可是能见到你真好。
       我自知对神子大人不敬,却还是情难自已。
       你肯原谅我吗?
望美:咦?啊,我…我原谅。
      (银…原来是会这样微笑的人啊。)
银:太好了。神子大人果真柔心弱骨。
  我本来…心中害怕。
  你会不会觉得我不成体统、痴心妄想……
望美:咦,怎么会…。
银:神子大人待我温柔有加……
  是因为我跟你重要的人相貌相仿。
  仅此而已,我心里很清楚……。
望美:不是的。
   你是说知盛吗?现在我不再那么想了。
   银不是知盛。我已经明白了。
   和你在一起,跟与他人像不像没有关系。
   如果我对你温柔,那也是因为…你就是你。
   根本不是因为你和别人相像。
银:神子大人………。
  ……你说的没错。是我弄错了。
http://www.otomedream.com/data/attachment/album/201706/03/132146qooiuu9eos69irzo.jpg
    神子大人…不是追逐着别人,而是心慈待我。
  你的柔声细语、欢颜笑意,全部……。
  都是为我,而不是别人。我说得对吗?
望美:咦…。对、对…。
银:我真高兴。你的温柔心肠是这么暖…。
  神子大人…充溢我胸口的这股暖意就是幸福吗?
  充斥我空虚内心的这股感情、心……。

跟神子心灵相通却发现自己才是最后那个伤害心上人的诅咒之种。
“纵然相思入骨”,银还是一改往日对神子殷切的态度,故意拉开距离。
而望美虽然奇怪他突然的变化,不过还是心怀不安的迎来最后的结局。

“我一直爱着你。我一直喜欢着你,只有这份感情是我的真实。”
“十六夜之君,请你宽恕让你饱受煎熬的我。宽恕这个被你吸引,无处挣脱的我……”
“我一直爱着你,我爱你。”
http://www.otomedream.com/data/attachment/album/201706/03/132146ihgbvbb3qwy63cxq.jpg
一个过去式,
http://www.otomedream.com/data/attachment/album/201706/03/132146s6qabjtr3r336bv1.jpg
一个现在时。

纵然万劫不复。
http://www.otomedream.com/data/attachment/album/201706/03/132147vm0uiyyz9j0n9nq9.jpg

我也只愿你眉眼如初,风华如故。
I like you,but just like you。

哪怕最初的一眼源于误会,哪怕神子一直追逐着别人,
哪怕真正的姓名不曾被知晓,哪怕连存在都是一种污秽,银依然捧出了他仅剩的一颗真心,
为他想要守护却注定错过的十六夜之君选择了自我毁灭。
有情人近在咫尺却天人永隔,一个身在心死,一个悲痛欲绝,一周目轮回以悲剧收场。
手握白龙逆鳞的神子再一次挑战命运,这次她必须得知道眼前人到底是谁。



三、真相与阴谋

同样的十六月、同样的六波罗,随落樱追溯时空的望美重回故地。

望美:这些花瓣是……?时空裂隙里竟然有樱花?

银?:正是,明天便要赶赴东国。

望美:刚才的声音……是银??

银?:今宵夜宴,尚有月色繁花助兴。尤是那轮十六夜月。

望美:银,你到底在哪儿?我必须去你所在的时空。

银?:啊……眼中咫尺,却是天涯,可惜月影如冰霜,难见真颜。

望美:等等!你是……!这里难道是……!

望美:(我成功了,终于又回到那个时空,回到那个人还在的十六月夜!)

银?:……浮云隐月……

望美:你是……

银?:朦胧春月夜,美景世无双……吗。

            我也正好厌倦了歌台舞榭,你可愿与我共赏这一树夜樱?

望美:你是银……果然是你。

银?:银……吗?呵呵。

望美:怎么了?

银?:没什么。那我该如何称呼你呢?落入凡尘的辉夜姬……桂之君。不……

望美:……十六夜之君?

银?:正如你所言。眼见十六夜月躲进云里,你就在白光里现身了。十六夜的姬君是为了赏花才下凡间的吗?

望美:银,我是来见你的。

银?:见我?

望美:没错。我想再见你一面。

银?:是吗……你口中这个叫“银”的男人委实叫人羡慕。

望美:咦?

银?:我要是你的银该有多好。

望美:等等!再给我点时间,我想知道,我认识的银到底是不是你。

银?:十六夜之君……你认识的人肯定不会是我。我大概知道那个惹你伤心哭泣的过分男人是谁了。像你这般惹人怜爱的姑娘,我怎么会薄情寡义到毫无记忆呢。



(你以为是你哥对不对?后面你还真把念念不忘的十六夜之君给忘了)

望美:(没错,这个人不是知盛。这个人是……)

银?:啊啊……云终于散了。

望美:果然……这个时空里的你……就是银……

银?:十六夜之君?

望美:啊,不行,我还不知道他是谁……

银?:姬君,这道光是……

望美:银,不要忘了。我这次不会再弄错了。我会救你的。不要忘记,未来我一定会跟你再见的……!

惟盛:重衡殿?刚才的光是……

望美:银……重衡先生……

惟盛:您在跟哪位叙话吗?

银?:嗯,跟眼前的月亮。

惟盛:月亮……啊,的确美丽非常。

银?:十六夜的姬君是个柔声细语里带着忧愁的人。下次逢濑怕是要等得心焦了。

惟盛:从墨吴归还之时想必藤花就该开了吧。

银?:真遗憾,我也不知道会是什么时候。未来……你我会在多遥远的未来再会呢,十六夜之君。


http://www.otomedream.com/data/attachment/album/201709/27/144012gpo5c7tkomrmy3cm.jpg
放一张平重衡的完全体(喂)

回头再看这段剧情简直flag立到没地方插的程度。看见没见过的美女对自己含情脉脉,重衡第一反应是这人是老哥的相好(某种意义上这个判断很正确),
美女上个轮回开口就是“知盛”,他便很自然地以“知盛”的态度回应,一方面是清楚自己哥哥的秉性,就算真发生什么风流韵事他哥多半也就这么忘了,
就算没被遗忘姑娘们在真知盛那里也会碰一鼻子灰,所以温柔的重衡从一开始就不打算去澄清自己的身份恐怕也有体谅对方的意思吧。
而这次轮回,望美开口就是为了他而来。刚开始他依然觉得望美是冲着自己亲哥来的,但对方如此信誓旦旦,他却毫无印象,如同故事里辉夜姬一般的登场,
面前的姑娘说话哀哀切切,虽然全程看不到脸,但想必他除了满腹疑惑还有对对方的想象,甚至憧憬。带着奇幻色彩的相逢和骨子里的浪漫情怀,让这份憧憬发酵成了一见钟情。

这段剧情两个版本有个对比非常有趣,虽然一周目他用知盛的声线调戏了望美半天却始终没有一句想要看清对方长相的话(哥哥妻不可欺),
而二周目在望美不提知盛的前提下,如果不选自己是来见他的话,他会心急得催促望美来卷帘的另一侧让他看清楚长相。虽然会让事件失败,
不过反而能看到他不想让“一见钟情”变成“一见终结”而主动追求的一面。真撩妹名手,可惜剧本不给后续发展机会。

平泉的二度轮回基本跟一周目相差不大,只是望美也加入了这次的试探小队,后面依然是记忆复苏、诅咒加剧。
最大的分歧是望美在泰衡面前不慎展现了逆鳞的力量,没有了避雨事件(心塞),2700开始疯狂抢戏了(心超塞)。
后期迎来喜闻乐见的监禁play(不),在整个事件冲突中银第一次有了反抗主子的意识,虽然微弱,但人偶为了神子终于有了自己的意志。

回想起自己罪孽的银、诅咒之种的真相、情难自已的爱恋,和神子伸向他的名为“救赎”的白臂玉手。


http://www.otomedream.com/data/attachment/album/201709/27/144012dbj6485uiibgbb5n.jpg
(新版CG把神子的手给吃了我很不满)

恢复记忆之后的撩妹名手杀伤力惊人(也难怪,但凡跟该历史原型有牵扯的姑娘一个个全都为了他出家了,太要命了)。

银:啊啊,终于……

望美:咦?

银:你终于肯对我笑了。我一直都想再看一次,你温柔浅笑的样子。那年六波罗邂逅,我一直忘不了你悲伤的神情。我……被你吸引,情难自已。

http://www.otomedream.com/data/attachment/album/201709/27/144013qg1i9mz9u88py8t3.jpg

这个表情和台词是犯规的{:6_43197:} 。


逃亡路上。

望美:咦?我的手在发抖吗?跟银在一起,我不害怕。我相信你一定会保护我。

银:……呵呵,纵使知晓,还是内心欣慰。遵命,如你所愿,我定会护你周全。

望美:银……好像有点变了。

银:过去的我如同无源之水。现在则是相思奔涌,无法可解。

望美:无源之水??

银:对,我对你的情意已是喷薄泛滥。

望美:银、银……



阿姨我擦了擦鼻血{:6_43202:} 。

被2700中途拦截的两人,2700一脸终极boss的轻蔑微笑揭露了银路线另一个疑点——诅咒之种的真面目。
甘心为神子去死的银被泰衡斩落悬崖。


http://www.otomedream.com/data/attachment/album/201709/27/144014cjmj5xrjreccuqcs.jpg





这里简单聊聊2700。遥3里的藤原泰衡是个固执用自己的方式去守护国土的孤胆枭雄。
他识时务,有着上位者的理智和才干,可以为了目的不择手段且内心毫无波澜,
弑父、为了目的甚至不在乎把家业易主给九郎。
他还有阴阳师的身份,甚至知道大部分人都不清楚底细的北条政子的真身。
这样一个人竟然会收留家世底细成谜的银,不仅收留了,
他甚至还把银收作心腹,迎接、监视神子、暗杀自己父亲的任务都是交给银来办的。
固然银作为武士的能力在平泉无人能出其右,没有意志忠实于命令也是被重用的原因。
但银出现在源平之战胜负已分的敏感时刻,且待人接物、方方面面都一股京城贵族的气派,我不相信泰衡会没有一丝怀疑。
给捡来的武士取个跟家里的狗同系列的名字,完全把对方当作没有心的傀儡,
九郎蜜月结局,泰衡干脆把银当嫁妆送给了九郎一行。对比银一直不变的敬意和感激,
2700的种种做法着实让人觉得非常不快心凉。


最后去怼2700并给对方糊了一脸狗粮的银,GJ。

http://www.otomedream.com/data/attachment/album/201709/27/144014jeqlxfolz06b0lci.jpg


再顺便聊一聊神子能追到重衡的最重要人物——北条政子。
如果没有这个人的诅咒之种计划,神子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跟平重衡出现交集其实都是暗荣的阴谋。
她在重衡拒绝用性命交换三神器时出言阻止赖朝,并且神机妙算到神子众人日后一定会逃往平泉,
为了削弱未来可能会妨碍到老公统一的地方力量,她甚至想到用人肉傀儡作诅咒,
且诅咒还是以记忆和感情为引子发动的,嗯,为了神子和她的后宫机关算尽。
而计划成功的最大前提更是神子的个人魅力,想必政子对望美也是心存欣赏的吧。
个人觉得这也是暗荣剧本对努力向上的女主角一贯的善意表现。
求某些社那些只写得出各种不合逻辑还充满恶意的烂本子的剧本娘们好好学习一下。



彻底恢复记忆的银终于跟心心念念三年之久的明月光心意相通,

“神子大人,我是属于神子大人的。”

“能够触碰你长发的就只有我。”

“阿丙大人,请不要过分捉弄神子大人……因为我嫉妒心很强啊。”

http://www.otomedream.com/data/attachment/album/201709/27/144015syc88kx4kcwggcf8.jpg

熊野口花王子无言以对{:6_43199:}。



跨越各种艰辛和险阻,唯有岁月静好。


http://www.otomedream.com/data/attachment/album/201709/27/144015vx4t5f40tw4te33x.jpg


纵然相思入骨,纵然万劫不复,我也只愿你眉眼如初,风华如故;

纵然道阻且长,纵然千险万难,我也只愿你垂眸浅笑,再无惆怅。

                                                                                                                                          全文完

茗云 发表于 2017-6-17 21:55:52

本帖最后由 茗云 于 2017-6-17 22:57 编辑

感谢LZ亲细致入微的解读和考据,看得很开心!和歌的用法,六波罗的相见是在火烧南都之后这些点,如果不是看这个帖子,可能我以后也不会知道吧。LZ亲还翻译了这么多对话,配上图,太有心了,佩服+鼓掌!
还有各种关于两兄弟的吐槽,实在是非常到位!兄弟就是兄弟呀!「既然生为武士,刀锋搏命就要像个武士,即便未来灭亡早已成了定局。身份和立场,决定神子永远救不回平重衡。因为他和跳海的哥哥是真兄弟啊。」这句说得真好!亲对遥3脚本的创作理念和角色理解真是非常深入,勉強になりました。
故事中的两个event原来是「同宿一树之荫,同掬一河之水」两句的再现!妙哉遥3!妙哉楼主!同宿一树之荫那个event我个人很喜欢,有一种优雅安静的甜美,很dokidoki。银在后来的event里笑起来的样子真的很可爱~其它的如平泉少女们的花C场面,也是看起来很开心的。
遥3对银这个人物的处理,如LZ所言,确实是独具匠心的。回想起当年,十六夜记刚出的时候,看着海报,完全想象不到这是个怎样的人。过了几年终于玩到游戏了(但日语的理解还比较半调子),对银线的理解也有限。最近再玩ultimate,才终于知道了银这个诅咒之种的发动原因正是对神子的感情(之前单纯地以为是政子さん遥控的,汗)。将神子与银的相会定在某人跳海之后,银的失忆,银的过去,以及银的感情越深,对龙和神子的伤害就越深这种设定简直太棒(当然,还包括他有一哥这一点)。
银的魅力当然也离不开浜田さん的精彩演绎。虽然U版里,有的时候还是会感到年纪对声线的一点影响,但是总体都很赞。不过爱藏版中个人印象很深的,泰衡在大社用鞭子抽神子,银直接呼び捨て喊了句「泰衡!!!」。这句话在U版里,好像愠怒的感情没有那么强烈了,感觉有些遗憾。
银这孩子,独占欲很强,又总会说一些极端的话(比较早期的event就说要挖脸,后来的ending,感觉如果神子不理他了,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事来),这一点有点可怕~连Hinoe都败下阵来,笑。所以看到后日谈里神子追着泰衡跑去,我竟然不厚道地楽しんでいる,银原谅我。

总之非常感谢LZ分享的感想!最近神子たち估计都很忙,帖子很寂寞,来乱七八糟回一记。
想看银的舞的CG!想看平家的神子啊啊啊啊啊!暗荣你做得出来吗?
PS:一点小感想,政子さん设下银这个种子,是有多相信神子大人的魅力呀!当然,政子さま,您也很有魅力!(心)

你是我谁 发表于 2017-6-21 23:21:30

本帖最后由 你是我谁 于 2017-6-21 23:23 编辑

LZ写贴辛苦啦!
感觉LZ对银这个角色的理解真的很深入,也感受到了LZ对他的爱!

看完LZ对于标题诗的解析才get了暗荣选这首诗的深意,可能大部分人都还是像我这样十分粗糙地跑完了游戏,没能好好体会字里行间的意思,能看到科普真是太好啦!

“一见钟情的妹子心里只有自己哥哥要怎么跟妹子继续交流?装自己老哥啊!”对不起……这句话真的承包了我这周的笑点!撒苏噶银聚聚!撩妹手段用之不竭!

最后还是感谢LZ对于整个银线的解析,我个人感觉银线的剧情偏短,进7章前的事件比较分散(也可能是因为我跑银的顺序比较靠后,章与章之间已经麻木了……)。
我印象里,我的三草山遇到银的事件,是在跑完银线HE之后才踩出来的,可能它是一个非恋爱必须事件……
但是我觉得这个事件很好,体现出了重衡作为平家武士的果决,甚至觉得没在银线的时候跑到这个事件非常可惜。

LZ应该还有第一次BE之后捏起逆鳞再战的一大段没写www!
还有银和望美穿越回现代之前,与朱雀组的嘴炮也十分精彩ww!
期待(或许不存在的)更新!

洛小舟 发表于 2018-5-7 23:37:32

楼主辛苦啦,三代的画面特别好看。还是很久以前玩的,
印象中女主颜值比前几代提高了不少,十二单穿的特别好看。终于变成了心水的长发妹纸。
但是这一代攻略人物太多了,四个一组印象中有四组?所以每个人物就有些单薄了,很容易人设重合呀。
热血类傲娇类清冷类妖孽类之类的。

asas5099 发表于 2018-5-23 22:02:02

看完樓主這一帖我又勾起對銀的無限不捨QQ
始終很捨不得銀這個角色
不單單是重衡令人
更讓人心碎的是「銀」這個存在的前提
在遙3的世界裡
如果重衡不曾經是「銀」
他又如何能夠與望美同宿一樹之蔭、同掬一河之水呢
但重衡如果不失去一切
他又要如何能夠成為「銀」呢
敗戰被俘、失憶詛咒、一族破滅
「銀」的存在前提必須要是「重衡」的一無所有
明明望美回溯時空與恢復重衡記憶的「銀」擁有了美好結局
但每當想起「銀」這個角色的存在前提
總是有種揮之不去的傷感與哀愁
在遙3裡面特別喜歡銀的路線的一個原因
大概也是因為這樣總覺得這條路線雖然並沒有特別著墨
卻很巧妙的散發出一種平安時代的もののあはれ的氛圍
在平安時代步步走入時代帷幕的源平時期
配上不圓滿的十六夜月
「銀」的故事著實讓人感受到生命雖總是無常,卻又不是永劫的無盡深淵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纵然相思入骨,纵然万劫不复,我也只愿你眉眼如初,风华如故 ————遥3U银剧情感想(完)

苏ICP备13061143号 苏公网安备 320113023204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