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原刀客 发表于 2012-5-22 18:54:52

你是我生命的绝响——ときめきGS3关于樱井兄弟的过去与现在

本帖最后由 琉璃RURU 于 2012-11-30 19:20 编辑

啰嗦在前面
【1、文超长,无图,无责任分析+YY严重+大剧透,请慎入。纯个人感想,欢迎吐槽。
   2、传说中的万言书,前面发现写得长于是想干脆凑够一万字算了,后期严重凑字嫌疑。
   3、题目是在开码之前突然想到的,结果码了之后却发现越扯越离题太远,于是这题目基本可以忽略。
   4、首发于5月19日(琥一生日当天)百度樱井琥一吧,冒充贺文(虽然后来发现要凑的字太多,码了三天才发完)。】


最初想码这篇东西的动机并不是想作为琥一生日贺,而是缘于前一阵子微博上掀起的很多妹子参与了的“改姓”热潮——很多琉夏本命的姑娘们都以樱井之姓冠自己之名。机油Yina说的一句话让我非常有感触:那些姑娘们也许忽略掉了一个事实,琥一才是真正的樱井家大少爷。

从这个角度来说,纵观GS全三代,大概琥一是最苦逼的一位王子了——明明身为王子,却不是官配,而且常常被人忘记他也是王子,更有甚者,根本不承认他是王子。有多少同人,明明在题目中写着GS三代王子,却只有珪、瑛和琉夏?
换一个角度来说的话,纵观GS全三代,琉夏就成了最苦逼的那一位王子了——无父无母无权无势(打架打出来的不算),不像珪天生全能除了表情之外基本无缺,不像瑛有着称不上远大却足以为之奋斗的理想,也不像琥一,有着自己的父母自己的家。

GS3的两位王子,真是各有各的苦逼。但就是这个苦逼组(人家是王子组啊喂),却让我有着比对前两作王子更深的感情与理解(只是你自以为理解吧喂)。

【关于琥一】

琥一是个非典型的王子,无论再怎么不像。历代王子们的名字都是斜玉偏旁的汉字,琥一并没有破这个例,虽然其他例子他基本破全了:178——180cm的身高,属性只升不降的相关打工地点,女生中的高人气,一流大学的进路(琉夏是在ED后提到次年会考一流大学)。鉴于此,他不被承认是王子,似乎也是情有可原的。

与其他三位常常被女生围住不同,围住琥一的往往是一群男孩子,无论是由于他的号召力还是为了找他寻仇。
似乎学生时代,班里常常会有这么一个男生,个子高高大大,面目凶恶,瓮声瓮气,成绩怎么也谈不上好,往面前一站会让女生忍不住皱眉,身边总围着一群男生,有时会和别的班、别的学校的男生推推搡搡,令老师、同学们头疼不已。
琥一给我的第一印象正是如此。
如果你说这样的男生是王子,我一定会觉得你是在搞笑。这怎么看都是个不良少年吧喂!

然而,没有一位少年是生下来就不良的,他们也都是希望被关注、希望被认同、希望被赞赏的。走上不良路,每个人都有原因,尽管那些原因有的很二,有的很中二。
而琥一又是为什么呢?
玩过游戏跑过兄弟任何一条线的朋友或是没玩过但是被剧透了的朋友,想必都已经很清楚了。

在久远的当初,琥一又是个什么样的孩子呢?
琉夏对他的评价是:琥是个大家都喜欢的好人。
设乐对他的评价是:很大只,可以让受了欺负的琉夏藏在他身后。
斑比对他的评价是:虽然有点粗鲁,却有着非常温柔的目光。
琥一对童年时代的自己,是这样评价的:与那个优秀的从兄弟不同,我是个让大人们非常头疼的孩子。

他的那位优秀的从兄弟到底是怎么个优秀法呢?据他的回忆,是一个很乖很听话,成绩非常好,还加入了教堂的唱诗班的模范少年。总之,是处处都把他比下去的好孩子。
而这位从兄弟不是别人,正是琉夏。

在琥一的回忆里,琉夏初到他家的时候,他对这样一个让自己自惭形秽的弟弟态度并不是很好,还说过“我不要什么弟弟”这样的话。
琥一并不是圣人,当时还是孩子的他做不到无条件包容接受琉夏。
所以,请不要说琥一天生爱当好人所以才自找苦逼之类的话。
请不要把樱井兄弟之间那种万般纠结的关系全部归因于琥一对琉夏的保护之心。

诚然,琥一从小学时代起就对琉夏各种保护,尽管琥一自己对此只字不提,但在琉夏的ADV里,这段往事占有相当重的份量,在几篇ADV中(ヒーロー1、ロミオとジュリエット、兄1、ヒーロー2)被反复提起。一旦琉夏被人欺负或即将被人欺负,琥一就会瞬间切换到黑英雄模式去救他,被老师罚站也在所不惜。琉夏曾说过,从小,琥一就是他心中的Hero。

可是,Hero也只是个普通人,并且,和不良少年般的外表反差相当大,琥一其实是个胆子很小的家伙。小时候半夜自己跑去教堂会害怕,从小到大看到针头就发抖,连打架时那两句经典台词“上等だコラ! やんのかコラ!”都是平时背着人偷偷苦练的成果。
长大后,透过粗鲁乱暴的表象,我们仍然能够发现琥一的本质。
他穿校服虽然很随便,却从不忘记打领带。
他的成绩虽然在110名上下徘徊,但从没有不及格过,一科也没有。
文化祭期间负责维持秩序,虽然一个劲儿地发牢骚,一有情况却瞬间到位。
………………
他其实,是个相当老实本份、严谨自律的人。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虽然淘气却不乱来的孩子,却在十年左右的时间里把自己变成了人人害怕的黑道大哥式人物。为了那个把他当作英雄的弟弟。
在琥一三年目一月的事件后,琉夏曾对斑比提到,琥一是那种不为了某个人就生活不下去的人。

日站上有人说对琥一的通称是“トラ兄”,我私心觉得这个称呼并不贴切,就算它是Karen取的绰号也一样——Karen没有见过琥一给琉夏做饭的样子,没有见过琥一打耳洞时的那一脸煞白,没有听过深夜荒凉的沿海公路上飘荡的勇气之歌。
琥非虎。王字做偏旁的时候,并不叫王字旁,而是叫斜玉旁。
所以我并不认同珪、瑛、琉夏、琥一的名字“有王字偏旁的意思是指他们是王子”这样表面化的说法,而是觉得,这些名字暗含着的是他们如美玉宝石般光彩夺目的内在品质。
珪是古代王族封予诸侯象征王权的印玺;瑛是澄澈透明的美玉;琉璃是色泽绚丽灵动的水晶。
而原属松香树脂般的温软甘平,才是琥珀的本来面目。

【关于琉夏】

琉夏是个很有争议的王子,某种程度上,对他的争议比对琥一的还要大。我就曾遇到过琉夏本命的和对琉夏好感三代所有人物最低的两个极端。

不同于琥一出场吓到人,琉夏的出场估计是闪倒了一大片的吧?
而且,这位王子与前两代都不同,没那么难追——事实上,琉夏差不多可以说是在倒贴了,常常是你什么都没做,他的好感就蹭蹭蹭地往上涨,很快就友好甚至喜欢了。
不过,联想一下游戏背景,这倒也非常好理解。
与前两代王子在小时候与女主仅有过一面之缘或数次相见不同,三代的这两位可是实实在在和斑比玩过很长一段时间的,而且对于这段记忆,三个人都记得非常清楚。斑比记得捉迷藏和樱草传说的细节,琉夏记得他们如何相遇、去过哪些地方、聊过些什么,琥一记得教堂樱草事件的前因后果、捉迷藏时角色分配的意义。
所以,他们之间有着比前两代男女主人公更深的羁绊。自然也更容易在重逢后喜欢上对方。

然而,随着接触的增加,却会感觉离琉夏更远了。他的思维相当特别,你常常不知他在说什么,捉摸不透他在想什么,拿不准他的某句话到底是真的还是在开玩笑,或是真的在开玩笑。
当然,这是站在斑比的视角。
站在身为玩家的我们这里,经历过第一次通琉夏线之后,对于他的这些行为,我们多多少少是明白了的。

这是个失去过除生命之外一切东西的可怜孩子。

与大大咧咧满不在乎的外表不同,琉夏有着极度敏感的心,会在不经意的细节中体察到些什么——至于到底是什么,他往往是不会说出来的。琥一曾提到过,琉夏常常一个人默默地想事情,想的内容多半都不说,就算你问他,他也只是朝你笑笑。
他常常做出些危险的出格举动,打起架来又凶又狠不要命,相当擅长从楼上往下跳来逃避老师们和学生会长的抓捕,你问他的时候,若是不小心问到了点子上,他就开始顾左右而言他。

琉夏是个心非常重的孩子。而且,他不喜欢被人窥探内心——约会的时候若是看着他的眼睛,是会掉好感的。
因为,他的心里藏着令他痛苦得不堪回首却又注定永生不忘的往事。

在他生病的那个雪夜,他的父母为了给他看病,逝于车祸。
“如果我没有生病就好了。那样爸爸妈妈就不用开车出去……”
这是琉夏心上铭刻的伤痕。
从此,他不得不离开家乡,来到陌生的振翅市,成为仅见过几次的亲戚的养子。

寄人篱下的日子并不好过,就算收养人是自己的亲戚也一样。所有懂事之后被收养的孩子都必须面对这个坎。
养父母给自己的爱再多,也难以有亲生父母那样的感觉。比起与亲生父母的亲密无间,对养父母在感恩的同时,多多少少都会是又敬又怕的。
毕竟,自己的到来,是给人家添了麻烦。
生活习惯要改掉。撒娇任性是禁区。到底要把自已的存在感减到多低,才能不让人觉得麻烦和厌烦?
如果养父母特意为自己做些什么,受宠若惊之余,心里是何等的不知所措啊!
啊……我一定,又给人家添麻烦了吧?
新的邻居和同学们带着询问、好奇的目光,如芒在背。难以启齿的解释,让人往往觉得选择沉默来得更容易。

这种时候,若是能有一个为自己解围的人,那他一定是上天赐予我的英雄。
于是,琥一成了琉夏心中的Hero。

若想真正进到琉夏的内心,必须要等待着有一天,他亲口把这些对你说出来。
这是琉夏心上解不开的结。

上面我说,造成樱井兄弟纠结关系的原因并不全在琥一的忍让与保护。更大的因素在于琉夏。
他们不是亲兄弟,无法像亲兄弟那样明言心事,甚至无法像普通朋友、普通同学那样互相倾诉或是吵架。
因为琉夏心里有结。
因为,尽管身在樱井家多年,琉夏却从没有把琥一和琥一的父母当做一家人过。

不要急着反驳我,先看看下面这几件事。
其一,琉夏坚持要搬出家,搬到几乎废弃的WestBeach来住,原因是“如果我继续在那个家的话,琥是不会自由的”。他把自己存在于那个家视为琥一不自由的原因,而且,是“那个家”,不是“家”。他觉得自己碍到琥一的事了。
其二,在琉夏车祸事件发生时,他一直在问自己,“到底要回去哪里”。斑比探望他时,他哭了,说:“我已经没有可以回去的家了。”
其三,琉夏住院期间,妈妈来看他的时候带了三明治。在他心里其实是喜欢吃饭团的,但却一直没有说过,一直一直,没有说过。琥一和爸爸是西餐派的,所以,他也让自己迎合他们的饮食习惯。

试问,在自己的家里,会这样做吗?
但是,谁也无法责备琉夏。换作谁,恐怕也轻易做不到完全融入收养的家庭。
别说什么琥一全家给了他那么多爱却换不来他对家的认同之类的话,换成你你一样做不到。从收养的家人那里得到的爱越多,越会觉得这份爱沉重得让人承受不起。
我已经除了你们一无所有,我到底要拿什么来报答如此深重的恩情?
正因为琉夏是个有良心的人,这份爱才重得难以承受。

所以,琉夏的理想不是升学,不是工作,而是快快长大,不要再成为别人的阻碍。
这是何其令人心酸的理想啊!

或许在琉夏看来,这是对抚养了自己的继父母、保护着自己的琥一奉上的几乎不值得一提的回报。
但是,这回报已是倾尽琉夏所有。
他已一无所有,除了生命。

琥一以整个少年时代为代价,改变了自己,换得了保护琉夏的力量。
琉夏选择把自己的情绪藏到灵魂最底层,来减轻琥一的负担。
这对为彼此倾尽心力的兄弟,却无法做到真正的推心置腹。
当两个人都喜欢着的那位青梅竹马的女孩再度出现,他们苦心维持着的微妙平衡开始渐渐碎裂。
在物理上,三角结构最为稳定。但在感情上,这却是最不稳定的状态。

【关于琥一和斑比】

不像琉夏和斑比的童年提及得那样频繁,幼年的琥一和斑比之间的相处,只能在樱井兄弟两条线那大量的文本中寻找蛛丝马迹。
其一,是琉夏的ADV。斑比与樱井兄弟相遇的时候,已是琉夏被琥一的父母收养之后了。那时,为了琉夏不受欺负,琥一已经开始打架,开始成了被女孩子们惧怕的人物。“然而,身为女孩子却不怕琥的,只有她。”“能不由分说教训琥的,也只有她了。”

在Miyo给出的琥一的资料中曾这样写过:“バンビを見るその目はどこか優しい……?”由此可见她对斑比所说的琥一“眼神温柔”一说相当怀疑。估计这也是大部分女生的态度。
琉夏擅长顾左右而言他,琥一擅长的,是口是心非——不,确切说来是“口非心是”。
与琉夏颇有女生缘相反,琥一基本没招过桃花,他自己也承认,“琉夏很善于活跃气氛,常常引得大家都很愉快。我却一直对这种事束手无策。”从小嘴笨得出奇的琥一,甚至在面对喜欢的女孩子穿了自己喜欢的衣服时,也无法好好说出赞赏的话,最多最多也只是眼睛朝天上一瞟,说个“还不错”而已。

若想走进琥一的内心,是非要从琥一那别扭的表达方式中刨出他的真意不可的。
要想做到这一点,首先就得懂得如何面对那张凶恶的冷脸。而这张脸,足够吓退九成九的女生。
那个唯一洞穿了琥一“優しい”本质的女孩子,怎会不成为琥一心中特别的存在?

所以才有了琥一ADV中,他对童年时代难忘的“捉迷藏”的追忆与怀念。这也是我想到的那个“其二”。
“那个时候……直到太阳落山,我们都在教堂前院玩着捉迷藏。直到最后,都是我来当鬼。
是啊。我只是想看到你和琉夏的笑容啊。”
唯一理解琥一内心的女孩子,他把她放在与琉夏同等的位置上。他要保护琉夏,他也同样见不得她受半点伤。
所以才有了在“子供たち2”里占了绝对篇幅的那一段故事。
琥一赶在斑比被余多门不良二人组骚扰之前,抢先结束一切。
他连她被伤害的可能性也不允许存在。
即使他知道琉夏也从小就喜欢着斑比,即使他已打定主意观望他们的幸福,在百般压抑之下,琥一对斑比的爱却是不输给任何人的,包括琉夏。
在遍体鳞伤时,在思绪不知飘到何处的情况下,琥一下意识地走向的,仍然是她的家。

可是,琥一几乎没有想过自己和斑比拥有未来的可能性。
琥一有一种强烈的自卑感,认为自己没有资格拥有斑比。不仅仅因为名声不好、成绩不好,这不好那不好,还在于他觉得自己不能觊觎琉夏喜欢的女孩子,更何况,在多年前那个夜里,他偷偷拔掉了所有的樱草。
他已经认定了,在自己心里,斑比就是妹妹一样的存在。

琥一是很擅长“口非心是”的。对他自己,他也用了这一套。
告诉自己,她是妹妹,可是,他这“哥哥”又做了些什么呢?
进鬼屋吓唬她来掩盖自己快被吓得飘魂这事实?“哥哥”你好什么面子啊?(夏季鬼屋约会CG)
在汪喵乐园跟一只黑猫争风吃醋?“哥哥”你不是应该给妹妹买宠物才对么?(汪喵乐园特殊对话)
听到斑比说两人的“Love Love Power”,先是下意识地肯定,之后又埋怨斑比装傻?“哥哥”你已经太明显了你知道吗?(保龄球馆飞镖区特殊对话)
在海边吃斑比所说的“帅哥们”的醋?“哥哥”你妹控属性?(夏季海边海滩特殊对话)
顺着斑比浴衣领口往里偷看?“哥哥”你到底要做啥啊!【摔!】(ADV帰り道)
………………
此种例子,不胜枚举。至于大接近后那些工口对话我都懒得再提了。

这要真是哥哥,那这哥哥肯定是个变态。

但是,琥一不是变态。琥一只是爱上斑比了而已。
爱是一种越是拼命压抑就越是强烈的东西,跟咳嗽一个属性。
直到强烈得爆发出来时,琥一也不得不承认了:“我骗了琉夏,骗了你,甚至也骗了我自己。我一直一直,喜欢着你。”

请不要说斑比只是琉夏独一无二的特别人物,与琉夏一样,在琥一的心里,斑比也是那个“非她不可”的特殊存在。
不要忘了,斑比不仅仅是唯一看出琉夏笑容背后藏着悲伤的女孩,她也是唯一的那个女孩子,一眼识破了琥一凶恶外表下温柔的真面目。

也只有在她面前,琥一终于收起了不良的伪装,而是温柔地连大衣一起拥住她,说:“如果我是圣诞老人就好了,那样就可以知道你心里的愿望。”

琥一,原来你是相信圣诞老人的吗?你明明连樱草的传说都不肯信呢。
啊,对了,你是多么擅长“口非心是”的一个人啊。
你越是拼命否定的东西,就越接近你心里的真相。

就像小时候,一遍一遍地强调樱草的传说是骗人的,到了晚上却一个人跑到教堂,拔掉了所有的樱草。
你怕琉夏对樱草许愿,你怕樱草把他带到他逝去的父母身边。
你明明是那样的深信不疑啊。

琥一并没有打算和琉夏动手抢斑比,或者说,他在上高中之前,并没有想到会再次遇到她。
因为他在当年就已经强迫自己放弃了对樱草许愿的念头。
只要琉夏平安活下去,他愿永不与她重逢。

【关于琉夏和斑比】

这一对的关系比起琥一和斑比来要明确得多。
琉夏从小就对斑比有着相当的好感。关于她的种种细节,他更是记忆犹新。
“琉夏君,为什么那么悲伤呢?”
这句话当时就刻在了他心上。
她是懂他的。

比起在琥一家里的种种拘束,比起在学校面对的好奇目光与询问,与斑比的相处是让幼年的琉夏感到最放松的。在她面前,他不必小心翼翼,不必面对难堪的问话。
她只问他:“琉夏君,为什么那么悲伤呢?”

这是最戳中他心的一个问题,唯有她将它问出口。
但是,他当时并没有回答。

这女孩子的笑容,治愈着他已是千疮百孔的心。

可是,她走了。
他想用樱草的传说来与她重逢。他需要她。
但是,樱草已经一朵也没有了。

………………

斑比与琉夏重逢,是在当年的教堂前。彼时琉夏已经在那里坐了很久。
“直到来参观高中,找到这个教堂,我才想起这些。”
想起的是什么呢?是他们三人曾在这里玩耍的岁月。当回忆中的女孩真的站在面前,他会是怎样的一种心情?

他并没有一上来就与她相认,最初,他是和她保持着一点距离的——从游戏的角度来说,好感都是要从绿脸的“普通”开始。从琉夏的角度出发,这也无可厚非:毕竟多年过去,她是否还是记忆中那个有着温暖微笑的女孩?
他需要时间来确认。
毕竟,在彼此分别的那些年里,他和琥一都已经不复当初,成了远近闻名的不良兄弟。
他也必须弄清楚,变成如今这般的他,她还愿意对他绽放出一如当年般无邪的笑容吗?

事实没有令琉夏失望。

有着深厚的感情基础,琉夏对斑比的好感升得很快,而且,他们的关系比小时候更深——琉夏开始一点一点,向斑比吐露出心事。

那是对琥一不曾明言的内心。

“我继续在那个家里的话,琥是不会自由的。”
“这里呢,以前曾经建着一幢小小的房子。”
“到了生日的时候,就会记起曾经在一起过的那些人的事吧?那人不在身边了,会突然觉得很难过。”
“(正月不回家)这样应该比较好吧……对琥他们如此,对我也是如此。”
………………

斑比开始透过这一点一滴的信息,逐渐揭开幼时那个问题的答案。

直到三年目圣诞夜,琉夏坐在教堂前的台阶上,向她吐露出实情。
琉夏的痛苦终于不再由他独自承受。

比起对琥一一家来,琉夏对斑比的态度,才更像“家人”。
“家人”不正是应该推心置腹,福祸同当的吗?

原本应该到这里就HappyEnd的故事,却由于琉夏那心重的性格而有了新的起伏。
琉夏总是把什么责任都往自己身上推。
自从当年那个雪夜,他就视自己为戴罪之人,视自己为不祥之人。
“我啊,伤害了所有喜欢我的人。”

他给自己戴上了沉重的枷锁。然而这些,本不应是他的错。
孩子,你给了自己太多的负担。

他从小被琥一家保护,但他从不想成为累赘。变得足够强,强到可以保护自己在乎的人,这是琉夏多年不变的生活目标。

可是,余多门的人找上了斑比。
他对自己的要求没有做到。
即使如此,他也仍然要保护她,保护琥一。他要赶在他们被伤害前,先承受一切。

为什么,到这时,你仍然选择独自承担?
我无法责备琉夏。促使他如此选择的原因主要有两点:
其一,他始终认为一切因自己而起,当然罪也应该自己来赎。这样他会觉得心上的负担有所减轻。
其二,多年以来他一直独自承担着痛苦,逞强逞久了也会逞成坚强的,何况变得坚强是他的目标——一个人承担久了,是很难习惯去求助的。再者说,他要求助于谁呢?求助于谁都是个大麻烦。
他根本,不再想给任何人添哪怕一点点麻烦了。

犹记得花火大会的夜里,琉夏拿起了那个红英雄面具。
他只是想变强,只是想做一个保护者。
他只是想成为一个Hero。

“我的进路?我的进路是Hero啊。”
戏谑的语气,调皮的表情,看似没有正形的一句话,此时回过头去细细体味,却发现,这竟是琉夏的真心话。

也因此,我并不认同这个说法:在琥一的ED2里,琉夏说他去失恋旅行,可能会是去北海道跳海寻短见。
且不说会游泳的人跳海自尽很不容易,单从这个举动上来看,如此脆弱的家伙,他又怎么可能是我们那位戴着红色面具的Hero?

在重逢前,琉夏过了很多年没有斑比的日子。这段时光刚好是他重要的成长期。
而且琉夏自己也说,他是来振翅学园参观看到那座教堂后,才记起了当初和斑比在一起的往事。

所以,我也不认同“没有了斑比,琉夏真的会死”这个说法。
毕竟他是在没有斑比的环境下长大到16岁的。
毕竟他若为此死去,琥一、斑比,还有辛苦将他养大的继父母又会是何等的悲伤?琉夏从来都不愿意再去伤害他在乎的人啊。他是个知恩的好人,不会做出如此不负责任的事。被抛下的心情,他比谁都懂。
毕竟,那样脆弱的家伙,根本不是他想成为的Hero。

【关于琉夏与琥一的三角线】

与前两代王子的故事都很完整不同,樱井兄弟个人线的剧情单提出来没一个完整的。相对来说,琉夏的情节完整一些,单跑琉夏线的话,我们也能明白琉夏苦逼的身世、苦逼的压抑和苦逼的性格形成原因,之后由斑比把他从苦逼中救出来。而琥一整个剧情几乎都是依托琉夏线而存在的。如果没有琉夏线,只接触琥一的话,他的很多行为简直让人不可理喻,我们会非常疑惑:这么一个胆小工口冷面凶恶的黑道大哥居然还会浇花做菜当人夫?转变得也太不合理了吧?
而事实上,你根本没有觉得不合理的机会:即使是琥一线,琉夏的戏份也相当之重,想要把琉夏完全分出去是不可能的。
琉夏线的重心是安抚琉夏的伤痕,而琥一线的重心,就是帮他挣脱琉夏的痛苦带给琥一的束缚。

琉夏有着无比悲伤的过去,但为此痛苦的并不只有他自己。

琥一是很笨的。他小时候想要保护琉夏,采取的方式是痛殴欺负琉夏的人,让别人不敢问琉夏任何可能会伤他心的问题。可是,傻孩子啊,难道没人问了,那问题就真的不存在了吗?
琥一用这种方式,让琉夏的身世成了讳莫如深的存在,一旦提到哪怕只沾一点边的话题,琥一就会非常紧张。记得修学旅行前,如果下校遇到琥一,他会谈起旅行地点是北海道,然后马上语塞,之后就生硬地岔开话题。这种例子并不少见。
琥一是在逃避,他想营造一个隔绝过去的环境,带着琉夏一起躲进去。
可是,琉夏需要的不是逃避,而是直面记忆的勇气。

而琉夏那么聪明的一个人,却也是当局者迷。一升入高中,他就搬出了琥一家,认为没有了自己天天在眼前晃,琥一就能松一口气了,也就不用摆一副凶神恶煞脸去勉强自己吓唬人了。他想独立,想变强,想结束自己依靠琥一的生活,这样,琥一就能自由了。
可是,琥一想要的不是琉夏的离开,而是能够推心置腹的坦诚。

在被进路指导的时候,樱井兄弟全是“进路未定”。
但事实上,他们都有着各自的目标。
琉夏是想要快快长大,不再成为别人的阻碍。
而琥一,则是要琉夏平安幸福地活下去,为此让他做什么都可以。
他们许下了相互矛盾的两个愿望。

从琥一这边来看,与斑比在一起,是让琉夏幸福的条件之一。他从小就知道,这个对着琉夏真诚微笑的女孩子,在琉夏心里有着怎样的地位。
如果斑比不主动接近琥一,依照琥一的性格,他是不会先出手的。
但是,若是斑比也喜欢了琥一,情况就不同了。
他把保护她视为自己的责任。若让这份责任持续到永远,他也不是没有勇气去承担。
他虽然胆小,却也不至于逃避自己喜欢的女孩。

而在琉夏看来,这个唯一不怕琥一、敢于接近琥一、和琥一正常交往的女孩子,也是琥一心中特别的存在。
Miyo曾经说过:在琥一心中,仅仅是“女性朋友”,其意义就已经非比寻常。琉夏是深知这一点的。
琥一和斑比就像点亮琉夏灰暗童年的两盏灯,伤害他们任何一个,琉夏都绝对不愿意。然而,若是斑比仍然想要延续自幼结成的羁绊,琉夏自然无法拒绝——当然他根本也不愿拒绝。这女孩子的微笑,给了他无上的勇气。“只要有你在身边,似乎什么事都会变得好起来的。”

三角线的发展,完全取决于斑比的态度——就算是三人ED也一样,迟早有一天要做出决择。

若斑比仍然像儿时一样对兄弟两人都很好,三角线就不可避免。
于是就有了学园演剧中,琥一和琉夏把矛盾摆上台面的一幕。

不同于柔道部的青春热血,有异于两位学长的惺惺相惜,樱井兄弟的三角线是很令人伤心的。但是,这也是个机会,打破他们一直以来小心维持着的平衡,何况那只是平衡的假象。

兄弟俩都有个毛病:他们为别人付出得太多,却没有好好想过,对方到底需不需要自己去付出到如此,面对着这样的付出,他又如何去承受。
站在对方的角度,面对为自己如此的付出,其实心里的滋味并不会太好。这就好比你最近生活拮据,去找你姐借钱,原打算只借五千块支撑到年底,结果你姐卖了自家房子把钱都给了你——这时你会是什么感受?
在三角线里,兄弟俩都看出对方需要斑比,却又都体会到斑比对自己的重要性,于是陷入了苦逼的纠结之中。三个人里注定了有一个会重伤,但是,另两人也无法全身而退。毕竟这不是三流言情小说,兄弟俩为一个女人大打出手,之后胜利的一方可以采用胜利者的姿态——樱井兄弟在动手的时候,问的仍然是“你为什么不能直面自己的感情”啊!

请不要说诸如“琉夏太可怜了他只有斑比了琥一你就让给他吧”或是“琥一已经为你付出那么多了琉夏你就别跟他再抢斑比了”这样的话,这一对兄弟都不需要对方这样的付出,他们是强大的Hero,因为可怜这类的理由而将喜欢的女孩拱手相让,这对他们任何一个来说都是某种污辱。
最重要的:在这种话的背后,斑比到底被当成了什么?她还是那个能够治愈琉夏的女孩吗?她还是那个能够支撑琥一的姑娘吗?她不是一个梨,谁都没权力想让就让。

琉夏选择成为Hero,从而不拖累别人。
琥一选择成为Hero,来保护他重要的人。
而斑比也有她自己的选择,毕竟在身为玩家的我们介入之前,她也是个独立的、有血有肉的人啊!她的存在中和了兄弟两人之间的尴尬,琉夏与琥一不能互相言明的心事也有了倾诉的机会,两个自我牺牲的英雄之间存在的难题也终于可以有解。
若要彻底解决问题,必须先要拥有打破长期以来虚假平衡的勇气。
无论是琉夏结局还是琥一结局,在至痛之后,兄弟俩都渐悟或是顿悟了。琥一可以坦然回家去帮忙父亲的事业,放手让琉夏自己去开创与斑比的新生活;琉夏也能够面对琥一的道歉时微笑问他:“樱草的传说,现在相信了吗?”

三角线虽然很伤很痛,对这对兄弟来说,却是必不可少。

在过去的十八年中,琉夏的生活如一首日本民谣,悠扬婉转,却带着丝丝的悲伤;琥一则一如他喜爱的五六十年代的摇滚,节奏鲜明,爽朗奔放又耐人寻味。
而无论是哪一支歌,斑比都是点亮灵魂的最强音,是樱井兄弟青春的乐章中永远的绝响。

=========================================================================
终于凑够字数了,合掌,谢谢观看!m(_ _)m
=========================================================================

wehnlion 发表于 2012-5-22 19:27:35

于是来给阿挫捧场顺便占个前排
万字感辛苦了,第一次看的时候其实眼眶一直都是湿湿的,每次想到这对兄弟俩都觉得特别揪心
虽然这货最近正在码琉夏生日贺文不过肯定码不到一万字ORZ

其实之前一直有人说,GS系列的王子“质量”越来越低了,
GS1的叶月可说完美无缺,GS2的瑛虽然没有珪那么天赋异禀但是靠后天努力也绝对是个完美王子
但是GS3的这两位无论行事作风还是学习成绩都实在离“完美王子”相去甚远
但是玩了GS3以后,这两位王子带给我的感动是1代和2代远远无法相提并论的
而且和1代2代王子小时候和女主的一面之缘不同,这俩也是GS史上首次出现的幼驯染
从小兄弟俩就都喜欢着斑比,同时其实也都明白对方的心思。
之前有朋友对我说她很讨厌GS3的三角模式,很讨厌故意招蜂引蝶的斑比
其他两组三角我没有跑过不敢多说,但是至少兄弟组这边,我是绝对无法赞同这种说法的。
兄弟俩和斑比的三角模式本来就是必然的存在,
兄弟俩要和斑比继续走下去,那么势必只有两种结果:
1.其中一个和斑比走到一起。2.兄弟俩都不和斑比走到一起
第二种几乎是不可能的,那么最终的结果基本只能是第一种。
兄弟俩PVP的CG每次看都觉得特别难受,尤其是好感度琥一>琉夏时教室喧哗的那张。
琉夏揍了琥一,说着自己喜欢斑比,同时质问琥一是打算把斑比让给可怜的他吧,究竟准备装模作样到什么时候,真的觉得心里无比的痛。
就和挫的这篇文一样:三角线虽然很伤很痛,对这对兄弟来说,却是必不可少。
兄弟组的三角线我觉得是对兄弟俩故事的一个完整的补完,也是成长。
关于兄弟俩过去和现在的分析,我觉得我已经说不出什么了。。。主要是挫你分析的太全面了。
尤其喜欢斜玉旁这个说法,其实之前我一直都是和大部分人一样,认为王字旁就是代表王子的意思。
”如美玉宝石般光彩夺目的内在品质“绝对是这篇文的一大亮点,我忽然觉得我对小波又刮目相看了嗯。。。

果冻武士 发表于 2012-5-22 20:12:57

哇~总结的还是相当到位的。
好吧,我承认,如果琥一的声优不是诹少我真的有可能会把他忽略掉。
其实看琉夏的第一个AVD的时候就感觉到琥一的苦憋了。
每次捉迷藏的时候都是他当鬼,这明摆着女主小时候和琉夏比和琥一好一点嘛= =
而且在好感度不高的时候也可能感受出来,琉夏和琥一的反应是刚好相反的。
琉夏是表面很温柔,但是总感觉有点敷衍。而琥一虽然一直在说“好烦好烦”的,但是约会过程可以感受他很诚恳。
但是不是说琉夏不好,但是琉夏显然不是那种容易容易让人走进心扉的。
而且鉴于他的身世,所以他身上总带着消极的因素,所以和他说法总是被蒙混过去,让人感受不到他的真心。
真点让同样缺乏安全感的人会觉得很不舒服。
而琥一就不会(难道是那个天生大个子和满脸凶恶的原因嘛?~~哈哈。
这两个人我都很喜欢,所以我都好好追过来了。
至于三角关系,俺的心脏承受力太弱实在是没敢玩。
不管是一脚踏两船让他们PVP还是变成坚实的三角关系我总觉的太对不起这两人了orz
让谁受伤我都舍不得唉orz
这个第三代最大的改变我却没啥勇气去体验,白白浪费了啊喂= =

aldrwto 发表于 2012-5-22 21:49:47

本帖最后由 aldrwto 于 2012-5-22 21:55 编辑

  拿到psp版後,第一個追完了琉夏天使ed1,目前是琥一小惡魔ed1。之前在NDS版拿過兄弟組三角,所以也來說自己的一點心得。:D


  首先很推原PO對琥一特質的分析。因為日文不好,找各種感想時琉夏的攻略感想幾乎壓倒性的勝過琥一;再者琉夏出場的方式和飄忽的個性很難不吸引人的注意,所以我一開始是幾乎沉溺在琉夏的故事裡。且NDS版的斑比個性跟前兩代的東雲、Daisy一樣,在我感覺來說幾乎是和王子結合對應的(畢竟是官配),相較之下琥一和斑比的關係乍看之下似乎就沒有這麼緊密,甚至如果沒有特別接近的話(例如普通的一起下校)就會顯得疏離。但在psp版的小惡魔把斑比獨立強悍的那一面特別凸顯了出來(不夠獨立強悍的女孩即使看透琥一的特質,恐怕也沒有勇氣接近),不知為何,psp版的小惡魔斑比似乎更能凸顯出琥一的「王子」特質,一如原po對名字的分析:原屬松香樹脂般的温軟甘平──琥一是個內在非常柔軟、負責,對所愛之人甚於愛己,在保護的意念之下能比誰都要來得堅強、對所持的信念律己甚嚴,而且情感非常浪漫(一如原PO分析對聖誕老人與櫻草傳說的深信,也一如原PO所說,他愈重視就否定得愈快XD)的男孩,這些看似矛盾的特質在他的身上,更可以看見他對斑比與琉夏深刻的愛。


  記得曾看到有人說:斑比才是他們之間的第三者。我的感想和原po相近:琉夏和琥一感情太好了,卻牽絆了彼此。


  並不是他們給彼此的感情是錯的。琥一對琉夏近乎無條件地付出和關懷,這是緊閉心扉的琉夏唯一能任性索取的好意,即使琥一因琉夏而改變了,變得兇惡,讓琉夏自責、厭惡自己,但琉夏還是不曾拒絕琥一的善意和付出,一方面是他真的需要,一方面也是琥一的個性就是為別人而活的傻孩子,如果拒絕、疏離,反而會傷害了琥一。


  但這種互為依存還是產生了一些差異上必然的摩擦。首先是琥一雖好,卻不擅長表達感情,同時除了一些堅守的原則,也不太會堅持自己(在感情上就是溺愛了,看他多溺愛斑比,追琥一線時,斑比一旦有不開心的跡象,他就馬上投降了,所以琥一線充滿了笨蛋情侶的FU),或許也包括琉夏的自由性格與自我放棄帶引了他性格裡叛逆好強的部分,原本只是要抵禦霸凌的堅強,漸漸成了逞兇鬥狠,用這種方式排遣青春期的不安與空虛;而這種不夠堅持的地方,也令琉夏的任性有時失去了應有的懂事,在琥一的保護下拒絕長大。此外,琉夏的特別優異的外貌與全才,也帶給琥一壓力;琥一無條件的付出,也帶給琉夏壓力,讓他自責牽絆了琥一的人生,而且琉夏也崇拜著這個哥哥,崇拜另一面的好勝個性在有些時候會變成互相較勁。於是這種既依存、又較勁、又互予壓力之下,就累積了對彼此的怨。


  這份怨,在斑比重回振翅市,並且讓他們都愛上她又有機會親近她(也就是演變成三角關係)時,就更為尖銳地突顯出來。以追求女性的外在條件而言,琉夏毫無疑問是比琥一優異的;但琥一的敦厚溫柔、堅強可靠(無論外在或內在)的特質,又是脆弱的琉夏所不及。兩兄弟都知道彼此的優勢,但琥一較自卑一點,所以面對斑比,他幾乎是退縮的、迴避的、沉默的;琉夏卻是近乎相反地主動、熱情,幾乎把他的傾慕、愛戀、依賴都流瀉出來,卻又沒有勇氣去真正擔起愛一個人的責任(儘管那不是他的錯,但事實如此)。而面對成為情敵的彼此,琉夏的好勝和把哥哥視為對手的個性表露無遺,所以在斑比面前,他幾乎把握機會就會損損琥一,仔細看就會發現,他的損既包括了琥一的優勢(高大、強悍)也包括了他的弱處(不擅表達感情),也就是琉夏自己可能自卑的地方;而在斑比面前,琥一則完全呈現出「讓」琉夏的心態,一方面是自卑,一方面也是明白弟弟喜歡她,即使他有機會,只要弟弟一開口要求,他就會讓步。琉夏的態度令琥一自卑,琥一的退讓又令琉夏自卑,再加上不知道心儀女孩會選擇誰的不安與嫉妒,才讓生活中小小的怨膨脹起來。


  但我覺得,斑比的出現,只要她做出了選擇(除了三人ED1),無論她選擇琉夏或琥一或者是 ED2那種未分勝負,這種危險的依存都會中止消失,琉夏會知道他該長大,無論是為了和斑比一起前進,還是看著琥一得到了幸福;琥一會知道他的責任該告一段落,無論是為了和斑比一起前進,還是知道弟弟得到了幸福。他們對彼此的友愛與關懷都能即使自己痛苦,也能笑著祝福對方。


  以上是日文破爛者的一點感想,如果有誤歡迎指正。:D

backfish 发表于 2012-5-24 19:59:34

现在才发现原来自己玩游戏是如此的浅薄。
很喜欢GS系列,但是对于GS3却十分纠结,因为三人之间的感情实在让我觉得纠缠。
所以,到目前为止,只玩了单人的几个结局。然后感觉
“啊,完全比不上前两代嘛。”
几个可攻略角色完全没有前两代那种让我想反复攻略的冲动,每每重开了个游戏开头,就玩不下去了。
现在,看了楼主的解说后,才发现原来不是他们不够好,只是自己不曾细细品味。

相比于前两代,对于本作的两位,不管是琥一,还是琉夏,我从没把他们当成王子过,基本上只是觉得是第一官配而已。因为他们实在离常人理解的王子标准太远了。更别提对于名字的理解了,一直以为只是随便取得而已。为了游戏而游戏,从不曾细细体味过游戏中的点点滴滴,把佳肴当成了快餐,然后抱怨不够美味。

对于琥一与琉夏,楼主的总结已经相当完美,可以说,正是因为如此详细的解说,让我有了从头开始,仔细玩GS3的欲望。想用自己的双眼去亲自己体会一下,琥一与琉夏的魅力。

nanamisakura 发表于 2012-6-7 15:24:25

虽然gs3里面我最喜欢会长~但是心里面对他们两兄弟总有一种特别的感觉~有时候不小心伤害了他们,自己心里也会十分难受

~明夏~ 发表于 2012-6-11 19:47:29

LZ说的真的很好,说出了很多我在玩的时候没有体会到的,我也觉得自己很浅薄
我对琥一的所感不多,我就是那个被琥一的冷脸吓退的九成九的女孩(笑)但我确实感觉到琥一的对斑比,虽然不说但也是很深沉的感情,我对LZ所说的“斑比对琥一来说也是唯一”的话很是同意,虽然琥一没有琉夏那么苦逼的身世,可他的人生也被琉夏的存在所改变了,这对兄弟的情感很复杂,不是简单就能理解的。
我个人感觉即使单人线,他们两个中的一个也会受到伤害,更别说三角的虐心关系了,所以不管我是多麽喜欢琉夏也好,也不敢去打三角线,我虽然觉得自己很难爱上琥一,却对他有着很深厚的敬意,为了一个收养的,没有深厚的血缘关系(顶多就是表兄弟)的兄弟,琥一可谓牺牲了自己的少年时代,变成一个完全不是自己的人,还为了琉夏和斑比的幸福甘愿退让。虽然我觉得这并不是他的本意,如果可以,琥一自己又如何不想收获幸福呢,可是他这样做了,无论如何,能够这样做的人让我觉得无比尊敬。
琉夏表面上阳光,乐观,不正经,可是心里还是很悲观的,其实在延长约会的对话中,你可以发现琉夏对什么都很绝望,特别是说道未来的梦想时,琉夏的语气很是让人难过,每次打琉夏线就是一阵虐心啊,这样我还怎么打三角线呢~~
最后说一下兄弟两,我说你们啊,斑比又不傻,总也懂得保护自己,再说那几个是小混混,又不是有名的暗杀组织,至于你们两为了保护她的安全一个车祸,一个顶罪吗。哎,不过爱情不就是不能让爱人冒一点点风险吗(笑)

tawucjyn 发表于 2014-1-8 15:44:27

好吧~我對琉夏是心疼憐惜,但對琥一就是只差沒真的撲進他的懷裡撒嬌,順道拍拍他的肩膀說聲辛苦了。
說實話,第一代我還沒玩過,但玩過第二代,第二代的王子佐伯瑛,真是讓人不自覺嘴上跟他吵吵鬧鬧但心裡卻是相當喜歡他的彆扭,嚴格來說就是兩小無猜的感覺吧。
不過這代的王子,琉夏及琥一如其它人所說的,跟完美王子的形象差太多了,一個嘛~應該叫作透明王子~,誰叫他太不關心自個兒了,有時又會有種他要消失的感覺。
一個叫野獸王子~面惡心善的大媽呀。(喂~!)
你拿那張臉跟聲音來跟我碎碎唸的感覺,整個令人風中凌亂了,這不科學呀!!!
咳咳,回歸正傳,其實說穿了,他們其實算是不同領域的王子,這代改變了以往完美王子的形象,刻畫出類似於小混混性質的王子,說真的讓人很驚訝。
而在他們深處都有個不為人知的柔軟脆弱地方,這點相當令人感到酸澀跟疼惜。
雖然說能理解琉夏的心態,但說到他沒有回去的家這點…其實我還真的蠻想扁他的,但也就是因為瞭解才感到無奈及心痛,有些心態往往要遇到一些重大事情才能改變的。
總之,雖然我很心疼琉夏但我的本命還是琥一,沒辦法。(攤手)
其實在現實中,琉夏那個性的人,我是屬於敬而遠之的,因為要看著一個不關心自己生命還會隨時消失的人,實在是很恐怖的事情。(汗)
而琥一就是很有安全感的大媽了呀~。(大心)雖說我一開始就覺得他是好人,但越看到後面越愛他呀~。(掩面)
總之,樓主的感想相當到位,看的我也是十分的認同~謝謝樓主費心寫完~。

yuyugo2050 发表于 2014-1-12 22:16:21

其实啊,俩个王子都是跟以前的王子都不同,
我觉得更加平民化,当然也有不良化,俩个人都算是打架长手。。至于高手嘛。。不算吧,
要不,怎么连俩个混混都搞不定,一直被缠着。。当然,他们是本着不闹事,一直让着混混们
哎,被缠上真是倒霉啊 ,楼主写的感想我觉得还是蛮全面。相当的剧透啊,
但是,现实中的话,琉夏同学估计就没这么受欢迎了,毕竟一弄就跳二楼啊,走天台啊。。巨危险好吧,我觉得在游戏里怎么逃课这么容易。。
现实中除了大学,我还真是对逃课不可思议啊。。日本的高中真的这么开放吗?父母不会请来喝茶,虽然琉夏君很独立好吧,可是不是不想父母为自己担 心吗?
这父母能不担心吗?为他们父母揪心啊。。孩子们都住在外面。父母就这么理解,让他们去吧。。他们大了有自己的想法。。琥一的父母也有很强大的内心啊
老实说,他们父母不容易。。嘛,毕竟是游戏,我也就不这么较真了,在游戏里,琉夏相当的萌不是嘛~我也喜欢琥一的,疼爱自己的弟弟。
话说,琉夏崇拜琥一,琥一关爱弟弟,真是美好的兄弟情啊,呵呵,好吧,我腐了。。
总之,很感谢楼主这么的大大的剧透了,我好像又回顾了一边游戏。想起了,让人心疼的琉夏,让人觉得害羞的琥一,琥一害羞很可爱的!

yogurt 发表于 2014-1-13 22:46:54

本帖最后由 yogurt 于 2014-1-13 22:47 编辑

GS3还只是玩到开头就迎来了考试周,所以我现在还不仔细看LZ的万言的剧透了~~玩完了之后好好看~
但是只玩了个开头的我对最初强制出场的樱井兄弟是了解最多的了,然后就是绿发会长童鞋出的剧情比较多了……
两兄弟都出了打架的剧情……我还在想这什么情况啊两人有点不良的倾向诶?(不过都超帅啊有木有!!)琉夏童鞋还从二楼而降,从CG看我当时还以为他砸到女主了…………囧rz
才开始不久的我现在是特别喜欢琥一,开学式那天和琥一琉夏一起上学时,琥一说女主第一眼见他吓得不行(好像是这样子,日语渣~)我就在想为嘛啊我觉得琥一童鞋长得很帅啊而且声音也很低沉性感啊(我爱诹少的这声线!houn125)唉~不过似乎他的设定就是有点吓人(我跟大众审美差这么多吗……)我真的觉得这个样子超帅只是帅!
现在准备考试背得要死的时候想想琥一就会觉得满血复活滴说~(美男果然有治愈心灵滴作用!)所以说我要赶快回去继续背了yct39houn138
期待考完了之后玩GS3!nds和psp版一起来!不知道到时候三角剧情是啥~~好含羞~yct14
页: [1] 2 3
查看完整版本: 你是我生命的绝响——ときめきGS3关于樱井兄弟的过去与现在

苏ICP备13061143号 苏公网安备 320113023204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