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po 发表于 2012-9-19 23:50:04

【おもちゃ箱の国のアリス】儘管妳忘了我是誰,我依然是妳的男人——Nightmare學園路線翻譯(11/03 回想END)

本帖最后由 住赤道的企鹅 于 2013-5-10 02:50 编辑

https://jqnxpg.bay.livefilestore.com/y1pkIvHR3o7EmlcKvGCkFxHMzJGcdMCixCIfg4140d1AlafemJvzvLgEIERxdp83L6R1qpmp1MtVTICFz8aVQQKowrGAepXBIzi/m_nai_end4123%E6%8B%B7%E8%B2%9D.png?psid=1

——『儘管妳忘了我是誰,我依然是妳的男人。』

縱然個人線的劇本量比以前少,但它還是好劇本,到最後一樣有連貫起來。
還記得,心之國和紀念之國的Nightmare End,Alice連哄帶騙說「只要去醫院,就會有獎勵。」
那時,Nightmare半信半疑。

在草國,Nightmare求婚了,接二連三的求婚。Alice對他,就像半買半相送。
「其實只要在堅持下去,我就會屈就了。這樣我也能順著走。」隨波逐流,Alice的個性就是如此。
由此他瞭解到,只要去醫院就能讓Alice考慮結婚;只要打針吊點滴,Alice會給予親吻鼓勵;只要在夢裡保護Alice,Alice願意和他同枕共眠。因此他印證確實會有「獎勵」。
這時,Nightmare深信不疑。

於是,不需要在懷疑,不需要在證實——『如果我把藥吃下去,我要親吻當獎勵。』
於是,不需要在卻步,不需要在被動——『像這樣把妳抱進懷裡,即使是我也是男人。』



序章

https://wsxeyg.bay.livefilestore.com/y1pCTRYrh2OC1akaRl5Inspm_ZZH9a8zUjitR2sAy_M8RBhhAAHJ0PNHIhy5GJBBgp8kRTyfkFNw3bYghD4HkC3iKIFWQUG4wZN/bg_par15_rg_tow_day.jpg?psid=1

傳聞,塔原先是天文台。從一些事前消息可以想像是既古老且石砌而成,如同字面上的意思,是一座「塔」的建築物。
可是,箭頭拖我來到的「塔」,遠比我想像的還要現代,是棟外觀美麗的建築。
(即使當作職員宿舍也可以使用,應該是這樣子吧,一來也能發揮作用……)

指標:「來來,這裡就是塔了。」
在指標的帶路之下,我走到裡面。 室內裝潢盡是華麗的物品,內部也很寬闊。

指標:「來吧,往前走。」
指標扭著身體在游動,我就這樣被牽著走。明明只有我的手掌大小,卻十分強而有力。
沿著塔內前進一段時間之後,有扇格外宏偉的大門很引人注目。這是目的地……吧?

Alice:「……這裡嗎?」
指標:「對,這裡。」

(……不對,這裡是哪裡啊。)
(這裡寫著『保健室』……)
我能相信這個指標嗎。

???:「請進。」
敲門後,聽見了簡短的回答。

https://wsxeyg.bay.livefilestore.com/y1ptTIeFH3kyW3biN5cOKM3_N_bvgZnaY1tX0248WHcBQb6C4N7ybmEhPtAdgqzEq1UjYJWyHExGtYqyZmJQiLN44HgVpwkbzdJ/m_ryou1_tou1and5and13.jpg?psid=1

Alice:「…………
            ……打擾了。」

一開門,我進入房內。這裡是一般所謂辦公室構造的房間。
坐在辦公桌的是銀髮男人,他兩側的高挑二人組一副謹慎的姿態。

短髮與長髮,對比鮮明的兩人。短髮的他,嚴謹地站在坐在桌前的男人身旁;長髮男人則不急不徐地直接坐在桌上。
從位置來看,立場最偉大的人恐怕就是桌前的銀髮男人吧。

Nightmare:「嗨,歡迎,新生。我是這座塔的主人,Nightmare=Gottschalk。
                  我在學校從事校醫。要是不舒服或受傷,立刻來這裡就沒問題了。
                  我……馬上就能讓妳解脫哦。」

(…………)
(……這個人,滿像反派角色的。)

蒼白的臉。一身魔法使的服裝,加上刻意似的威嚴語調。
至於自我介紹的後半段,完全就是……

https://wsxeyg.bay.livefilestore.com/y1phdL-ipI8Fu0C5RKQ75G86d7vzqi8H8IHqn_55TrqG_2NPQLqSyi0rrSMNVNPhAFKH3NTFjOZRGKMwK83TViewbtG0pFfdS8n/m_ryou1_tou2.jpg?psid=1

???:「……Nightmare醫生,您這樣聽起來像是置於死地的口氣在說話……」
???:「自殺會比你置誰於死地還要擅長吧。」
Nightmare:「……呃!」

兩側各自的吐槽,讓自我介紹的Nightmare這位臉色難看的校醫啞口無言。

Nightmare:「這種事……咳!才、才沒咳咳咳、唔咳!?」
???:「……唉。請冷靜下來,您太激動會咳嗽不止的……」

https://wsxeyg.bay.livefilestore.com/y1p7sUszGfF4bFZSqpnqthiB3y94IXw9baNHZ-MP7TnjLpk_jo327wmgdp10PlILhLlWFLNnfqYvquVIiSBJCNojUdJj2FZ5n9x/m_ryou1_tou3.jpg?psid=1

Gray:「……啊。我負責塔內的管理,我叫Gray=Ringmarc。
            從事Nightmare的輔佐。若是在校內碰到面,還請多指教。」

對Nightmare的舉止嘆氣的短髮男人,他的名字似乎是Gray。
負責管理的話,也有立場管理塔內的傭人們吧。

(但是……需要輔佐的校醫是怎樣啊……)
(……與其說輔佐,會是輔助嗎?說到校醫,這個人本身看起來就需要醫生了。)
現在就一副要昏倒的臉色,而且咳到停不下來。

Nightmare:「咳、咳咳!咳咳咳……」
Gray:「……Nightmare醫生,請您鎮定。來,深呼吸……」

Alice:「…………」
(……好像病人和看護。)

https://wsxeyg.bay.livefilestore.com/y1pUZUU7ZJr2ZSaq9tCIWMGbPyuDd0oEVCqHBYehBlmJs2v-S7ilL1CavetzFHg1CNsAVzp8FZhCyt0I366X1tXYySHG-F7Yxl3/m_ryou1_tou4.jpg?psid=1

接著,長髮的他一臉嫌麻煩地自我介紹。

Julius:「我是風紀委員長,Julius=Monrey。這座塔的宿舍負責人。」

(……咦?)
剛才Nightmare自我介紹說他是這座塔的主人,Julius卻說他是這座塔的宿舍負責人。
Gray是管理負責人,也自稱是Nightmare的輔佐……
(到底誰才是總負責人?)

Nightmare:「……這棟宿舍的職員和學生各自居住。職員方面的代表是我,而全體學生的代表是那位委員長哦。」
看穿我的疑問的Nightmare回答了。

說起來,同學也有提過這件事。這棟宿舍原本是天文台,之後經由職員宿舍,才開始開放學生。
(所以才會有雙方的負責人啊。)

(啊,但正確來說,Julius不是學生,而是研究人員吧?)
Nightmare:「沒錯……作為那個身份也好……」
Nightmare再度比我的思考還要早一步接著說話。

Nightmare:「…………」
Gray:「…………」
Julius:「…………」
Alice:「……???」
被三人目不轉睛的視線盯著,我也投以目光。我不明白他們注視我的理由……

(……?)
(…………)
(!!)
糟了,我忘記自我介紹。

此時不是茫然觀察他們的時候。
怎麼會忘記自我介紹呢。怎麼有種不需要自我介紹,彷彿認識的熟悉感。
(明明是初次見面……)

Alice:「抱歉。我的名字叫Alice=Liddell。
            我想我給醫生和前輩們添麻煩了……」

對方是教職員和塔內管理負責人,而且還是高年級生(畢竟沒有畢業,這個說法正確嗎?)。
我不想有失禮數,打算禮貌性的自我介紹,不過……

https://wsxeyg.bay.livefilestore.com/y1pOp7MO3CaC9nQKgL3Q1D0p9tbtdZFs0DltPHfMZrx031c_1SxSmaUir9VhuEdIM8NGWckL_YhlcPd9hAfDxxHUgzCZC6GX9hv/m_ryou1_tou6and8and11.jpg?psid=1

Nightmare:「好噁心。」
突然被Nightmare冒出的這句話妨礙到。
(……唔。)

Gray:「N、Nightmare醫生?您說噁心……是想吐嗎?」
            我現在拿嘔吐袋……!請您忍耐一下!」

https://wsxeyg.bay.livefilestore.com/y1pWLsJzfpM3KYfZ2CtCNcZDohpbFcRRc1N8dABTU00n8_zNedGQDehwWZaNYyWr-Di6-AkhjWMbCzrjA6PWscUglFTBoJ8Nfba/m_ryou1_tou7.jpg?psid=1

Gray慣性地從懷裡迅速取出茶色的袋子。

(這個人隨身攜帶嘔吐袋?)

而且,好像是為了Nightmare準備的……不僅輔佐,還需要看護的校醫,到底是怎麼回事。

Gray:「那麼……這個給您……」
Gray交出嘔吐袋。不過,Nightmare搖頭拒絕了。
他能做出反應,似乎還沒到不舒服的程度。

Nightmare:「不對,不是的。不是這樣子……Alice,是妳的敬語很噁心。」

(………什麼?)

Alice:「那還真抱歉啊。我說了噁心的話嗎……?」

我非出身於上流家庭,但好歹也是典範家庭。
懂得一般的禮節,寒暄之類的也能得心應手……大概吧。
可是,我卻忘了立場,還用頂嘴的態度……我究竟要我自己如何是好……

Gray:「……Nightmare醫生,您很失禮。」
Julius:「喂。再怎麼樣,你這樣對待自我介紹的學生……」
Nightmare:「不是啊,噁心,很噁心,好噁心啊!她這樣……我都要起雞皮疙瘩了……」

兩側的Gray和Julius都在勸告Nightmare,不過Nightmare依然搖頭,主張噁心的說法。

Nightmare:「噁心就是噁心!你們都無動於衷嗎!?」
Gray:「……啊?」
Julius:「哼……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Nightmare:「好吧,Alice!妳試著叫我們!」
Gray:「Nightmare醫生……您對她很失禮啊。」
Julius:「她只是一位來辦手續的新生吧?你這麼做有何用意……」
Nightmare:「好了!快叫我們!各自叫我們的名字!」

Alice:「…………
            ……Nightmare醫生。」
Nightmare:「…………」

https://wsxeyg.bay.livefilestore.com/y1pDwLF3UZ1fcLg6KT4FiCzdX8XpAyF_skTuij6zMn0doGNzng2YCFeO9xLmYo-YD4MXiEekGA0Vb8_Bx7SkBTEH42Jf-BOaTe0/m_ryou1_tou9.jpg?psid=1

Alice:「Gray老師。」
Gray:「……唔!?」

https://wsxeyg.bay.livefilestore.com/y1pwPL7orWuhBndnqLH-TSl5YB62ebRt09JkTeGthJ8L1mcAVokhpjSWKAxItn3w9JccopVm3Z4LVYFSO65GpjZhd7A9iYYKw80/m_ryou1_tou10.jpg?psid=1

Alice:「Julius老師。」
Julius:「……唔!!真讓人不快……」
Alice:「…………
            ……你們也是。」
(……啊,說出真心話了。)

如此對待前輩很失敬,但對方也相當失禮。
或許這是可以發怒的場面,可是連我自己,甚至對他們也同樣感到非常不舒服。
當時試著對Gowland稱呼敬語,也是一樣的反應。

Alice:「……???」
到底是怎麼回事。是不是有什麼詛咒?

Alice:「…………」
Nightmare:「…………
                  ……對吧。」
Gray:「是……是啊。」
Julius:「……是啊。」

Alice:「…………」
Nightmare:「…………」
Gray:「…………」
Julius:「…………」

我陷入沉思的期間,他們似乎在談論什麼事。
之後,奇妙的沉默流逝而去。這段沉默持續多久了?

https://wsxeyg.bay.livefilestore.com/y1pwPL7orWuhBmkOMPmesjZk10Ij9fxxs0XIPDljSCO5iAV1b0HenpEZdhkjSe5TlNDyTUA3nkKMikfxI5n0Xt1Y8HCndwpCvcX/m_ryou1_tou12.jpg?psid=1

Nightmare:「……好吧!Alice!禁止妳對我們稱呼敬語!!」
Alice:「哈?」
Nightmare:「因為總覺得很噁心,太不對勁了!我只限妳別說噁心的話!」

Gray:「……有種違和感呢。」
Julius:「……是啊,只有這次我贊同。」
Alice:「咦?我也是有違和感啦……」
Julius:「……非常的。」

Alice:「唔、唔嗯,也是……確實是這樣。」
Gray:「……既然如此,妳無須勉強。沒有敬語也不要緊。」

Alice:「但、但是你們是這座學校的大人物吧?」
連辦手續都得來到這裡,對方應該不是新生不使用敬語就能一言敝之。

Nightmare:「是啊,我可是很偉大的啊!嗯哼!」
(就算他這麼說,我還是一點都不覺得他很偉大……)

Alice:「那你果然……」
Julius:「……他只是校醫罷了。」
Gray:「……也身兼這座塔的負責人。」
(是、是哪一個啊……?不偉大?還是偉大?)
Nightmare:「我很偉大!我是塔的偉大之主!是妳該尊敬的對象!」

(只是一開口就不像長輩……)
(偉大……嗎?姑且他本人是這麼說的。)

Alice:「……我還是沒辦法不說敬語。」
Nightmare:「不可以,不行!禁止妳對我們說任何敬語!!」
Alice:「那該怎麼辦啊?
            你很偉大的話……」
Nightmare:「我很偉大,所以才是絕對!我說禁止就是禁止!」
(…………)

既然很偉大,使用敬語也是理所當然。然而,他卻毫無道理地說「自己很偉大,所以不准使用敬語」。
雖然毫無道理可言……但本人都說可以了。那就自暴自棄吧。
感覺我快融入不自然的狀況了,對他們使用敬語卻有行為上的違和感,還真是荒唐。
我並非和藹可親的性格。明明是該如此的,面對他們的籬笆卻異常低矮。

Alice:「老師們都無所謂?」
我轉向Gray和Julius。

Gray:「是啊,就這麼辦吧。該怎麼說呢……這樣似乎比較適合。」
Julius:「嗯,難以用言語表達……不過這樣也好。」

Nightmare起初非常拘泥稱呼,Gray和Julius對於上下級關係也是分得清清楚楚……
(不,即使我也……)
(……???)
至今分明未曾見過他們,卻有股奇妙感。

Nightmare:「總而言之,Alice,妳就是禁止敬語!明白了吧!?」
Alice:「……嗯,學生明白了。不,我明白了。」
我對堅持確認的Nightmare回以宛如同學般輕率的回答。

Nightmare:「嗯。這樣啊,這樣就好。」
無禮的態度似乎讓Nightmare心滿意足。
Gray和Julius聽到這段對話,流露安心的神情。

Alice:「……為什麼你們一副安心的樣子。」
Gray:「不……我也不清楚原因……不過,很像應有的東西回到該回去的地方的感覺啊……」
Julius:「我也有同感……就像恢復秩序的感覺。」

兩人感慨的說詞很誇張,但困擾的是,我自己卻能體會那種心情。
既然他們說不用敬語也沒關係,那打聽一下對於入口的疑問吧。

Alice:「入口明明寫著『保健室』,這個房間到底是什麼?名叫保健室,看起來卻像辦公室……」
Gray:「如妳所見,因為Nightmare醫生很病弱。為了不必到處走動,所以才會兼作辦公室和保健室使用。」
(肯定是對Nightmare的特別措施吧……)

Nightmare:「……那麼,既然問題和疑問有了著落,委員長,製作她的學生證吧?」

https://wsxeyg.bay.livefilestore.com/y1pr4Kr3p9DbzLIR0bOoa5q_eRHHDkgeRqY6jmx7VG1TnFzPeq_eFLh52jBebzOAojCqVoJAevXZMlEVI-86r-OW7bMO2vCBqJh/m_ryou1_tou14.jpg?psid=1

Julius:「知道了。……手過來。」
Julius從桌上起身,邁向我這裡一步。他出聲催促,我換手把指標繩子綁在左手,然後伸出右手。

(說起來,自從進入房間後,無色指標變得很安靜呢。)
瞄了一眼無色指標,它已經不到扭曲不已的礙眼程度,彷彿沈靜下來。

Julius:「用拇指的指腹壓著,這樣就能建立契約。
             妳希望成為Symphonia的學生。這個責任是作為給予知識的代價,妳發誓是否會遵從紀律?」

https://jqnxpg.bay.livefilestore.com/y1pbjkaIg9yqmtbxGaUzPGAJ5wvKdnBBXAtWcH6Gwntr_1wOqkCxnI7R8Rn-C-w6EYB1kTbx9igG6UD1amTcBWgYibyWW27ALHV/m_ryou1_tou15.jpg?psid=1

遞過來的是一張卡片。
什麼都沒寫。背面和表面都空白的卡片。

(……契約。)
對魔法使而言,契約是在必要時刻也得不吝惜用性命守護。因此,不會輕易締結契約或約定。

我已經閱覽過Symphonia的校規和紀律。
正因為判斷能夠遵從這個紀律,我才會來到Symphonia。

https://jqnxpg.bay.livefilestore.com/y1pbcWd0Kruo9ErYJTPoHNft4kD8D1LerSlWUZHFxGiKfhBu9tvzzV5y_q5oC_ntYoTHAakJv4ScvfoK5dfjxrnH24s3LuBfWe5/m_ryou1_tou16.jpg?psid=1

不需要迷惘。我伸手探向Julius遞來的空白卡片,毫不猶豫壓上拇指的指腹。

Alice:「……唔。」
刺眼得令我閉上雙眼。
從眼皮感覺到光芒已經消失後,我才緩緩睜開眼睛。

https://jqnxpg.bay.livefilestore.com/y1p9iRuptqat2RlPu0GXnUHnjQNP6kPfngzR1JWheuD1AziEh4VVkdlBLolDiHfQqTBIrD9rYXVqYym5XtnKmY9kHccS2irbx33/m_ryou1_tou17.jpg?psid=1

Alice:「……啊。」
直到剛才還是一片雪白的卡片,如今卻浮現我的情報。Alice=Liddell的名字被刻在上面。

https://jqnxpg.bay.livefilestore.com/y1pa048LxyGt7Pxp5iXOdK-Dk0Dag0egdL8XOmLF8or4elsYAdYrCG9DoK7hDWEYqYqvq7evkcSTHKiZr6-jsiTo4TCfsWUIZ6H/m_ryou1_tou18.jpg?psid=1

Julius似乎為了確認,用手指滑過卡片的表面,卡片上面也因為這麼動作起了反應,浮出我的微型投影。
那是這張卡片持有者的我的身姿。

(像這樣一直看著,感覺有點害羞……)
從第三者的視線看著自己的身姿,總覺得非常不好意思。

Julius:「……契約順利完成了。已認同妳是Symphonia高等魔法學校的正式學生。」

https://jqnxpg.bay.livefilestore.com/y1puSASoTosW4gIst4oKUA3eBvZcTIb14_JVa8SZ-eSDDaFJtmn8X0iavLi7IjxqNSwZ7og428ltpbKy43GDxcncsfZl0Beffec/m_ryou1_tou19.jpg?psid=1

Julius的手放開卡片的表面後,浮現我的微型投影忽然消失。Julius再次交給我的學生證回到普通的卡片。
(這麼一來……我也是Symphonia的學生了。)
頂多只是一張卡片,卻感到相當沈重。

Julius:「這裡的手續結束了。……妳決定好宿舍了嗎?」
Alice:「我要在這裡哦,我決定留在塔。」

Julius:「……!是……是嗎。妳還真好事啊。
             ……咳,但這是聰明的選擇。這裡有像其他宿舍一樣愚蠢鬧事的……」
忽然,Julius一度中斷談話,看向Nightmare。
Julius:「……嗯,多半沒有。」

(也沒說沒有呢。)
原因大概是Nightmare吧。仔細想想,同學也講過Nightmare是問題兒童(明明是教員)。

Nightmare:「你幹嘛看我啊,委員長。總之,Alice,妳做了明確的選擇!
                  讓我來好好指導妳!包在我身上!!」
Gray:「我也很高興妳能選擇塔。歡迎啊,Alice。」

三人都說歡迎我入住宿舍。還以為紀律會很嚴厲,然而氣氛十分溫暖。
(畢竟外面看起來像是拘謹的地方。)

Julius:「那麼,妳是說……想入住宿舍……但是,妳還在手續途中吧?」
Alice:「嗯,我還沒去紅薔薇宿舍。」
Nightmare:「這樣啊,是自治會員的登記嗎。」
Gray:「雖然想帶妳熟悉房間……不過還是先去辦完手續比較妥當。」
Julius:「是啊,如同蜥蜴說的。好了,快去辦理手續。」

(……蜥蜴?)
從對話的順序來看,應該是指Gray吧。剛才略微看了Gray的脖子上有小隻的黑色蜥蜴紋身,我這才恍然明白。
綽號的由來是出自那裡吧。

(紋身嗎……明明看起來是很認真的人啊……)
俗話說不能以貌取人,或許那是當地的風俗習慣。

Julius:「發什麼呆啊,還不快去。趁這空檔,我會斟酌處理妳的房間。」
被三人催促著,我決定先將其他手續辦完。



指標:「好啦,這裡就是終點!輾轉回到塔了!
         我的任務結束!之後妳只需認領房間!!」

指標的箭頭嚮導似乎到此為止了。
繞行四個學寮的期間,感覺好像一起過了好長的時間。
有點寂寞。

Alice:「要在這裡道別了嗎?有點寂寞啊。」
指標:「沒什麼好寂寞的!如果妳迷路了,我會飛奔而來!
         因為我是……」
Alice:「讓迷路的人放心給你帶路的一流指標?」
指標:「沒錯!我可是超級一流指標啊,也很擅長找到迷路的人!
         所以放心去迷路吧!如果妳想見我!」
Alice:「放心去迷路……」

本來還在替迷路的人帶路的指標,一邊推薦迷路的人,一邊消失不見。
原先半透明到難以看見的箭頭,如今綁在它頭部的繩子開始模糊不清。

Alice:「…………」
一眨眼的下個瞬間,已經沒有箭頭的依依不捨。
Alice:「……一派胡言呢。
            我該走了……」

(…………)
直到剛才還拿在手中的繩子變得空蕩蕩的,好寂寞。在陌生的地方獨自一人……
(還會再見面的。)
(…………。……不,是不能再見面了。)

會遇到那個指標,意思等同變成迷路之人。不該是積極見面的對象。
可是……雖然半透明到難以發現,卻是吵雜的指標。從今以後,學園生活中還會再遇到吧。

Alice:「……好。」
我打起精神,再次踏入塔中。

https://jqnxpg.bay.livefilestore.com/y1pFOdy57B55CBooMAc4wcqXxd9ObrE4DB2iv-cmGk-mqtdmAYLlH2M125HnVPhDNByJFDR1EEA0PImOCxsTtwY8yVabvKF4xoT/m_ryou1_tou20.jpg?psid=1

Nightmare:「歡迎回來。似乎順利辦完手續了呢。」
Alice:「是啊……我回來了。」
(……這樣回答可以嗎。)

Gray:「四處走動也累了吧,今天妳好好休息。」
Julius:「我叫傭人去確認有幾間空房間,妳先等等吧。」

一回來塔裡的辦公室,三人都開口迎接我。
(……好像家。)
嚴格雖嚴格,卻宛如父親監督家庭的氣氛。若說誰是父親也答不上來……
沒有學生們大聲吵嚷的喧囂和隔閡,我覺得並不壞。

Alice:「你們不用擔心……我還沒這麼累哦?
            四處走走也很開心……」
Nightmare:「……明明,我親自帶妳熟悉環境就好了。」
Alice:「不行吧。」

光聽塔的名稱還以為是一整座宿舍,但實際上只是入口,除了男女共同區域,女子宿舍和男子宿舍是完全分開的。
而且,學生和其他職員,像Gary那種的侍從都常駐在Symphonia,各自的學生宿舍也住著專職傭人。
經常有人待在入口,各自的宿舍大概不能隨意進出。

說到職員,Nightmare應該不能輕易進入女子宿舍。
(……不對,校醫的話,會不會比較自由?)

https://jqnxpg.bay.livefilestore.com/y1pOMAm3ljzGr1aHyxK7aG450bmGugC091YWVjjdRoCPtPzSGUjWgU3QrysGzYOYTgpzTkQpa7_a5j63aLc5K4Iv84J4yeaWHk3/m_ryou1_tou21.jpg?psid=1

Gray:「這麼想工作的話,先從這裡……請您得處理正在累積的文件。」
Nightmare:「……唔,好難受。今天已經不行了。」
Julius:「不是今天,而是今天也不行了吧。我待在這裡老半天,也沒看你認真工作過。」
Nightmare:「才、才沒有這回事!!」

Gray:「……不過,您桌上的文件沒有減少。」
Nightmare:「那、那是剛才整理後,累積出來的……」
Gray:「工作就是如此。歸納出來的數量很可觀,所以請您不厭其煩地處理。」
Alice:「就是嘛,請你認真工作吧。」

Nightmare:「……!為什麼你們意見一致!
                   太不像話了!我才是這座塔的負責人啊!?尊敬!尊敬我!」
(…………)
Alice:「禁止敬語對吧?」

https://jqnxpg.bay.livefilestore.com/y1pVHrNerSsdttfCX8j7kR_0HK3aM0VNxGjfjrJrdfPcPbksOxO-Tq2sFCtd-BRxe3XcKz4cgtOWUJTkhNffesoD5A2Z-dFg0RW/m_ryou1_tou22.jpg?psid=1

Nightmare:「唔!!……咳咳!」
連Nightmare都發現自己的說詞有矛盾,語塞到一副懊悔的樣子。
說實在的,使用敬語和尊敬對方的意思大不相同。

Nightmare:「……咳咳咳咳!咳哈!」
說不出話就算了,還吐出來。隨之是不斷的吐血。

Alice:「!?
            他、他不會死吧!?」
Julius:「家常便飯的事。他吐血是死不了的。」
Alice:「是、是……這樣嗎?」

Gray:「是啊,不會死……但是Nightmare醫生倒下的話,會沒有校醫的。」
Alice:「……不需要快倒下的校醫吧。」

明明在眼前看見他在吐血,我卻能十分鎮定。
(……我是怎麼了。)
非常適應。塔的學園生活一定能冷靜地過下去吧。


.

0714 发表于 2012-9-20 21:30:35

还没有玩到这版……翻译好萌!Nightmare不管到了哪里都是这样啊wwww
爱丽丝也是一如既往地吐槽专家~因为没法完全把握日文的含义所以中文冲击尤其大=w=
果断求后续~!LZ感想也行啊~!

夜·冰苹果 发表于 2012-9-21 22:33:02

本帖最后由 夜·冰苹果 于 2012-9-23 18:36 编辑

因为psp坏了,而且psp模拟器各种不给力,所以导致一直没玩上···能有位好心人翻译这游戏,没想到真有人翻译了!可惜不是boss线···不过有翻译我就满足了!
看了翻译后···Nightmare还是老样子呢= =不过随身带着呕吐袋这点我倒是吓了一跳呢,要吐血的话,干脆吐地上不就好了,那么干净干什么【开玩笑、开玩笑╮(╯v╰)╭不要当真···如果真这样会麻烦很多人的···
用敬语什么的总感觉地位上差距太大了,而且对Nightmare使敬语太不合适了!【你懂得
总而言之,翻译辛苦了。期待接下来的翻译。
9-23:
看完翻译后,我只有一句话想说···
Nightmare你够能藏的啊!!!

xyyqeadzc 发表于 2012-9-22 20:48:43

标题啊标题,唔流鼻血了【你在想什么呢 捏
楼主神人啊翻译的太贴切啦
本作最喜欢的是双子啊。。萌爆了呀

捷克po 发表于 2012-9-23 03:56:29

本帖最后由 捷克po 于 2012-9-23 04:00 编辑

Nightmare學園路線要正式開始啦,準備ok?
等等,有妹子想要我的感想?可是我忙到沒時間寫感想了,不然我也好想寫!!http://emos.plurk.com/1bd653e166492e40e214ef6ce4dd716f_w35_h35.png

不然來談一下目前塔組對Nightmare的看法[刪除線]吐槽[/刪除線]當開場白好了http://emos.plurk.com/993b5f03790af9b477a23239b10e5244_w48_h20.png 聽起來就很有趣有沒有!?(哪裡啊

Nightmare:「當然是偉大又備受尊敬的塔之主!」
Julius:「能說出那種可恥的回答,的確是另一方面的令人可敬。」
Gray:「能抱著瀕死之軀到處逃跑,換作是我絕對辦不到。這股堅韌的意志力確實值得受人尊敬……Nightmare醫生。」
Alice:「這種校醫也能成為校園傳說之一了吧……某種意義上的,偉大呢。」

-----------------------------------------------------------------------------------------------------

OP咱們就跳過……想看,自己咕狗好嗎?(欸你


(視角切回Alice)


男學生:「圖書館把我要找的書借出去了啦~作業只剩下明天,怎麼辦啊……」
女學生:「要是真的沒轍,那去書庫看看吧?畢業的學長姐們捐贈的書好像還留著哦?」

Alice:「咦?學寮裡有書庫?」
女學生:「哎呀,妳不知道嗎?不過,也對,這裡沒有圖書館那麼高級的設施。
            不知道也不會有影響……」
男學生:「……感覺像庫房吧?
女學生:「是啊……書本之類的,若說捐贈,不如說是回響……
            感覺放了不必要的東西呢。」
Alice:「什麼嘛,原來是廢物之山啊。」

女學生:「話也不是這麼說啦。那些是畢業生課業上使用的,或是生活必備品,大致上一應俱全……」
Alice:「! 這樣哪是廢物,很便利啊……」
女學生:「是……這樣沒錯,不過也好不到哪去。」
男學生:「雖然那裡有Symphonia學園的生活必備品,不過也只是好像而已……在發掘之前,早就精疲力盡啦。」
男學生:「又不是死到臨頭,找看看也無所謂啊……現在的我,危機狀況沒有極限。」

女學生:「我說Alice,妳該不會……書庫之類的公共設施都不清楚嗎?」
Alice:「啊?我知道自助餐廳啊?」
女學生:「不行不行,自助餐廳是基本中的基本哦?不僅書庫,也有能夠輕鬆運動的運動室。」
男學生:「是啊。除了運動室,另外還有娛樂室……」
男學生:「……也有烹飪教室。宵夜正好能使用。」

Alice:「嗯,烹飪教室的話,我偶爾也有用過。用得滿順手呢。
            不過我沒拿來做宵夜……會胖的哦?」
男學生:「唉,妳是想早點學會降低卡路里的魔法吧……」

女學生:「呵呵,現在還不知道在哪裡,不過傳言似乎有秘密房間哦?」
男學生:「啊,我也聽說過那個傳聞!除了被選上的人,其餘都不能進入對吧?」
男學生:「總覺得傳聞這種事啊……勇者才進得去……大概吧。」
女學生:「不過我也聽說過呢。」

女學生:「哎呀?是這樣嗎?我聽說闖入房間就再也出不來了。」
男學生:「咦咦咦?一瞬間好恐怖啊!?」
男學生:「但是,我聽過這裡有Symphonia的秘寶耶?」

Alice:「有各種傳說呢……
            …………」
(到底哪一個才是真的傳說?)



https://jqnxpg.bay.livefilestore.com/y1pqhH333vR-2pXZvV2dX92Ue_eZoMgii7f434oSvgH7WZiUjYgJmyKqjWhQ6e4erIH2sBmEmKJWooxcSDfy27xiqtXLEuVMqJs/bg25_rr_day.jpg?psid=1

姑且不論秘密房間,宿舍的共用區域似乎有許多有趣的設施。
(去散步看看吧。)



回想一 校醫的傳說


雖然在意他們談論的話題,不過我還真的對這座塔一無所知。
本來打算在這段時間適應學校,過著日復一日,只在塔內自己的房間與校舍往返的生活……
但是,去其他地方走走應該也不錯。
(似乎有許多有趣的地方……)



我走向塔裡的男女公共區域。若要說這裡附近熟知的地方,也只有起初為了製作學生證,而來到Nightmare的保健室。

(……Nightmare他還好嗎。)
學校生活開始後,很少有機會看到他。
他被稱作校醫,如果沒有受傷或是生病,也不會到他那裡去。

(去見見他吧?)
好一陣子沒見到,還是去看看他好了。
(……但願他還活著啊。)

回想起他那張蒼白的臉龐和虛弱的模樣,一點都不像是在開玩笑。如果丟下Nightmare不管,總覺得他會突然倒地不起。
(算是放不下他嗎……會變得讓人擔心吧。)

我決定去一趟保健室。





Nightmare:「喂……!妳!Alice……!」

Alice:「……?」
走在塔內廊道的同時,突然被誰叫了名字。我停下腳步,東張西望地探望四周。
……沒有人。

(???)
(是錯覺嗎?但我確實聽得一清二楚。)

Nightmare:「這裡,在這裡啊……!上面啊上面!」

傳來宛如細語般的聲音。看來不是我的錯覺。
(……上面?)
我不由得視線往上……發出一絲驚呼。

Alice:「……!?」

http://www.otomedream.com/data/attachment/album/201209/22/406614_13483439692v4E.jpg (oh~偉大,太偉大了!看看咱們N上司多麼有多方面的才(無)能啊!ヾ( ´∀`)ノ)

臉色極差的銀髮男人牢牢撐在屋頂上,手腳撐著來固定身體。

Alice:「什麼……Nightmare!!?你在幹嘛啊……!!」
Nightmare:「噓噓噓噓噓噓!!不要這麼大聲!會被找到的啦!」
Alice:「找、找到你……」

相當醒目。
一般不會想到有人會牢牢撐在屋頂,不抬頭看的話也算死角。
不過,一旦仰望,也只能投以奇怪的目光吧。

(看、看起來滿像蜘蛛之類的怪物啊……)
一副玩笑般的景象。就算是魔法學校,也是難得一見的奇景。
在Symphonia高等魔法學校的塔裡,他應該是校醫才對。為什麼校醫會牢牢撐在天花板?

Alice:「……你在幹嘛啊。」
Nightmare:「……G、Gray沒在這裡吧!?怎麼樣,Alice,妳去看一下啊!」
Alice:「Gray?」

被他一說,我開始確認四周,大概是因為這個時間帶正好是午休時間,半點人影都沒有。
別說學生,連傭人的身影都沒見著。

Alice:「他不在這裡。怎麼了?你在找Gray?」
Nightmare:「怎麼可能啊……!反倒是我在避開Gray!」
Alice:「……避開Gray?」

我投以可疑的視線仰視Nightmare。雖然和Gray沒有特別要好,也算是印象極佳。
完全無法想像必須逃跑的理由。

Alice:「…………
            ……你做了什麼?」
Nightmare:「唔……妳太過分了,Alice!!為什麼就地質問我做了什麼啊!?」
Alice:「因為我沒辦法想像Gray做壞事。我倒覺得是你對他做了什麼,而被他追著跑還比較正常。」

(換作是Nightmare做了什麼事的情景,輕易就能想像出來了。)

Nightmare:「……唔。妳現在在想非常失禮的事情對吧。」
Alice:「怎麼會呢,我不會做那種事哦。」
Nightmare:「總、總覺得妳心知肚明的樣子!妳在想什麼對吧!」
Alice:「……哦。應該是你的錯覺吧?」
Nightmare:「……哼。罷了,既然Gray不在這裡,那我就下來吧。」
(擺出一副了不起的樣子……)

Nightmare的手腳猛然用力推向天花板,如同氣球般輕飄飄降落在走廊上。

Alice:「所以,你為什麼要閃避Gray?」
Nightmare:「哈哈,不只Gray!我的性命可是有許多人想謀害啊!」
Alice:「……哦。
            ……聽起來似乎是Gray也想謀害你?」
Nightmare:「就是說啊!!那個傢伙想殺我!!!」
Alice:「啊?你發燒了嗎?」

Nightmare:「唔唔唔,妳為什麼一昧袒護Gray!?比起我,妳更喜歡那個傢伙嗎!?」
Alice:「說得也太沒邏輯性了吧……」
我沒有喜歡或討厭誰。無論Nightmare或是Gray,都沒有表示好感的關係。

Nightmare:「總之幫幫我。可以嗎,Alice?
                  我的同伴只剩下妳了,不把我從恐怖的牢獄救出來嗎……?」
Alice:「什麼恐怖的牢獄啊。」
Nightmare:「好了!快救救我!」

(雖然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既然他求助於我,若是我伸出援手……

Alice:「然後呢?我要怎麼救你?」
Nightmare:「……!!!
                  妳願意救我嗎!!妳簡直就是女神啊!!」
Alice:「……是是。所以,我該怎麼做?」

像這樣孩子般的反應,在Peter身上我已經習以為常。
Nightmare分明是成年男子,卻有著孩子般的舉止。
連我都要受到影響了。

Nightmare:「對了,要不妳對我施展隱身的魔法?」
Alice:「……咦?可以這樣嗎?」
Nightmare:「是啊,當然可以……呵呵,Gray那傢伙肯定想不到我會運用隱身魔法!」
(???)

對於幼齡的魔法使來說,隱身魔法是捉迷藏的基礎。
關於孩子們的捉迷藏,我是知道隱身魔法分兩種派系,起初過去的魔法本身早已引起雙方爭論。
即使運動神經不好,對於其中一派的魔法規則方面,魔法能力不錯的孩子也會很高興,相對地,問題兒童就只是拿魔法來玩耍。
僅僅制定雙方規則的折衷方案,多半也只是在浪費時間。

Alice:「好像有規定不能使用隱身魔法?如果有,我可不想違反規則哦?」

譬如說,不行用隱身魔法在玩捉迷藏的Nightmare身上之類的典型規則,也不適用在外來者。
(那麼,我要對共犯使用……?)
(說起來,這個人是在玩捉迷藏嗎???)

Nightmare:「不不,我們之間沒有那種明確的規則,而且我也不是在玩啊。
                  這可是豁出性命了,不得不認真。」
如此說道的Nightmare,側臉看起來相當嚴肅。

(豁出性命的捉迷藏?)
Alice:「……太誇張。」
Nightmare:「才不誇張……好了,快幫我用隱身魔法。」

(幹嘛不自己施展啊?)
Alice:「…………」
雖然心中留下疑問,不過他是職員。姑且也算長輩。
一直被Nightmare催促著,我只好從懷裡取出法杖,開始詠唱咒文。

Alice:「…………」
Nightmare:「哈哈,這樣太棒了!謝謝妳,Alice,多虧妳得救了!」
明明只有他的聲音,卻聽得出來他似乎在這裡的某個地方。

Alice:「這下子可以請你把事情說清楚了吧?」
Nightmare:「只要我能說的,我都會說出來。」
Alice:「……哪有這種限制的。」





在那之後,花了點時間到處遊覽,我走向自助餐廳。
照基本設備來看,和餐廳滿相似的,這裡設有魔法,可以提供藉由學生聯想出相似的食物……
……不過,這裡的菜單大不相同。

餐廳的菜單大多是份量扎實的食物,相對的,自助餐廳的菜單裡,多半以飲料和輕食為重心,簡便的菜色居多。
放學後閒聊和吃早餐的時候,都比在餐廳吃飯的學生還要多。

想在餐廳用餐時,都是午餐和晚餐,像早餐和下午茶,大家都各自吃各自的。
而我也是其中之一的學生,嘆氣的同時也在這裡用餐。

Alice:「……呼。」
吹了餐桌上溫暖的熱可可,如同字面上的意思,喘了一口氣。

(……只是遇到Nightmare就好累。)
喝下暖而甜的熱可可,感覺身心舒適到能一舉帶走疲勞。

男學生:「好像還沒找到Nightmare耶。」
男學生:「傭人們拼命在找呢……聽說累積好多即將截止的文件。」
男學生:「一臉凶狠的Gray職務長到處在尋找呢……應該很糟糕吧。」
男學生:「什麼糟糕,Nightmare醫生是一直都很糟糕吧……」
男學生:「糟糕之中的糟糕呢。」

(…………)
難以置若罔聞的對話。我起身走向聊著這類話題的他們。

Alice:「那個……能不能說詳細一點?Nightmare醫生怎麼了嗎?」
男學生:「咦?啊,妳對這件事有興趣?
            Nightmare醫生又從保健室逃走了。給人一種『在這樣下去,我就會死掉了啦』的感覺。」

男學生:「也是啦,其實Nightmare醫生的身體狀況很危險啊~不過工作應該都沒問題吧?」
男學生:「所以啊,為了讓他工作,僕人和想逃跑的Nightmare醫生都會變成捉迷藏。這次他們又找不到啦。」

男學生:「每次都施展空間魔法到處逃之夭夭呢,畢竟Nightmare醫生只擅長空間魔法啊。」
男學生:「不如說我們沒看過其他魔法使施展過……只拿來逃跑的。」

男學生:「謠傳他對空間魔法的本領達到出類拔萃的程度,不過其他魔法就完全不行了吧?聽說隱身魔法也不能使用。」
男學生:「總之雙方都很拼命啊。Gray職務長那股怒氣太恐怖了,我們身為住宿生,還是希望能盡快找到人……」

Alice:「…………。……謝謝你們。」
(做出不得了的事啊……)

我上了Nightmare的當,甚至還協助他逃亡。什麼豁出性命……
那不是謊言,卻也不是實話,只是在狡辯。雖然不是正經事,合夥依舊是事實。

(~~~!!Nightmare那傢伙,下次碰面時給我記住啊!?)
抑制住想罵人的衝動,這時應該告訴Gray和傭人們正確的情報,我離開了自助餐廳。


.

夜久家的萌子 发表于 2012-9-23 14:18:07

没想到隔了这么久还能看到箱国的翻译啊,鞠躬感谢LZ!
看到标题。。囧了。为什么说NIGHTMARE是男人这么违和呢。。太奇怪了。。
因为是日语渣,所以对箱国没有特别清楚,不过看起来确实是只有夫人一个人忘记了的独立空间啊,目的是什么呢?没有玩过所以也不知道,也许只是全体人士的恶趣味?
这里的夫人显示出一种相当迷茫的感觉,早听说这剧本毁了夫人的性格,有点~
现在还没有什么恋爱的征兆啊,嗯。。真的能恋起来吗?我期待着。

斩刀斩心鬼 发表于 2012-9-24 17:52:31

对日语彻底苦手,玩过的爱丽丝系列只有三叶草,心之国的看过讨论大概知道一部分,箱之国可就彻底的……今年还要出钻石国……
言归正传,爱丽丝在里面失忆了啊,令人意外的发展,里面的梦魔感觉性格还是老样子呢,他的“看病难”特征已经深入人心了啊。
/ME 深深的鞠躬 对翻译人员表示感谢。
翻译固然重要,请注意身体。

捷克po 发表于 2012-9-27 18:47:39


回想二 身體檢查


一如往常上學,一如往常上課外活動,級任老師Gowland丟下爆炸性的發言。

Gowland:「從今天開始要身體檢查啦,各自領取卡片,往塔移動!
                  身體檢查結束後,大家各自解散啊?記住今天沒有上課哦~」
Alice:「……咦?」
首次聽到。第一次聽到有身體檢查,也是第一次知道是在今天。

Gowland:「哦?怎麼了,Alice。看起來很吃驚。」
Alice:「昨、昨天沒聽說過這件事啊!?」
Gowland:「啊……我沒說嗎?」
Boris:「沒說過啊。你忘記了吧,大叔。」

Pierce:「身體檢查就是量身高對吧!我有長高吧!有長高就好啦!」
女學生:「呵呵……不只身高哦?」
女學生:「呵呵呵,是啊。不僅身高,還有殘酷的體重呢……」
女學生:「嗯,要是增加的話……」

Pierece天真地以為自己成長了。他那歡欣雀躍的瞳孔在閃閃發光,相反地,女學生們的瞳孔陰沉到黯淡無光。

Boris:「喂~妳們很恐怖耶~?有那麼討厭體檢嗎?女孩子豐滿一點比較……」
Alice:「Boris,你再說下去,我就把椅子塞到你嘴裡啊。」
Boris:「椅子!?」
女學生:「粉筆也可以哦?」
Boris:「~~~!?」

Boris顫抖地畏縮起來。教室的所有女學生投以充滿怨恨的視線,Gowland也招架不住。

Gowland:「沒、沒問題的!因為我的班級的女孩子全都是美人,都是可愛的孩子啊!體重的話……喂,Boris!?」
Boris:「啊啊,就是說啊!!沒錯,完全不用擔心啦!!!」
Alice:「…………」
女學生:「…………」
女學生:「…………」
女學生:「……要是早一天通知,我們就能省掉正餐了。」
所有女學生都用冷淡的視線襲向Gowland。

冰冷的寒氣席捲而來(實際上是有人施展魔法引起寒氣),結果Gowland突然改變態度。
Gowland:「不論昨天還是今天說的,妳們都無法改變吧?話說回來,不吃正餐也太亂來了,很突然啊……」

女學生:「……不省略正餐就要做很多運動了吧!?」
女學生:「……對啊,就是嘛!魔法使行嗎!
                明明不吃就能消耗大量的卡路里了!Gowland老師都沒事前通知,太過分了!」
Alice:「……至少一週前告知比較好吧。」
光是這樣,體重就能大幅改變。

Gowland:「要怎麼改變啊……不量平時的重量,不就沒有診斷的意義了嗎?」
Gowland說的句句屬實。但是,能夠理解正確的事情是兩碼事。

Gowland:「我沒笨到事前告知妳們……魔法可以輕易改變外表,體重能變得像氣球一樣輕……
                  ……妳們能保證不使用魔法嗎?每次絕對會出現這種傢伙……」
Boris:「大叔,算了啦。對現在的女孩子說什麼都沒用了……」

無法理解正確的理論。總之走一步算一步,開始分配健康檢查的卡片。



女孩子們露出一陣不滿,不過已經分配好卡片,也無可奈何。為了參加身體檢查而來到塔。
這是學生的義務,檢查的途中不行逃走。

(……Symphonia的身體檢查嗎。因為是第一次,不管是什麼都覺得新奇又新鮮呢。)

我快速轉著手中身體檢查的卡片。這好像比明信片的尺寸還要大上一倍。
材質類似於學生證,不過還要在薄一些。
卡片的表面用在身高體重之類的吧,這次的身體檢查為了映出已知的訊息,進而準備了空白處。

Alice:「量完後,沒有人會說出數字吧?」
女學生:「不會不會,做那種事會被天打雷劈的。」
Alice:「…………」

大家都是未來優秀的魔法使,還真是無奇不有。
(……不過,連名門學校的學生也會在意體重。)
實質上很普通,讓我產生親近感。

女學生:「咦?難道,其他學校會講出來?」
Alice:「……會啊。當然記述的人會用別人聽不到的聲音,小聲說出來……
            自己後面的人應該聽得見,不過,女生和男生完全分開,所以也只有女生聽到而已。」
女學生:「嗯,就算是這樣也很討厭,太難堪了……」

女學生:「……咦?如果檢查的人是保健師,那誰來記述?不會讓學生來做吧?」
Alice:「……也會有保健委員的學生吧,不過基本上都是老師。」
我所講述其他學校身體檢查的事情,害得周圍的同學面露難色。從老師這個詞語來看,似乎想起Gowland了吧。

(大概是沒有這樣的習慣,才會過度反應呢。)
因為我待過普通學校,常識上也與待在Symphonia的她們不同。

Alice:「老師是男性的時候,也是在做保健委員的工作。」
對於Gowland的名譽,不是因為是Gowland而討厭,而是討厭被男生知道。
即使是不胖的孩子,一旦被人知道體重也會很討厭。想想身體檢查卡片的繳交處應該是校醫Nightmare,而他也是男性……

(大家不會對此反感嗎?)

Alice:「我說,Nightmare他沒關係嗎?Nightmare也是男醫生啊?」
女學生:「…………。……好像,也是呢。」
女學生:「……聽妳這麼一說,他是男的哦。」

(…………)
或許和被討厭的Gowland的意義完全相反,我為此替他感到悲哀。到現在居然沒人意識到他是男人是怎樣啊。

女學生:「Alice妳呢?討厭?還是不在意?」
Alice:「……我會討厭啊,是女性還比較放鬆。」
因為對年齡上有神經質嗎。即使是Nightmare,我也不喜歡。
(……因為,那個人算是男人。)

說好聽一點,我有意識到他身為男性吧。
我毫不猶豫地回答自己,不過之後還是陷入沉思。

(……和普通學校比起來,大家有點不太一樣呢。其他方面是不是也有差異?)

女學生:「好了,早點結束吧。這樣下去,體重也不會減少。」
女學生:「嗯,也是呢!那我們走吧?」
Alice:「嗯……」

只是身體檢查而已。可是,一想到是Symphonia的……會好緊張。



https://jqnxpg.bay.livefilestore.com/y1pix-4ZKrsQw3elpblLQ9jF4FssOXgb5FnzUnHhUe7wWRh2unIyGwt_FF4SN1rj0oj1gQ_d9Tx8sQEjUxUVTsyP5yCG09bjP8c/bg_par16_rs_tow_day.jpg?psid=1

Symphonia式的身體檢查和我至今接受的不同。
當然身高體重是基本項目,也包含平時的魔力,以及使用魔法時的生成量是否恰當等等。

當校內發生什麼紛爭而被運來保健室,如果有基礎消息,也能順利進行治療吧。
測量的方法完全是Symphonia式。

Alice:「下一個是魔力測量……自己持有的魔力也怎麼測量?」
女學生:「咦?妳到現在都沒量過?」
女學生:「如果不知道自己的魔力,使用魔法的時候不是很危險嗎?要怎麼判斷呢?」
她們好像對我的疑問感到訝異。

Alice:「這個嘛,指示魔法比較難以失控,算是安全的魔法?魔法有設定各個等級。
            所以如果發動魔法,只要掌握那個等級的魔法的魔力,這麼一來就能判斷了。」

女學生:「嗯,魔法等級有分類管理哦?不過那樣的話,魔法的相容性會引發魔力震盪。」
女學生:「Symphonia能掌握幾個更具體的魔法,也能檢查與魔法的相容性哦。」
Alice:「咦,真方便呢。」
女學生:「當然了,透過練習和成長,魔法使的技術和身懷的魔力多少有改變,但相容性不變。」

Alice:「嗯……一般學校也能引用就好了。」
(其實,沒有引用是因為很困難吧,畢竟Symphonia太特殊……)

她們說得很理所當然,但每個人所擁有的魔法適應度大不相同。
測量這個得精密算出個人持有的魔力特性,一般來說相當耗費功夫。應該不像身體檢查那種程度。

女學生:「我們走吧。」
女學生:「妳是第一次可能會有點害怕……不過並不會痛,也不會恐怖,妳不用擔心哦。」
Alice:「……會是讓人害怕的檢查嗎?」
女學生:「因為妳是新生嘛,但是不可怕的。」
她們催促我走向檢查魔力的房間。那是平時沒在使用的塔內房間。

https://jqnxpg.bay.livefilestore.com/y1pMowg7Cq_FBwgfr6dD_I-RDcr2yjjJ25d_NXKCOTJGEZuSCv5RxdD7wNVev8xmBZjXzkowDsrLbrQIOsUkEKmufkKD2czKbdj/bg_par18_ri_tow.jpg?psid=1

房間旁邊有張小桌子,那裡有一位女僕待機而動。

女僕:「請拆下『結晶』交到這裡。待分析結果出來,會一併與身體測量結果一起歸還。」
(結晶???)

女僕:「需要我來說明嗎?因為她們似乎是您的朋友,我以為沒問題……」
大概從我的表情察覺出是新生,女僕向我詢問。

Alice:「嗯……不會發生危險吧?如果不會,我在問她們就好了。」
女僕:「是的,那當然不是危險的物品。那麼……請進。」
女僕指示著入口的門。一推開門,三人走進了屋內。

房間裡沒有開燈,連窗簾都封死了,完全沒有光源。
(什麼都看不見。)
一片漆黑。

Alice:「那個……這麼暗都看不到了,要怎麼做……」
女學生:「放心,很快就會出現了。」
女學生:「對啊,就快好了。」

她們在黑暗中沒有動靜,似乎在等待什麼,就這樣站在入口附近。而我也仿效她們,靜靜地等待著。
然後,房間的中央有了動靜。

https://jqnxpg.bay.livefilestore.com/y1pg5MuTg3oUyHxyJM4MVmRZTSYEa-h-WtYt39XWuQ0NmeSCSJqNbc06eNwj1abJ8vMR_LuHPh9_M1HpBtjZ6yCAAi3TQOdv7-x/m_nai2_1.jpg?psid=1

Alice:「!」

(那是什麼……魔法植物?)
許多蔓藤互相纏繞、延展,宛如神秘的姿態。也許是因為隱約透著微光,我對這個沒有不好的印象。

女學生:「走囉,那個啊,是魔力測量的魔法必需品。
            結晶是用我們的血液製作的哦。從結晶的大小和顏色,可以得知魔力的傾向。」
Alice:「血、血液……!?」

那是吸血植物嗎,好恐怖。但是她們完全不在意,飛快走近那顆植物。

Alice:「等、等等。」
(都說沒有危險了……)
雖然有所警戒,儘管如此,我還是跟著她們走過去。

女學生:「這麼突然,妳很不放心吧?我先做一遍給妳看。」
Alice:「啊,有輪流啊……謝謝妳。」
恐怕她察覺到我的不安,於是先行一步出發。她面向植物,伸出右手。

https://jqnxpg.bay.livefilestore.com/y1pMBbOQnVW3ECBs3p56K3bl_jcSNuqxLPpqlSWUhBF3372Wr0AY8dpdKGo52PXz85AEdRzRxWZsGVtw84ig2IdFwex30XFu_T6/m_nai2_2and2_4.jpg?psid=1

女學生:「……啊,這個呢,只有被針刺到的程度。」

(指尖滲出一絲血液?)
彷彿被針刺到一樣,她的指尖露出小顆的血珠。而且植物的蔦觸碰了血珠。
這裡的反應非常幻想。

https://jqnxpg.bay.livefilestore.com/y1purZHXsaUARcC7V9IL3Z3AR50limrlytPfkL4ElhI92C49nZrqjrAgcBqnqr7v5qgtRJ4sl2xDx1bVhTS6fU7jnvLZTMOD_mw/m_nai2_3.jpg?psid=1

蔓藤膨脹到變成花蕾。眼看著它綻放,宛如花朵般略微垂下的百合。
她悄然在花朵下伸出手,有顆小結晶從花中掉落下來。是顆淺藍色的清澈結晶。

女學生:「這是我的魔力結晶。靠這個分析就能清楚知道我的魔力傾向和魔力。
            怎麼樣?不恐怖也不危險吧?」
Alice:「嗯,我放心了。」
女學生:「這次換妳試試看吧。」
Alice:「我知道了。」

和退後一步的她相反,我走上前面對植物,然後伸出右手。
跟剛才看到的一模一樣,蔓藤纏上我的指尖。

https://jqnxpg.bay.livefilestore.com/y1pMBbOQnVW3ECBs3p56K3bl_jcSNuqxLPpqlSWUhBF3372Wr0AY8dpdKGo52PXz85AEdRzRxWZsGVtw84ig2IdFwex30XFu_T6/m_nai2_2and2_4.jpg?psid=1

(……痛!)
感覺指尖被針刺到一樣疼痛。不過剛才有說過不會怎樣,只是一瞬間罷了。
相較於打針,根本不會痛。

https://jqnxpg.bay.livefilestore.com/y1poP1P-4NkoN9L8LWSOANxqc2x_9_35yAnaLGyixYUgqjm0IXGXfjsfpvPxh7_n3UJq5RUdQOf27V8SCaPCaMEb73GcEUWAzRX/m_nai2_5.jpg?psid=1

蔦的前端膨脹後形成花蕾,立刻綻放花朵。

(啊……和剛才的顏色不一樣。)
雖然花朵的形狀很相似,但反應透過我的血液,開出來的花是淡淡的朱紅色。
伸出手的掌心上,落下一顆相同顏色的結晶。

女學生:「呵呵,妳的石子散發美麗的顏色呢。」
Alice:「嗯……和妳的不一樣呢。大小一樣,顏色卻不同……」

女學生:「因為我們擁有的魔法能力不相上下,所以形狀大小很接近呢。不過也是啦,都同一個年級,力量都很平均的。」
Alice:「嗯,也是。如果這樣思考,形狀大小相似也是當然的吧。」

把力量程度不相上下的的學生編成班級。
如果結晶的大小象徵魔力,身為同班同學的我們,結晶大小相似也是理所當然。

https://jqnxpg.bay.livefilestore.com/y1pc5ty7ylxRS4YudyijlG54Rk2dNJYvSyHp6rNU-VhSC29A0mDgIZII_zHI2PKMMtaQFtXjl9ONfoEZhvv8vvqO8VdKBBf_EP5/m_nai2_6.jpg?psid=1

我退了一步,最後剩下的一人邁出步伐,同樣歷經結晶化的程序。她的結晶是綠色的。
如同預料之中,我們的尺寸都沒有變化。接著,我們三人各自取得結晶後,離開了房間。

Alice:「……呼。」
女學生:「很緊張嗎?」
Alice:「因為是第一次嘛,不過幸好有先看過一遍,也沒那麼恐怖了。」

走出房間後,我把剛取得的結晶交給受理的女僕。

女僕:「好的,各位辛苦了!還有其他剩下的檢查,請往那邊走!」
(之後還剩下多少的檢查……)

女學生:「……差不多該有所覺悟去做那項檢查了。」
女學生:「……是啊,只剩那項檢查呢。」
Alice:「……嗯,也只剩下它了。」

大部分的欄位都填滿的卡片,空白欄還有一個。
那個是……體重測量。

https://jqnxpg.bay.livefilestore.com/y1psbqTQGeRzFXV63DCmztKa00Y3zy8HjHhEXLzqCuj7hJUHly-56HER33sJDeeDCAOlI7RancGjBxxDHs-uSh4oBTt_exRjQc6/bg_par20_re.jpg?psid=1

勉為其難地測量和紀錄體重,然後回到塔的入口。

Alice:「……明明這個測量和一般學校完全一樣,卻累得要命。」
女學生:「精神太緊繃了吧……」
女學生:「明明縮小腹能變輕的嘛。」
Alice:「洗澡前量的體重很正常啊……為什麼在測量時注入了奇妙的力量……」

不管怎麼說,身體檢查總算結束了。

Nightmare待在入口執行卡片回收。
不對,正確來說,實際在做回收作業的是Gray,Nightmare只是坐在一旁的摺疊椅上愜意地休息。
他一發現到我,起身走向我這裡。

Nightmare:「嗨,Alice,妳也來了啊。結果如何啊,讓我瞧瞧。」
呵呵呵地,他的嘴角浮現笑容,向我伸出手。

(…………)
(他是校醫,不得不給他看……)
這並不是什麼明確的理由。儘管如此,一想到讓Nightmare看到檢查結果,我就討厭。

Nightmare:「唔,為什麼不交出來。我可是校醫啊!?」
Alice:「是、是這樣沒錯……」

視線不定地徬徨不安。為什麼我會討厭把卡片交給Nightmare?
(……難道是意識到Nightmare?)
所以,一被他知道關於身高體重,和自己的健康狀態,才會……害臊嗎?

(……不不。)
(……不對不對。)

直到現在和他交談,是有哪裡牽動到意識了?
(可是……我真的很在意啊。)
姑且不論含意,我得承認我意識到他的這份意義。

假如和其他學生們發現,我為了不被朋友和同學們看到而擔心,我會不假思索地把卡片交給Nightmare和Gray。
職員和老師的立場不同,他們的態度才是正確的。

Alice:「…………」

猶豫到最後,我迴避Nightmare,把卡片遞給Gray。
反正最後會因為校醫的管理管轄而被看到,不過總比在這裡被看見來得好。

Gray:「……Alice?」
Nightmare:「!?
                  差別待遇!!!怎麼可以歧視啊!!?
                  妳說看看理由啊理由!!妳不說清楚理由的話,我不會認同的啊!!」
Alice:「為什麼我必須說明啊……」

Nightmare:「因為我會在意啊!?妳對我用那種迴避方式!」
Alice:「唉……」
但是,Nightmare說得也很合理。敷衍的解釋大概也說得通吧。

Alice:「也是呢……
            …………
            ……因為人品?」

Nightmare:「!?
                  Gray比我還要有人品!?」
Alice:「話也不是不能這麼說。」
Gray:「……謝謝。」
Gray似乎有點害臊。另一方面,無法認同的Nightmare正在跺腳。

(這種反應……真像小孩子。)
(……啊。)

Alice:「……原來如此。」
輕易地理解內心不形於色的低聲細語。因為我認為Nightmare是小孩子,所以才會討厭。

Nightmare:「呵呵~沒想到比妳外觀上的體重還重呀,跟我想的一樣嘛!」
(像是這樣的說法,他肯定會這麼說。)
光是自己想像就很火大了。沒錯,就是因為這樣,才討厭把卡片交給Nightmare。
(沒錯。若是意識這方面還比較……)

Alice:「我只憑印象,沒辦法嘛。」
我再度為他和自己做雙方勸說。





女學生:「呼,結束啦!Alice,要不要去自助餐廳喝茶?
               應該累了吧?我們去吃些什麼甜食嘛。」
Alice:「好啊,反正測量也結束了。」

一旦身體檢查結束,也沒有恐怖的事情了。雖然之後數字多少會有變化……不過那也是一時而已。


------------------------------------------------------

這是N上司的路線對吧?對吧!?N上司根本說不到十句話啊!!
其實標題應該打女學生學園路線才對您說是吧 https://7l5xbw.bay.livefilestore.com/y1pp7RTbhnsDiXmOIpujDo6JjwfFsySLcae6b_FO3afeIZ36jBkxp1GBeRj7OtLnbo6a-mjHsSK5TTNufLdo9w2uWO0OLs3fnk7/c7853a2b3d22b7f34c5c825402f033e7_w48_h48.png?psid=1   
多半都在介紹魔法的概要,我壓根不想知道那種東西 (゜_゜>),我只想看笨蛋情侶談戀愛啦~~!!tu75
那兩個女學生老是前前後後串場,連路人甲乙的篇幅都比N上司多,這樣間接欺負N上司,是有沒有那麼可憐……我翻得也很辛酸耶(′へ`、 )

看到标题。。囧了。为什么说NIGHTMARE是男人这么违和呢。。太奇怪了。。
夜久家的萌子 发表于 2012-9-23 14:18 http://www.otomedream.com/images/common/back.gif

不瞞妳說,現在若說Nightmare是男人是很奇怪www(硍
但這個FD就是Nightmare宣言要轉大人的路程,拜託不要嫌棄他(′へ`、 )……但可以吐槽他ヾ( ´∀`)ノ(咦

.

yy27 发表于 2012-9-28 20:38:22

捷克po亲~又见捷克po 亲~{:tuan_zi03:}
每当看到这熟悉的名字就知道又有我们威严的毛毛虫N大人出没,
不出所料这次是玩具箱的剧情翻译,大感谢!
虽说大致连看带猜也能看懂,可是准确的语言果然是能带来更好地享受呢~
咳咳,正文正文,
不管是哪个时空,nightmare就是nightmare,
精于翘班善于逃跑是特色,病弱伪威严(大多数时候)是外表,但却是真正的关心ALICE,
虽然这几章还看不出来啦,
毕竟对应该是第一次见面的妹子说称呼很恶心,正常人都会受伤,但我们都明白原因~
请继续加油!{:tuan_zi08:}

捷克po 发表于 2012-10-2 23:11:13


回想三


https://public.bay.livefilestore.com/y1pGgps4KmtmLL8_dfMKlSJmWvaCJKxHGxCUClNnIeerTa5DbyLITSvsh59invy0fmpAVwuI60pDOahgyJ1j79Ktw/m_kyoutuu_yume1.jpg?psid=1

我夢見了懷念的夢。
日常的平靜時間裡,僅僅心平氣和交談的夢。

夢裡的場景是陽光從窗子撒進來的窄小房間。
老舊的書架安置在牆邊,上頭排列整齊似乎不會有人需要的陳舊資料。

雖說是夢中,氣味卻鮮明不已。宛如霉味,而且好像有種甜甜的、老舊紙張的味道……
我看到房間的中央,有某個在整理桌上私人物品的人影。

(……老師。)
青年:「……嗯?」
只是在內心輕聲呼喚名字,也許因為是夢吧,聲音傳達出去了。

https://public.bay.livefilestore.com/y1pLk67EuNaShwfz4p2s32ICnNGtnb3vL603-XvwCWAuvl8FVBS2VhjDoToLpLHmukDjldez3tZQVfGJJ61vYjTKg/m_kyoutuu_yume2.jpg?psid=1

他忽然抬起臉龐,看著我微笑。那是溫和的笑容。

青年:「啊,Alice,妳來得正好呢。」
連聲音都如此溫順。他的聲音曾經很悅耳,我喜歡他喊著我的名字時的感覺。

他是教員,其實以前也有當過我的家庭教師。進入同一所學校時,我比誰都還要開心,他對我也十分親切。
多麼溫柔的聲音。現在被這樣的聲音喊出名字,只有一陣心痛。
和聲音相稱的溫柔之人。而他今天就要離開這所學校,將成為其他學校的正式老師。

老套情節令人退卻,但我還是喜歡他。到現在,我也不清楚那種心情是憧憬,還是真的戀愛了。
可是,我好喜歡。我對他懷著情愫。
正因為如此,才會寫令人害臊的情書。想趁畢業典禮,趁他不在之前交給他。

(要是別這麼做就好了。)
思及此,真是不成熟的戀愛觀。

Alice:「……都最後一天了,待在這裡沒問題嗎?老師。」
青年:「……呵呵。我在想妳是不是也會到這裡來。」
Alice:「咦……」
胸口撲通一聲。

青年:「我最後有件事想拜託妳。除了妳,沒有人能拜託了。」
他流露靦腆的笑容說道。然後,他遞給我的,正巧跟我準備要給他的信封很相似。

https://public.bay.livefilestore.com/y1pQo6CzZoGjvanj7m42I2vEWgyXf_aG0EzFHOAy6TisWs6MKfk86y6-e0S9z9jmKEYDr_L4whAZwpuJM48Yfdthw/m_kyoutuu_yume3.jpg?psid=1

他選的樣式不是特別可愛的相同信紙,喜好相近這一點我該高興嗎。
(只是,我不聽想接下來的那句話啊。)

我事不關己似的心不在焉。因為,我已經知道事情的發展。
他接下來要說什麼,我都知道。

青年:「這個……能不能交給妳的姐姐呢?拜託妳……我一直思慕著她。
            她是出色的人……但是我難以接近……
            我自知匹配不上她……想讓這份心意隨時間淡去,但我怎麼也……
            雖然很像在推卸責任……不過我想重新振作。」

那一點,我也一樣。
不過,我和他不同,我不能推卸,轉換心情的下場就是受傷的我。





世界轉為昏暗,一片漆黑的黑暗世界。
(差不多要醒過來了……?)

只有這個夢最清晰,從夢中理解夢也很新奇。
這是夢。不是憑空想像,只是過去。

(那不是夢,是現實。)
但是,時間有所差異。那是不是現在的現實。
(不是夢……)

好像有聽到聲音。一環視四周,刺眼的聚光映入眼簾。

https://public.bay.livefilestore.com/y1pniDiPQcclIWuI6yayufsVAhhIzyIy0W7MK7fWZz2nfU2gxkJUMtmTMWON7exTJ2C8XrXwfaIHBq1Q0CoU6ZI7g/m_nai3_1.jpg?psid=1

剪下黑暗的光芒之中,浮現兩個人影。
我很清楚那兩個人是誰。

(……我和姐姐?)

一陣寒顫。
夢的延續是我和姐姐的組合。我不可能順其自然地繼續下去。

(停止。)
(我不想看。)
我想制止自己所夢見的這場夢。

Alice:「姐姐……
            姐姐要是不在的話……」

(住口。)
那是不能說出口的話。
因為年幼的過錯。即使萌生情緒,也不能說出來。
語言是力量,那會形成詛咒。

(停下來啊,這樣太殘酷了……)
(說出來也不過是種傷害,而且只會受傷。)
(只會悲慘不已。)

https://public.bay.livefilestore.com/y1pZRdIt3hzjYrpICNlu-gnxf-sJYIXIzv_cEnHppagCOzzUbSz4DQ0qj2ZPxe76j3gblwRk3E1Lm0tCwva2ds4Qg/m_nai3_2.jpg?psid=1

Rolina:「……妳是殘忍的孩子啊,Alice。不替我阻止呢。」

(……!)
不知何時,聚光燈下只剩姐姐。
她的視線猛然抬起,凝望著夢中存在稀薄的我。

(姐姐都這麼說了。)
(不對姐姐說如此殘酷的話,是為了我自己……)
不是不想受傷。不想受傷是言過其實。

Rolina:「妳是狡猾的孩子啊。
            我一直在照顧妳,妳卻丟下我一人。
            妳想離開家裡不是很自私嗎?我……卻一步也不能離開家裡。」

不知何時,姐姐代替早已去世的母親,照顧著我和年幼的妹妹。我很感謝她。
我畢業後,應該代替姐姐照顧這個家,讓姐姐可以到外面不是嗎。
結果,我卻背著姐姐選擇升學之路。

姐姐是很好的人,而我是依靠他人的孩子。雖然初戀情人喜歡上姐姐,若是因此責怪她而不知感恩的話,那我豈不是太對不起她了嗎。
儘管是夢,責怪姐姐也很差勁。

(說了,我會後悔一輩子。)
(會無法彌補。)

時間不能倒轉。就算在夢裡也該了解。
過錯不能抹滅。

Rolina:「Alice,我也是呢,妳……」
(……不要!)
Alice:「姐姐……」

???:「Alice……!!」
Alice:「……唔。」
(……???)

被叫到名字的下個瞬間,我聽見宛如敲破玻璃的清脆聲音。
夢中世界會有這樣的表現或許很怪異,我仍然提心吊膽地睜開眼睛。

https://public.bay.livefilestore.com/y1p_mr3EphwzRNaSwO2a2wSaZG76AhMZgSJPWz9n05DW8-yrS0BcJaSJPtLpeQ4BqXGryL0oaMpt9VOp2uIVFS9Gg/yume03.jpg?psid=1

看樣子夢的場景改變了。

Alice:「……咦?」

周圍一片明亮。與其說明亮,算是光源清晰的世界。
混入許多色彩的曖昧世界。我漂浮在沒有上下左右的感覺之中。
和剛才所注視的夢不同,至少現在的我有完整個體的存在。

(……姐姐呢?)
感覺心痛的同時,也在夢中空間眺望四周,尋找姐姐的身影。我已經找不到身影。
因為這個事實而安心,我越發討厭自己。

???:「……已經沒事了,不會再夢見可怕的夢。」

某處響起熟悉的聲音。
(Nightmare……?)
為什麼夢裡會聽到他的聲音?

Nightmare:「安心地好好睡覺吧……有我在這裡,惡夢無法接近妳。」

(……冷靜下來了。)
溫柔的聲音宛如說給孩子聽般,伴隨著安穩的嗓音。

(……在哪裡?)
只有聲音在某處迴盪,而且響起聲音的同時,睡意迅速襲來。
令人睜不開眼的睡魔。

說來也奇怪,這裡就是夢中,我早該睡著了。
在夢中更讓人發睏,奪走更深沈的睡眠。
如果就這樣喪失意識會怎麼樣呢。會倒下嗎,還是說我的意識消失的同時,我的身體會在這個世界消失呢。

(不過……不要緊。)
響起Nightmare那低沉又柔和的聲音,那是可以信任的感覺。

https://jqnxpg.bay.livefilestore.com/y1pPUIREs645WxVwzIv1wpBMp6VqXWmvuYI1NR9lZ41YaEOjKxorMXj9Gh4Sn8VHgARGSi7g8hJ1uOzUjd4MqDVAcHmVnk80YI9/bg24_rj_day.jpg?psid=1

我睜開眼睛。明明夢到討厭的夢,吃驚的是一覺醒來內心卻很平靜。
(怎麼會……?)
那不是惡夢,我在夢中沒有罵姐姐。

總是因為這種愚蠢的行為而清醒。即使在現實是毫無意義的事,在夢裡卻醜態百出地失敗了。
(這次有冷靜下來。)
雖然沒有變成最差勁的夢,但那也不是一覺醒來會令人不愉快的夢。

Alice:「…………」

他一直仰慕姐姐。雖然他本身不是這樣子……可是他會待我親切,肯定因為我是姐姐的妹妹吧。
對他而言,我不是「Alice= Liddell」,而是「Rolina=Liddell的妹妹」。

(……不過,在這裡我就是「Alice= Liddell」。)
單單這樣想,來到Symphonia也有成效了吧。夢見昔日的夢也不會痛哭到起床。

(這麼說來。)
在夢中,從惡夢拯救我的聲音。縱然沒有見到人影,但那是Nightmare的聲音。
(只是為什麼呢?)
我疑惑的是上演夢中的拯救者是Nightmare。

(……連作夢都意識著?)
(…………)
(……不不。)
只是身體檢查的時候想太多了。

洗臉彷彿是為了沖掉既懷念卻也痛苦的夢的記憶,我開始更換制服。
打理好儀容之後,便走向自助餐廳。

.
页: [1] 2 3
查看完整版本: 【おもちゃ箱の国のアリス】儘管妳忘了我是誰,我依然是妳的男人——Nightmare學園路線翻譯(11/03 回想END)

苏ICP备13061143号 苏公网安备 320113023204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