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po 发表于 2011-10-31 17:30:38

[お菓子な島のピーターパン] 即使一切都是虛無,唯有妳是我的幸福——ピーター路線(11/06 真相END)邁向偽18不歸路

本帖最后由 holland 于 2013-5-2 09:44 编辑

https://byfiles.storage.live.com/y1p7toAZi-Tz8deNyfpcH6HAzRIFfhOaSAvlcSzk9sqbphd0XSztQb0EcjIM-rJrXDv0QJuvmVU1o9nJrVW7RrmJw/trueend_4.jpg?psid=1

「你為什麼對我這麼執著?」


無論哪一個路線的Wendy最後都會決定留在Neverland,即使是死亡END要死也得死在Neverland。
這就是Peter對Wendy的執著!(並不是這樣
一開始Peter確實是個非~常傲慢任性的孩子,不過之後就能感受到[刪除線]收服的快感 http://emos.plurk.com/f1e1f991a532de44c71b54fc695d060d_w21_h20.jpeg [/刪除線]。
在無聊的世界裡,在Wendy第一眼的Peter是個徘徊迷路的孩子。
儘管聽到這句話的Peter立刻錯愕又哈哈大笑,然而這句話命中了他內心深處從來不向別人提起的傷口。

「……在永遠的世界裡寂寞,那可是比死還痛苦啊!」
正因為是永遠的世界,永遠,很無聊、太沈重。
即使妳什麼都不知道,而我什麼話也沒說,妳卻能看穿這一點。
就只是看了一眼。

「我們的相遇就像命運一樣。」
街上人海茫茫之中,和妳擦肩而過的不知道有多少人,而妳卻找到了我。
我聽見妳的內心在呼喚我、需要我。
說妳不想一個人。


「那是因為……」

………………
…………
……

——————————————————*——————————————————

序章一


https://byfiles.storage.live.com/y1pNSpyEZSwkHXdARPwSrqY2Vq35sOuasi9FQ9uTJjr-wYxIB-I1anX3uki7JzDbFNbfYBlM_QJDpsTANsNAI5kbQ/bg_sky_b.jpg?psid=1

人來人往的黃昏街道上,我正好在買完東西趕著回家的途中。

女孩:「媽媽,今天鋼琴老師稱讚我呢。」
女孩的母親:「那回家能讓我聽看看嗎?好久沒聽妳彈奏悅耳的演奏了。」
女孩:「嗯!」
興高采烈的女孩與看起來溫柔的母親,溫馨的畫面令我嘴角和緩。

路人:「之前我就講過那不是我害的,是馬車遲到的錯。」
我帶著愉悅的心情走回家,跟談話氣氛不佳的男人擦肩而過。
路人:「我不想聽你解釋,負責人是你對吧。失敗是事實,我想聽的是你打算要怎麼處理這件事的始末。」
路人:「那、那是……」
這段時間街上的人都顯得雜亂無章。

沈默不語走在路上的人。和朋友有說有笑地走著的人。
幸福的人。不幸的人。
什麼都沒有,就只是過著日常生活的人。
許多人都以各自的步調經過這條街道,這是買東西回去時的往常景象。

每個人各種模樣若隱若現,走在這條繁雜的道路上的我並不討厭。
因為是很多人的地方,所以不管是怎樣的人我都能接受吧,像這樣總覺得很安心。

https://byfiles.storage.live.com/y1pwC3TRX1Ouml6CEH4jK1czuhPUO2A65_rqVqmCm1ikZKJNxNGiRaOZQx_3BVVhT3Eyl_QWMdTlrCzZ8jq1Fuv1w/op01_1.jpg?psid=1

(……咦?)
前方擁擠的人潮之中,似乎看見有什麼綠色的東西穿過。
還在想那是什麼而注視時,那綠色的東西以前後左右不規則的樣子晃來晃去。
明明沒那麼大,活動起來卻很迅速。
(小孩子?)

一瞬間,我看見那位似乎神色不安的少年。
難道是迷路的孩子嗎。
如果是因為地方太混亂才走散就糟糕了。

https://byfiles.storage.live.com/y1pkIzvIbJV-9n9yoYjBTKyUMpEypwsPwAmlSrGhobspWONDB3MQkMsmSGPmLpuwlSfWgoc6HW7TxIlO8ifYlZZPQ/op01_2.jpg?psid=1

???:「那裡的小姐。」
我很在意那綠色的少年,正著急在想該怎麼辦而注視他的同時,卻突然被誰打了招呼。
我看向另一邊,可麗餅店家的店員正對著我微笑。

可麗餅店家:「要不要來份好吃的可麗餅?現在有特別免費添加很多鮮奶油哦!」
Wendy:「不好意思,我不想吃甜食。」
可麗餅店家:「好可惜啊。那帶給家人當禮物,如何?」
Wendy:「嗯~也是呢……那我順便看看吧。」

https://byfiles.storage.live.com/y1pT14diui_kmAvbg_BnhGcsZ0xB5cHCDjScD0TXypHSG6dNPgJ4TjPeKeUKoZ27AUFkOCDIhtpzPAMrdgj6t1FOA/op01_3.jpg?psid=1

用曖昧的話語回答後,我再次把目光轉向街上。剛才的少年已經不見了。
(跑去哪裡了。)

https://byfiles.storage.live.com/y1pmALXaX0eY7wgwZJluOdDpmn20avvu-rwbr1FChZEbZ5MY-qsjJy0YqdAWamK3nlLTJmRCC710ssAQC5__AtX2g/op01_4.jpg?psid=1

我眺望四周,在離剛才不遠處看到穿著綠色衣服的少年孤零零站著。
奇特的綠色服裝,看樣子是剛才看見的少年沒錯。

少年一副冷靜不下來的樣子,左看右看,一下子抬頭看天空,一下子又倉促低頭。
看他那副模樣應該是迷路的孩子吧。

(可是差不多該回去準備晚餐了……)
不回去大概會沒辦法按時吃飯。
(要是遲到還會讓母親生氣的。)

乍看之下,他還不算年幼。要是真的有難,他可以向周圍的人求助吧。
明明是這麼想的,卻怎麼也沒辦法置之不理。我的雙腳朝著少年的方向吸引過去。

選擇「打招呼/声をかける」

Wendy:「你在這種地方做什麼?」
一跟他打招呼,少年似乎嚇了一跳,看著我眨眼好幾次。

(金色?眼睛的顏色好不可思議呢。)
比茶色的色素還要在淺的橘色瞳孔,是連看都沒看過的漂亮雙眼。
不僅是服裝突出,就連少年本身給人的感覺都非常異質。
(奇怪的孩子……)

https://byfiles.storage.live.com/y1pEKi8r9QYuRrwnJIFduE1W6PQXsJFEoRUBPghQ2PjhZpwvwY1TkWAq4INgAO8cuxhjb-uhSy26-wy_yIQdNjX6g/op01_5.jpg?psid=1

???:「……妳在跟我說話?」
Wendy:「嗯,是啊。我想你是不是迷路的孩子。」
???:「迷路的孩子,誰啊?」
Wendy:「你啊。」

???:「因為我是迷路的孩子才找到我的?」
(他在開玩笑?)
Wendy:「我就是看到你才叫你的哦。」
???:「我是迷路的孩子……!!!」

少年瞪大雙眼,吸了一大口氣。他似乎非常震驚。
(怎、怎麼了?)

Wendy:「不過不是的話也好……」

https://byfiles.storage.live.com/y1pBleL40rmOclXfEB0OJ6ObJyWHTe0OaNl7moMI_fw4CfJuFHYwZvULTx-QtTGdX5oe6InHRcryNbM54w3tFzGXg/op01_6.jpg?psid=1

???:「……噗,哈哈哈。」
Wendy:「?」
???:「哈、哈哈哈哈!!」
Wendy:「???」
???:「妳說我是迷路的孩子,哈哈哈,哈哈哈!!太、太好笑了,肚子……好痛!!」
少年倒在這裡,按著肚子翻來覆去。

(我說了誤會的話嗎?)
Wendy:「不是的話就好。你在這種地方打滾,舉止太難看了,請你別再這樣了。」
???:「別再這樣了!?妳說別再這樣了,哈哈哈哈哈!!」
現在的對談很有趣嗎,我完全無法理解。

???:「……噗,哈哈哈哈!不行了,笑……笑到停不下來!」
Wendy:「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Wendy:「…………」

在路上打滾的少年哈哈大笑。他就在我的眼前做出令人注目的事。
(是哪裡有問題嗎,這孩子。太不對勁了,可是我有打招呼啊。)
我難為情地探向四周,然而周圍的人完全不感興趣。
誰也沒有注意到這裡。

Wendy:「……咦?」
(都沒有人覺得很吵嗎?)
街道的情況有種不協調感,不過少年笑個不停,我也沒有多想那是什麼不協調感。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選擇「氣到回去/怒って帰る」

Wendy:「……真是的,算了。
               你就待在這裡一直笑下去吧,再見。」
面對少年連說話的心情都沒有了,感覺越來越累。

選擇「拜託你別再笑了/笑うのをやめるように頼む」

Wendy:「……拜託你,別再笑了啦,很丟臉耶。」
???:「……可是!哈哈哈。這麼有趣的事不多啊!」
少年依舊捧腹大笑,似乎連我的請求都變得很可笑。
(……真、真令人火大。)
Wendy:「夠了,我不管你了!」

我背向少年轉身離去。

https://byfiles.storage.live.com/y1pU9FRGi_udz8W3HCimWLKpkP8YxjW_UdvxTlK2H94OqWFBapvJjML6kYkME9F_KAmHOff-vDmXo8nBP7Cj7bvpA/op01_7and9and13.jpg?psid=1

???:「……咦,等一下,妳要去哪?難得能說說話,我們再聊一下嘛。」
Wendy:「……唔。」
一轉眼,原本還躺在地上的少年立刻起身抓住我的手。這孩子的身體比想像中還要輕盈。

???:「在這種地方光是有人跟我說話就讓我很吃驚了。
            而且,我是因為妳說我看起來像迷路的孩子才覺得太好笑了,我會笑得這麼誇張才不是想找死哦。」
少年是想起來了嗎,他的喉嚨發出笑聲。
(是誰很好笑啊。)

這個少年果然很奇怪,是哪裡奇怪我也說不上來,不過就是有什麼很奇怪。
(算了,能在街上笑到打滾,就算沒什麼問題也明顯很奇怪呢。)

Wendy:「……你一副徘徊不安的樣子我才會叫你。如果是我誤會你是迷路的孩子,那也已經沒事了。」
???:「我啊,才不是迷路的孩子。只是不知道該去哪裡才好。」
Wendy:「你說要去哪裡才好是嗎,但你不知道……果然是迷路的孩子。」

???:「咦咦?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啊?迷路的孩子是指找不到目的地吧?」
Wendy:「你的目的地是這裡嗎?」
???:「不是哦,目的地不可能是這種地方。」

Wendy:「所以,你不是迷路的孩子。有目的地卻不知道要去哪裡才好對吧?」
???:「就算不明白也不是迷路的孩子哦。雖然我的部下以前在迷惘,不過我從以前到現在都沒在迷惘了。」
Wendy:「……部下?」
???:「沒錯,我的部下們老是在迷惘啊。啊啊,可是我讓他們建立起目的地,所以現在都不會迷惘了。」

Wendy:「我完全聽不懂啊。」
???:「奇怪,怎麼會不懂?這麼簡單的事卻……
            我讓那些迷惘的孩子成為我的部下,讓他們從迷惘中解放,事情不就這樣而已嗎?」
少年用他那張非常不悅的表情抬頭看我。雖然我完全不明白,不過似乎被他當作笨蛋了。
(好奇怪。這孩子非常奇怪。)

明明不想與他有所關聯,卻莫名繼續對話下去。
Wendy:「……那個?總之,你在做好事對吧。」
???:「對對。我是在做好事!部下們啊,大家都會幫助我哦!!」
我那粗略的說法總算滿足他了。少年得意地咧嘴一笑。

???:「對了,我想到好辦法了!!妳這麼有趣,我就幫妳一把!所以,妳成為我的部下吧!」

選擇「謝謝/ありがとう」

Wendy:「你是在幫我嗎?謝謝你。」
少年很得意,絲毫不懷疑自己做了好事的樣子。
(奇怪的孩子……不過,似乎不是壞孩子?隨意敷衍他之後就回家吧。)
Wendy:「但我沒有任何困擾,所以不用了。你去幫助那些真的需要幫助的人吧。」
???:「咦咦?妳拒絕我的提議!?
            妳好奇怪。太奇怪了啦,不可能有這種事!」

選擇「不要/嫌よ」

Wendy:「啊?」
(這是什麼遊戲?……太幼稚了。)
他的言行比外觀還要幼稚。說不定,真的是有什麼問題的孩子。
(他要保護我?)
Wendy:「我不需要幫助。我應該沒有需要你幫助的事……」
(需要幫忙的……是你吧?)
???:「……咦!為什麼!為什麼,那妳不要成為我的部下!?」
Wendy:「不用啦,我不需要。」

https://byfiles.storage.live.com/y1pTLtTBSROmHtwLkBS4e-Gc2fp7vACk3b2oeoVEu9wgRFe5vNVEmYBKA1PuEPW2uSry661-0qIUNFiv7VBMslU2Q/op01_8.jpg?psid=1

???:「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
Wendy:「……!!
      你被嚇得太誇張了吧!?不是我才要感到吃驚嗎。」
???:「因為妳拒絕我的提議實在太奇怪了啊!
            雖然妳這一點奇怪的地方很有趣……」
奇怪的少年說了奇怪的話。

(唔唔……)
Wendy:「跟我比起來,你才奇怪吧。
        非常~~~~奇怪啊。我很有把握。」
跟對象是孩子較真的我也還是小孩子。

???:「哦?我很奇怪?妳很有把握是我比較奇怪?
            ……呵,妳卻能這樣找到我吧?我問妳哦,妳覺得我哪邊很奇怪?」
「奇怪」這句話分明不是誇讚,少年卻開心地笑嘻嘻。

Wendy:「整個人都很奇怪啦,好比說你這種打扮,還有一個人站在這種地方……」
才一開口,我再度仔細觀察少年的衣服。
鮮明的綠色,越看越像是舞台服裝。

Wendy:「話說回來,你現在要去哪裡?」
我非常不認為那麼奇怪的服裝會是平常穿的衣服,很可能是約好要去化妝舞會吧。
或許真的是……

???:「我哪裡也不去哦?至少,絕對要待在這裡把事情結束。」
(他說的事也很奇怪……)

Wendy:「但你不是說你的目的地不在這裡嗎。」
他一副冷靜不下來的樣子在這裡四處徘徊,不像是有要事在身。
起初以為他只是迷路的孩子,就這樣置之不理的話我會很在意。
會有各種非人道的心情。

Wendy:「你現在很困擾吧?要不要我來幫你?」
照理說繞道過去後,對面會有一間警察局。
就算晚餐延後了,如果談起理由家屬應該也能理解。

???:「幫助……我?妳??」
Wendy:「嗯,是啊。帶你過去的時候我會保護你。」

https://byfiles.storage.live.com/y1p5eXDpW8hUgyWcfXo-GQEVwCSACPkI_45Pui9F1P30QAHVu-h2sYW57QqSslG9AanP2UOOzg4QODeD6iZzbOf4Q/op01_10.jpg?psid=1

???:「保護!!……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保護這樣的我……噗哈哈!這種事,哈哈哈,妳也說得出來……我第一次聽到啊!」
Wendy:「是哪裡好笑了?」
???:「因為……我非常強啊。沒有任何人能贏過我哦?」
Wendy:「哦?」

他又在童言童語。
比實際年齡還幼稚……他真的好怪。

???:「……難道妳還不知道啊?跟Hook那一戰,斬斷那傢伙手腕的人是我。」
Wendy:「你說Hook,他是誰啊?」
???:「咦咦?妳不知道Hook嗎!他是海盜的船長啊,James=Hook。」
Wendy:「我不知道他是誰。」
???:「妳真的不知道?……妳啊,真無知呢。」
Wendy:「你說什麼?
                …………
                ……不,或許是吧。」
有幻想毛病的孩子。我若生他的氣就太愚蠢了。

???:「真拿妳沒辦法啊,我來告訴妳吧。Hook是海盜的船長,還是個胡亂揮劍的笨蛋傢伙。」
Wendy:「哦。海盜啊……」
???:「沒錯,就是海盜!
            我在一百年前左右第一次見到Hook時,他就已經是海盜的船長了,我不知道他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當海盜。」
Wendy:「…………
                ……是嗎。」
他說得既離奇又暴力,即使是孩子的幻想,也是危險領域了。

???:「最先攻擊的人是他哦,所以我就當那傢伙正當的對手,讓他知道我有多強。
            雖然是這樣啦,那傢伙就是不肯承認自己很弱,好幾次堅持要殺掉我……」
Wendy:「那也真是……糟糕呢。」
(啊啊,真的糟了。為什麼都提起跟紛爭有關的事。)
(可是,我沒辦法丟下他……)

我敷衍地隨聲附和,少年卻完全不在意地繼續說話。
???:「要是我不把他當對手繼續無視,這次他就打算殺死我的部下。我不允許這種事發生,我會向單手不能用的傢伙報仇啊。
            雖然我覺得街上的人用不著害怕那種傢伙啦……」
Wendy:「……這個話題已經可以結束了,我很明白你非常厲害了哦。」
(在幻想裡當然比誰都厲害。)
正因為如此,他沉浸在危險之中。

???:「對了,就讓妳見識我作戰的身影吧,這樣妳一定很容易就懂了。」
(從現實沈浸在妄想中?不不,算了吧。)
Wendy:「那你打算要在哪裡作戰?這裡沒有海盜哦。」
???:「不是海盜也可以。有那份戰鬥意志的話,無論對手是誰我都接受挑戰。」
Wendy:「別再說傻話了,差不多該去找警察了。不好好保護你的話……」

https://byfiles.storage.live.com/y1pYJ5OEIGVS8YOQuiSBsXoWvLmVuoi_5FYm669NcY210FlQin5MefLv0UX4BWuOe3ZwEb5NKZ6P0RN8c_WDLe1Ow/op01_11.jpg?psid=1

???:「哈……妳說什麼?我應該講過我不需要被保護了吧?
            而且Tinker等等就回來了,我不能在這裡亂動。」
Wendy:「Tinker是你的家人?還是朋友?」
???:「唔~是……朋友嗎?」

Wendy:「什麼嘛,如果有跟朋友約好就早說啊,這樣你就不是迷路了呢。」
???:「我就說我不是了吧?明明講過我沒有迷路了……難道,妳是在懷疑我說的話?」
我的話讓少年鼓起臉頰,這樣的舉止的確如同孩子一般。

選擇「坦率道歉/素直に謝る」

Wendy:「對不起。因為你說不知道要去哪裡才好,我才誤會你。」

選擇「責備他/文句を言う」

Wendy:「都是你說什麼不知道要去哪裡才好的錯。」

???:「那是……去哪裡都一樣的意思。因為我討厭這裡。」
Wendy:「不喜歡這裡的話,那你去別的地方會合就好了。」
???:「不是這裡就不行,因為是每次的慣例呢。」
Wendy:「這樣啊。得一直待在討厭的地方還真麻煩呢。」

https://byfiles.storage.live.com/y1pHFSg8fkIIcplporl-Ti_cYsazLHjMcD9l8FflL6HYr6KtxoAVGuxgLzlH4Rim7Bz2tpQNM6JvQQ/op01_12.jpg?psid=1

???:「說這種話的妳不也是嗎,妳也在忍耐這種討厭的地方。」
Wendy:「咦?我並沒有討厭啊?這裡是我平常經過的道路。」
???:「不是啦,我不是那個意思。是更深更深的意義。」
Wendy:「更深的……意義?」
???:「不行啊,妳真的不明白。現在,妳能這樣跟我說話就可以發現這是最好的意義。」

少年意味深長地微笑。那個模樣不禁令我背脊發寒。
外觀年齡只看到他那幼稚的言行,但是,現在正好相反。
完全是大人的笑容,似乎有種魄力……宛如威嚇的感覺。

Wendy:「……和你說話的意義?」
???:「Tinker回來之前先當我聊天的對象嘛,和妳一起等待的時間不怎麼無聊。」
他強行改變話題。我沒有想追求「意義」的話中之意,於是迎合少年的話題。

Wendy:「Tinker這孩子什麼時候會來?」
???:「誰知道?沒有決定時間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會來。
            不過妳不用在意啦,那傢伙知道我討厭這裡。」
Wendy:「不知道什麼時候會來的話,那我就不能和你一起等。我差不多該回家了。」
???:「咦,要回去了?再陪我一下子嘛,我很中意妳。」
Wendy:「唔……你很中意我我是很高興,可是有人在等我,我得早點回去才行。」

https://byfiles.storage.live.com/y1pL6dMfESxpA4FBsun8M8I2XrwGFAmWKnwWBqMUHlcG9X-dsJYDjhJdwQKPNUoPCjlQRHvelTjVMM/op01_14.jpg?psid=1

Wendy:「這個給你當作賠不是,你忍耐一下。」
???:「!」
從手提包裡拿出裝束可愛包裝紙的袋子時,少年的眼睛突然閃閃發光。

那是今天早上弟弟Michael給我的綜合烤點心。
本來想在外出時送給附近的孩子,於是我放在手提包裡。

???:「我最喜歡點心了!!妳要給我看起來很好吃的點心?」
Wendy:「嗯,送給你。我在減肥不能吃,你能吃掉的話就算幫我一個忙了。」
???:「……幫忙?我吃掉這個就可以幫妳?」
Wendy:「這個嘛,是啊。也可以這麼說。」

???:「該怎麼辦啊。我主張不要部下是女孩子呀。」
宛如自命不凡的說法。但是,剛才他說不需要部下時,應該是沒有那種主張。
Wendy:「你不用勉強決定部下也沒關係啊,我並沒有……」
(我對男孩子的「遊戲」不感興趣……)
當我想拒絕時,少年似乎察覺這一點而顯得慌張說道。

https://byfiles.storage.live.com/y1pn26oI0D8DWkFrWOLkb0FQwUW8IXH4UgxmrSiLQqS_BA8d5Zao0yA390VQgI1naz-RAa5otd0wqs/op01_15.jpg?psid=1

???:「我很中意妳,我決定讓妳當特別的部下哦。和迷惘的部下們待遇不同。
            要我發誓也可以,我會讓妳跟公主一樣重要。我跟妳約定,我只邀請妳我從來沒跟別人提起的秘密花園。」
真的好浪漫。天真爛漫卻又很可愛。

Wendy:「哎呀,待遇很棒呢。」
???:「因為妳是特別的部下呀!」
少年的語氣似乎很得意。
???:「好,那我馬上命令妳。Tinker回來之前妳都要跟我在一起。」

選擇「好啊/いいわよ」

Wendy:「雖然沒什麼時間了,不過一下子的話還可以。」
???:「只能一下子?一下子是多久?」
Wendy:「也是呢……
                我得在日落之前回家,沒那麼長的時間可以陪你。我必須為弟弟們準備晚餐。」

選擇「拒絕/お断りします」

Wendy:「我拒絕。」
我對小頭目大人鄭重其事說道。
???:「!!!!!!!
               明、明明只是部下,竟敢拒絕我的命令……!!」
Wendy:「我必須為弟弟們準備晚餐。我已經有約好的人了,沒辦法陪你一起等。」

http://blog-imgs-43-origin.fc2.com/v/e/r/vertwar/op01_16.jpghttps://byfiles.storage.live.com/y1pEdiC8RHuHG3Lpf7lZ1Ef3kEpDIsgSpcpJVJVbKpNDaGq3wNtXCQBCjiXdf-rYTxNBJZqMctfbMLntsNqKsUauQ/op01_16.jpg?psid=1

???:「……這樣啊,妳還有弟弟?有幾個?」
Wendy:「兩個哦。雖然都是弟弟,不過都是比你年長的哥哥們呢。」
事實上他們是跟我沒有血緣關係的弟弟,但這一點沒必要在這裡跟他說。

???:「那麼,加上妳就是三姐弟。嗯?剛剛好的數目。」
Wendy:「? 什麼剛剛好的數目?」
???:「那個啊,是決定選擇三個人的人數。」
Wendy:「???
                被選擇的人數?」
???:「就是帶回去的人數哦。……妳,是為了被我選上才會跟我說話的。」

Wendy:「這是什麼意思?」
???:「就是這個意思,這是必然的事。」
Wendy:「…………」
大概是不想回答吧,少年說得不清不楚。
反正回答了也一樣不明白說得是什麼事,什麼都不說的他一副很神氣。

Wendy:「我已經可以回去了嗎?」
???:「妳可以回去了,不過在那之前告訴我妳的名字吧?」

選擇「猶豫/躊躇う」

Wendy:「咦……名字?」
???:「不行嗎?告訴我嘛。」
對方是孩子,我沒有感覺到他的惡意。
(反正也不會在見面了……)
Wendy:「可以啊。我的名字叫Wendy。」

選擇「回答/答える」

(……只是名字的話。)
雖然他是怪孩子,不過不太需要對幼小的孩子抱持警戒吧。又不是要來我家,名字的話也不是什麼特別的事。
Wendy:「我?我的名字叫Wendy。」
???:「Wendy……?
               嗯,是好名字呢。Wendy、Wendy、Wendy……」
少年輕聲咕噥地反覆說出我的名字。
他不斷念著彷彿不可以忘記的單字,有如咒文一樣。

Wendy:「如果聽到別人的名字,也請你告訴對方自己的名字。」
???:「…………」
一臉呆滯的少年看著我的臉。

Wendy:「就算是小孩子,這也是男性詢問女性名字時的基本禮儀哦?」
???:「啊啊,抱歉呢,Wendy。我叫Peter=Pan。」
Wendy:「嗯,你叫Peter啊。你也有很棒的名字哦。」
我一稱讚,Peter得意地笑了。

(……雖說是奇怪的孩子,笑起來卻是可愛的孩子呢。)
這孩子的笑容能溫暖人心,多少也還是奇妙的孩子吧。

https://byfiles.storage.live.com/y1pS-itDEJLGbpUXcEqrMXnaA7LT3K63w2CDOlz-Qu8yAtHb6Gv6KDD_65aUtCtuHACBLdTricj_8H7wYv-4NmZdA/op01_17.jpg?psid=1

Peter:「Wendy,今晚我去迎接妳。」
Wendy:「咦,今晚?迎接??」
他緊緊握住我的手。Peter那雙閃爍著不可思議色澤的瞳孔一直凝視著我。

Peter:「本來還想著是誰都可以,不過我只要妳了。」
Wendy:「哈?」
Peter:「我喜歡妳。已經到了非妳不可的程度。」

單單字面上是非常熱情的愛語,可是被小孩子說這種話,我猶豫該做出什麼反應。
Wendy:「……那、那還真是謝謝。」
忽然間,Peter用力握住我的手向我靠近。

https://byfiles.storage.live.com/y1puWvfo5P3yjE_JtlHvOsdZFISM1HW9eq_3g_LEbTszIQEruxomG0tVMzN3YbOJggMorLBV2DaNPhLKUjaeGCP1w/op01_18.jpg?psid=1

一個平衡不穩,緊接著就在一瞬間嘴唇重疊了。
Wendy:「!!!
                ……什麼!你在做什麼!?」
(這個裝老成的小鬼!)
一度上升的評價直落谷底。

Peter:「我可愛的部下,我一定會去迎接妳,妳先做好準備哦。」
他笑嘻嘻說話的同時,轉身背向我跑走。

Wendy:「請、請你等一下!!你不是不能移開這裡一步嗎?」
Peter:「已經沒關係了,我決定先去接Tinker。」
如果他能接人,根本不必寸步不離待在討厭的地方,一開始這麼做就好了。

Wendy:「……完全不明白意義。」
Peter:「其中的意義妳之後就會明白了。先走囉,晚上見。」
丟下這句話的Peter混進擁擠的人潮後就看不見他了。
Wendy:「…………
                ……奇怪的孩子。」

一如往常買東西回家,卻碰上不同以往的相遇。
但,只不過是被孩子的胡言亂語折騰而已,他又不是變態,親吻這種程度很快就會遺忘了。
反正也不會在見面了吧。我急忙趕著回家。


yy27 发表于 2011-10-31 21:05:21

{:tuan_zi02:}咦?还以为看错了~真的是彼得潘的路线贴啊~~~houn118
还以为大家都会被他在开头的三段式滚地大笑吓跑= =
至少我当时差点把PSP的耳机给吓得扯下来,实在是太狠了。。。
在刚开始选择地点时也是,如果第一轮把除他以外的所有人都选择了一遍的话,WENDY就死翘了?!
你妹哟,ALICE都木有死那么快呀,你把你的官配置于何地???{:tuan_zi10:}
当然我对石头+官配的设定还是很有期待的~再加上是粉嫩嫩的正太一枚,还有双子的变大变小属性~
请加油~↖(^ω^)↗~这一定会是一条坎坷+甜蜜的路~
QR的OP一向是高质量,这次也照样花了我两个多小时,我还不是句句都看,竟然还是那么长
不过这次有脸的人多了,彼得潘手下的孩子们,海盗之类,原来以为ALICE系列的无役者设定会持续下去呢~
不过说真的,看到NEVERLAND感觉各种穿越,尤其是海盗和海军= =
BLOOD和时计屋乃们怎么了哟,如此性格巨变是那般~{:tuan_zi06:}

w4963161987 发表于 2011-11-1 17:48:30

亲你也栽进NEVERLAND啦~!
终于在不久前入手小P来玩游戏(其实我买小P的原因90%都是为了QR的新作)
但最近学习很忙所以没能把糖果岛通关……好吧其实我只快跑玩序章OTZ
但对彼得很有爱啊!石头加持是犯规啊……第一个肯定是要攻他的。
虽然是个日语白但真的玩的时候发现自己能看懂一半……不过有翻译还是真的太让我感动了(笑
听风声糖果岛也完美地继承了QR家黑化的传统了吧……真棒(!!!
彼得和梦魔都挺孩子气的,但已经感觉出来完全不同。。因为彼得摆明了是个黑
这样的人估计在后面的交流中会有点……恩……刺激吧。

加賀清光 发表于 2011-11-1 19:56:17

本帖最后由 加賀清光 于 2011-11-2 12:01 编辑

搬凳仔来听古http://www.otomedream.com/data/attachment/album/201111/1/792895_1320121307670h.gif~
谢谢楼大的翻译~初看标题时就觉得心都融化了,于是戳进来看这一场宿命的相遇。

话说这样的开头咱已经特别心水,欧式的日常生活,配上色调柔和的插图,字里行间都有暖洋洋的感觉。
如此美好氛围下再出现个精灵般的美少年想想都能让乙女心泛滥。

套用原著的名词解释,那些个诡异错位的对话多少能猜到点,彼得观念里的“迷路的孩子”大概就是指他的部下们。另一些细节的地方也能看出在向原著致敬,对彼得的笑容描写以及不断重复温蒂名字的举动等等。欣慰的是,这次终于不是找温蒂去当妈妈,而是部下。
至于那句“妳也在忍耐這種討厭的地方。”或许就是黑历史的引子(五月攻又扔出谜语样的东西了)
最后那个突然来袭的定情吻和热情告白让咱泪流满面:终于~人小鬼大的孩子最可爱了~~~
(顺道感叹:果然是叫Peter的,做的事都那么相似,没一只是省油的灯。)

就现在的情节而言不会觉的彼得傲慢什么的,只是小孩子的自我中心主义而已(这可是年下君们特有的萌点呐)
满心期待下回分解~
光开头一小节就6000+了,辛苦楼大,任重而道远呐^^~~

懶妘 发表于 2011-11-1 21:00:06

嗚喔喔喔!!!!
對於沒有PSP機子又是個日文白癡的五月攻粉絲來說,大大你是神!!!!(五體投地膜拜

先前看很多人說Peter很傲慢之類的,但是目前看起來我覺得還挺可愛的啊?(歪頭
現在小孩四、五歲就能講出比Peter傲慢多的話的孩子,真的是隨便撿撿都有一打...OTZ
不過,能被這麼可愛的正太熱烈告白+親一口...我也想當Wendy啊媽嘛!!!!tu83(夠了你這變態給我滾!!!

總之,雖然才序章就已經可以嗅出黑色氣味,但果然還是很期待五月攻會把劇本扭轉成怎樣呢...www
非常感謝大大的努力!!!我會用力期待的~~~>///<

流连成双 发表于 2011-11-1 22:05:55

内牛满面:原本还想着要到什么时候才会看到点心岛的翻译,没想到今天就看到了,撒花~~
序章似乎一如既往的漫长= =这段很有原著风味,而五月攻的遣词用句还是那么耐读,您翻译得也很好。
夕阳下撞到迷路的小孩这种乙女经典剧情和一上来就“我會讓妳跟公主一樣重要”、偷亲这种撒糖,五月你这次在甜上真是不惜血本www
只读这段都能看出Peter和Wendy的互补性非常好,两人都能看到对方刻意忽略的、有着暗影的侧面,并且用自己的方式去支撑对方,弥合伤口,化解心结...哦这官配真美好我要哭了。想到Alice那至今扯不清楚的官配...我更想哭了。

ynqwe 发表于 2011-11-1 22:21:40

画风不太喜欢,剧情没翻译就看不懂,真是可惜了。

609148002 发表于 2011-11-2 18:49:31

期待后续翻译!
很久没听到石头的正太音了,感觉很新鲜同时认识到石头的伟大……【远目
目前大概玩到第三个剧情左右吧,因为很长而且不懂日文暂时搁下了,但是相信我,我不会抛弃可爱的正太的!就算Peter黑化的能跟黑洞爽朗君相比我都能接受!
现在还沉浸在Peter的天真可爱里,但是隐隐约约觉得这孩子果然有什么幕后故事……全世界对Peter好感度无限加满什么的……
海贼和海军让我莫名其妙的想起来帽子屋和时计屋,HOOK船长对时钟的声音那么恐惧让我很想把他扔进wonderland
无比期待楼主的翻译!真的是福音啊QvQ让我这种很想弄懂意思但是又不懂只能抓耳挠腮恨不得把小P拆了的人万分感谢~

捷克po 发表于 2011-11-2 21:57:29


序章二


https://byfiles.storage.live.com/y1pq9QyXvpXqtyMA3uRWL-enzX-IIigcz2KiR3BKgVsQq4N0SCHF84LDjuOaECiyFoqM1bfdeqOJ_g/op01_19.jpg?psid=1

從門口聽見敲門聲。
母親:「哎呀,一定是找我的。你們還在吃飯真不好意思,我出去一下。」

https://byfiles.storage.live.com/y1p3NB0hXVvJlBvOQbUndYBbujgG_ZPFsp9AAFVD8GU1mExPI6St1PRgK3KzFqrDmpIWjTZ98NA5ZY/op01_20an22.jpg?psid=1

如此說道的母親離開座位,現在還是共桌用餐的時候。
Michael:「她好忙啊,反正又是緊急聯絡她去工作吧?」
面無表情的Michael喃喃自語。母親一邊整理好外出的準備,一邊返回房間。

https://byfiles.storage.live.com/y1pU25z4_wl4Nv7dFTOBr-K4vqYn26wszwmCaYbiG4VMm02UB_ech13EAoY6Trw1mmqJgbufMZfkQA/op01_21.jpg?psid=1

母親:「是啊,被叫去工作了。說什麼要立刻回去,不能不過去一趟。」
Wendy:「現在?吃完晚餐在過去不行嗎?」
雖然是習以為常的事,但我每次都會在問一遍。

母親才剛剛回來,連晚餐都還沒結束,更不用說是休息了。
(本來想說最近總是工作到很晚,好不容易今晚能一起過夜。)
就連這樣的思考被否定也習慣了。

母親:「工作優先哦。哎呀,真是的,要是有這種事我也用不著回來了。」
Wendy:「……真糟糕呢。」
總是忙碌的母親。雖然很寂寞,但是說出這麼任性的話只是造成她的困擾。
……從孩童時期起這個情況一再上演,我也考慮過像是對大人鬧彆扭。

母親:「那也是沒辦法的吧?因為是工作啊。
         我也很為難,不過這份薪水很優渥。能讓我們幸福也就值得了。」
她給予一個輕吻,整理好準備出門。

Wendy:「一直以來很感謝您,母親。」
就算有孩子般的想法,我也已經是大人了。我並非是獨自一人,卻也能夠理解。
母親是為了家人而工作。即使只有一點點,我也想建立起母親的角色。

母親:「哎呀,說什麼感謝,我只是做我該做的事。」
Wendy:「……嗯,也是呢。對不起,我說了奇怪的話。」
(……是啊,為家人工作是雙親的義務,不用把事情看得太重嗎……)
不過也有因為操勞的緣故,我對母親抱持許多感恩之心。這份心情的影響力也很強烈。

母親:「我不在家的期間,家裡的事就交給妳了哦,Wendy。」
Wendy:「好的。啊,母親,今晚父親差不多什麼時候回來?」
母親:「妳沒聽到父親說過嗎?他說太忙了,大概不會回家。」
Wendy:「這樣啊……」
母親:「不用擔心父親的晚餐,你們就先睡覺吧。」
Wendy:「我知道了。」

母親:「那我先走了。」
Wendy:「路上小心。」
我的聲音和關門的聲音同時響起。
這也沒什麼特別,對我家來說,雙親不在的夜晚是很普通的事。

John:「…………」
Michael:「…………」
John和Michael都安靜吃飯。

Michael:「……爸媽整天只知道工作工作,那兩人還真是志同道合的夫婦啊。」
John:「算了吧,他們就是因為有同樣的價值觀才會再婚。」

https://byfiles.storage.live.com/y1pLE_lbQyc9J2rhYZkjqpkXS5oxqEkQkRoaPSEaUsFvsRfjWs07Sor_-I9xn7TBvTST_0aie7fo3c/op01_23.jpg?psid=1

我真正的父親在我年幼時過世了。直到六年前決定再婚之前,母親獨自扶養我長大。
真正的父親還在世時,母親宛如親手做點心的女性。
總是一直相處,我還記得她為我唱了許多歌、聊了許多事。
和現在不一樣,是位平時面帶笑容又樂觀的母親。當時的家庭生活非常幸福。

https://byfiles.storage.live.com/y1pQWrGeyAyHJnDjoWj6OENC2Xy7wJk16BnIAyVNLstDbZxSL8SPCl03Konv1TUG1T5hHDLTRIpRnQ/op01_24.jpg?psid=1

母親的驟變是在父親死亡之後。

『沒錢是無法幸福的啊』,這句話不知不覺變成母親的口頭禪。
(那句話是沒錯,沒錢就無法生存。)
不過,那句話還是得看說法如何吧……不是說那句是好話,這種發言令人擔心卻也是事實。

Michael:「……家庭方面算是遙遠的家人呢。」
John:「我是習慣了,又不是撒嬌的年紀了。」
Wendy:「他們也是為了我們啊,不感激的話會有報應哦。」
我說出像是優等生的台詞,不過那也是理所當然的。如同John說的,畢竟我們不是孩子了。

父母親為了讓我們幸福而優先工作,身為孩子的我們更應該扶持。
(雖然是極端了些,但是要有適當的自由,又能賺錢工作還是很困難吧……)

在我年幼時沒有任何跟朋友一起玩的記憶。
要是有那種空閒,還不如在家幫忙還比較有意義。
父母親努力的部份,身為孩子就該理解和共同努力。

現在我不再是小孩子,應該更能理解……儘管如此我還不是大人,卻一樣很寂寞。
(……唔唔,到頭來還是很寂寞呢。)

John:「…………」
John拍了拍我的背部。
(……我真是小孩子啊。)

https://byfiles.storage.live.com/y1pnNzR56pT28PKHCxv3RxlyUUOzkTf2jfwjsTfbBkxV40WGWDyoAiyIhXT7AabLEdKx7JMFW8zb7k/op01_26.jpg?psid=1

John:「我也是很感激他們。正如所說的,我只是不想成為那樣的夫婦。」
Michael:「哼,姐姐和大哥在的話,爸媽不在家我也不會寂寞,就是這樣……」
Wendy:「……你們得更聽話才行啊。」
(……嚴厲的部份特別嚴厲呢。)

John:「這很正常啊,也是有家人的價值觀相差甚遠的事。是我的話就不會讓姐姐獨自傷心。」
John似乎不悅地斷言。
(很像……大人,也很像小孩子。)

母親和現在的父親再婚之後,生活變得富裕了。
照理說即使母親不工作,現在的家計也該足夠。
然而母親選擇為了幸福而工作。按照母親說的理論,要是有很多錢就能幸福。
工作狂。被工作俘虜了。

John:「作為父母的責任是辦到了,確實沒什麼好抱怨。」
嘴裡說沒什麼好抱怨,John還是很不滿。

Wendy:「John……討厭母親嗎?」
John:「不討厭啊,只是不喜歡罷了。」
Wendy:「……那還不是一樣。」

John:「也是有感謝的部份啦,像是扶養我們之類的……」
Wendy:「……之類的?其他呢?」
John:「……我一時想不出來。給我五個小時或許能想到一個……不過還是太難了。」
Wendy:「你啊……」
(也就是說除了扶養,都沒有好的一面……)

打從一開始他似乎與母親相處不融洽。他認真歸認真,卻不是文靜那一類型。母親在家的時候,他幾乎不開口說話。
他本人從不抱怨或爭執的部份已經到了根深地步的程度。

Wendy:「……唉。」
(明明是家人……卻一點都不像家人。)
和他們成為家人後已經數年過去。姐弟之間是能夠團結,不過我對於無法像家人這件事也感到焦躁。
不想變成扮演理想的家庭……不就更該想想辦法嗎。

Wendy:「母親和John都是為家庭著想,為什麼你們會不合呢。」
Michael:「那還用說嗎,因為大哥和媽媽一樣頑固啊。」
Wendy:「……Michael。」
Michael用挖苦的口吻瞪著他。

https://byfiles.storage.live.com/y1p0S1j8sAXmZLk68VvmxNxPSte2XJxXHlMCfKwZXaMC5hkWBDpwGdAvhgBl7XMt-RtDkEt5UML7A8/op01_27.jpg?psid=1

John:「……吃完晚餐我該回房看書了。」
是不想繼續這個話題嗎,John端起自己的飯後餐具離開座位。
Wendy:「要洗的東西先放在水槽吧,晚點我在去洗。」
John:「嗯,謝謝妳,姐姐。」
聽我這麼一說,John把自己的餐具放在水槽後,直接走出房間。
Wendy:「…………
                ……唉。」
連嘆氣都成習慣了。

https://byfiles.storage.live.com/y1p7-3p3iMXbwL7Hsq1I2f2kkex6a_uo5eGT4uPlGVYZBVJc7FSuTJodJBlWya-SR7z5a0Sl131bpc/op01_28.jpg?psid=1

除了母親的話題,John一直是很坦率的孩子。就是因為知道這一點,心情變得很複雜。
母親非常努力,就算理解也無法順利變成家人也是事實。
就連我自身也感覺和母親隔著一道牆。

(……是我還不夠努力嗎。)
繼父與母親都不在的家,而長女是我。
或許努力不足是因為我弄錯了方向。姐弟之中我是年長者,被託付家中事務的我也有責任。

(說不定……也讓母親失望了。)
我時常會被這樣的不安侵擾。
儘管經過數年,這個家庭依然是現成的。對我而言也不算是愜意的家。
(John和Michael也……)

https://byfiles.storage.live.com/y1pkf5iUe2VjKRspl8SikMFUS3yeXgWsVUaC9KcpRbChYb6-sXU2mCmHeNt1R3-cpkirm6hFjnOedk/op01_29.jpg?psid=1

Michael:「姐姐。晚點我能在這裡唸書嗎。……姐姐和Nana都在的話,感覺唸書會比較有進展。」
Wendy:「!」
我嚇了一跳。

Michael:「Nana……過來。」
Nana是聽得懂人話的紐芬蘭長毛犬。牠一聽到被呼喚名字,順從地將趴在床上的身體慢吞吞站起來。

Wendy:「嗯、嗯嗯,可以啊。
               唸書有什麼不懂的地方可以問我,如果可以的話我會教你。」
Michael:「哈哈,唸書我是一竅不通啊。」

沒有血緣關係的弟弟。Michael很開朗……恐怕他是在關心我。
回到房間的人雖然是John,但他是在擔心John吧。
(畢竟我們不是需要客氣的關係呢。)
沒有血緣的家。是個雙親不在,只有孩子在家的扭曲家庭。

https://byfiles.storage.live.com/y1phJsqoW-N--cY5jutyh212DOhdA3hKrglRmc9ju3FHqAtERrJf1pDIdwG7mboQyUJjhTg7yLyvVM/op01_30.jpg?psid=1

晚餐結束後,我正在整理東西。在餐桌上的Michael處於抱著頭翻開筆記本的狀態。
Nana:「汪!」
Nana雙掌放在桌上,一邊搖尾巴一邊看著Michael的筆記本。

(看起來簡直像是在陪同唸書呢。)
John回到自己房間之後就沒在出來,以往的行動模式是唸書唸到一個段落就會從房間出來。

https://byfiles.storage.live.com/y1pwLLJX1JoXN4O6btlWTPBn3Hx8YMbw96umQMWaB4dNStEUoDERheur4rXAbv2Cvs6MjJIiBdMdUI/op01_31.jpg?psid=1

Michael:「對了,今天早上給妳的點心妳吃了嗎?味道怎麼樣?好吃嗎?」
Wendy:「啊啊,我把那袋送給孩子了哦,那孩子很開心呢。」
想起傍晚遇見的奇怪少年,那孩子之後有和朋友碰面了嗎。

Michael:「咦咦咦!妳送給別人了!?……好過分啊,姐姐。那可是我做的點心耶。」
Wendy:「咦!?是你做的?
               你親手做的……好厲害啊,看起來就像是販售品。」
Michael:「不只外觀,就連味道我也很有自信啊……姐姐妳就吃嘛。」
Wendy:「對不起,我完全沒發現……」

Michael:「沒跟妳說一聲害妳吃驚,我也有錯,所以妳別在意啦。這次還會在烤一次,到時妳要吃看看嗎?」
Wendy:「嗯~……不好意思。即使是Michael做的點心,我現在也不行吃。」
Michael:「……?」
Wendy:「我正在減肥哦,在我認為沒問題之前,已經下定決心絕對不碰點心了。」
下定決心的事我一定會實行,這是我的原則。

Michael:「姐姐……在減肥?姐姐不減肥也已經很漂亮了。」
Wendy:「謝謝你,Michael。即使是家人的偏心我也很高興。」
Michael:「那才不是偏心,姐姐比別人要漂亮多了。
               我是這樣想啦,我那些朋友也都這麼說。」
Wendy:「……哎呀。你有一群很好的朋友呢。」
Michael:「呵呵。是很有眼光的朋友吧?」

Wendy:「……他們是在開玩笑,不然也不會自信滿滿地回答。我會很慚愧不是嗎。
               雖然想和你的朋友表示感謝……但這不是在跟誰競爭,我不需要別人的意見。
               我只是想接近自己的理想而努力。」
減肥就是健康範圍之外的東西。

Michael:「那麼,是姐姐的理想太高了。」
Wendy:「是嗎?嗯~因為以前被母親說了很多呢……」

https://byfiles.storage.live.com/y1pxndGovZjzNwh026yU5prY1W98R0EXUjtm32NV6rx1ymEDHJugp4E9F_gL-RXs4Qcf5RUaWUepw4/op01_32.jpg?psid=1

Michael:「說很多……一直都是吧?她只會把原因怪在妳身上,不努力就是缺點……」
Wendy:「不過托這個的福我才會努力,家事和唸書都越來越好呢。」
Michael:「……姐姐好是好,可是我怎麼也想不通啊。媽媽太嚴格了,老是說姐姐像笨蛋一樣的話……」

Wendy:「會被這樣說就表示我還不夠努力吧,不加把勁的話我會很在意的。」
Michael:「……媽媽一直工作都不在家,她哪裡了解妳什麼啊。
               姐姐妳努力過頭了啦,而且不止是結果,過程也很重要哦?」
Wendy:「……過程?」
Michael:「為了能夠幸福的過程嘛。爸媽他們只知道工作,根本不會回頭看看我們。
               說什麼有錢就能幸福,這是真的嗎?」

Wendy:「連我們都懷疑的話,那該怎麼辦。他們都是為了我們著想哦?」
Michael:「就算最後有錢了,像這樣的生活,家庭還不是一樣支離破碎。」
Wendy:「…………」
支離破碎……這句話猛然刺進心頭。

https://byfiles.storage.live.com/y1p7oMHrZDgebJ3rZ1nM6GHqeCmuPDYTcFGlD5zPGdOPjvz3QzyGZoCOn_cIN9It5EjeRqb_o7olt4/op01_33.jpg?psid=1

Michael:「有錢卻支離破碎的家庭不可能會幸福,我認為最重要的還是過程。」
Wendy:「……Michael。」

Michael和John真正的母親似乎在他們年幼時離開家中。
聽說大哥John還記得真正的母親的記憶,不過年幼的Michael沒有一絲記憶了。
Michael肯定憧憬著母親的存在。事實上,決定再婚的時候他還說「有媽媽了很開心」。
但是母親一派見微知著的作法,加上幾乎不回家,在他得知現實時想必很失望吧。

Michael:「有錢是不錯啦。我不是說媽媽怎麼樣,我自己也不討厭錢……倒不如說喜歡錢。
                ……但我不認為現在這樣的情況會有多好,果然我還是覺得過程最重要啊。」

https://byfiles.storage.live.com/y1p9W7oUiRT8gw8hP38EHbpVV8ZVFtYwnSZUnywsYYzxp6almcvtzEhatWXufm1BTMslVgZh7tUVJ8/op01_34.jpg?psid=1

Wendy:「也是啊,或許就像你說的過程很重要。……不過我還是覺得結果比較重要。
               過程就是為了結果哦。太在意過程卻得不到好的結果該怎麼辦?
               我到現在的努力還沒白費,要是變成那樣我會很後悔的。」
Michael:「…………」

Wendy:「父母親也不希望家庭變得支離破碎啊。
               他們為了讓我們能有幸福的結果而拼命工作,這點你能理解嗎?」
我不是不明白Michael的心情,可是我已經賭上自己的理想,絕對不能輕易感到不滿。
(畢竟個人有個人的想法,我不能說這件事是錯的……)

Michael:「…………」
他不能理解吧,Michael一臉複雜,什麼話也不說。
Wendy:「Michael。如果他們兩個沒有再婚,就沒有我們姐弟了哦?」

https://byfiles.storage.live.com/y1pw2lQ7aEmG6YZfucrvziWoScUj_eW7AREaC31fmLOwLw4Bad1lWFW-zThUvrXA1hCLKVEVDH3UIE/op01_35.jpg?psid=1

Michael:「……說得也是,確實不得不感激他們啊。有了姐姐和Nana在一起的家庭。」
Nana開心地從鼻頭發出低鳴,飛快舔抵Michael的臉頰。
Michael:「哈哈,好乖好乖。你也是家裡的一份子真是太好了!」
Nana從我小時候起就一直和我在一起。多半在我孤單一人的時候溫柔地安慰我,牠是很重要的家人。

(Michael說的對,過程也很重要……)
能夠和最喜歡的母親一起度過許多時間很幸福。
但是,幸福的形式因人而異。如果母親幸福的話,我沒有異議。
(我很喜歡母親,想幫母親更多的忙。)

是不知道該說什麼嗎,Michael開始默默唸書。

https://byfiles.storage.live.com/y1pian3Qn7FrFy7uuOv6uGc_rlTTYxogwbgHMcz72U1HRod_S77yuknG25ubkp43aghXG0dbozfk3A/op01_36.jpg?psid=1

安靜的客廳響起沖刷餐具的聲音。Nana大概是看Michael看到厭倦了吧,牠伏在地上睡著了。
即使是像這樣沒有說話的時間,和家人一同度過的時間我一樣喜歡。

雖然希望父母親能待在家,不過這麼過分的要求我說不出口。
什麼事也沒有,坦然自若地平靜時刻,對我而言就是最大的幸福。

https://byfiles.storage.live.com/y1pC9wDNe46AjS_D_z728SY8SMhUYarBZ9VnhiV8zWx4Hwd5XlPzxI6XqjbiEFGqX6wWopiKfF4XVc/op01_37.jpg?psid=1

Michael:「啊,完全忘記要跟姐姐說什麼了。前陣子老師有稱讚姐姐。」
Wendy:「老師稱讚我?」
Michael:「老師到現在好像還不知道我是妳的弟弟耶,他說妳唸書和運動都很出色,是很優秀的女性。」
Wendy:「哎呀,還惦記著我這個已經畢業的學生,是很光榮的話呢。」
Michael:「唯獨姐姐這麼優秀哦,老師還說姐姐是學校有史以來的優秀學生。」

https://byfiles.storage.live.com/y1p-xhX0J6Akz4e0dk3r7pFs7dnLWtmNca7pf83_oRJo5jKJuZM6R-_g1oFjKgd2FzuZV_JtFy61As/op01_38.jpg?psid=1

Wendy:「這種稱讚怪不好意思的。不過,我對唸書和運動都不是最好的哦?」
洗完全部的餐具後,我坐在Michael的對面。

Michael:「整體來看是最出色的不是嗎。」
Wendy:「唔~但是離我的理想還很遠。我可是以一切都很完美的女性當作目標。」
反正都要做了,就以完美當作目標。
這是以前母親對我的教誨,或許就像是烙印般的話語……

Michael:「完美……那妳似乎還少了可愛哦?」
Wendy:「我不想對Michael裝可愛,女性也不需要這一點吧。」
Michael:「真可惜,光是這種意思就不可愛了。」
Wendy:「哎呀,謝謝。」
Michael:「我沒說妳不可愛吧?」
Wendy:「我就是不可愛對吧?這不是稱讚的話。」

https://byfiles.storage.live.com/y1pNs_rJ7hiAz-QRX88DSw-ZMyUF4_NGD2kTFjvT3lGzUN0s5xprBcPhdad-fk5qgcB2MDDedxeWr4/op01_39.jpg?psid=1

Michael:「~~~!!姐姐妳果然不明白啦。」
Wendy:「比起這個,你還是唸書吧?沒有不懂的地方嗎?」
我摸著正在嘟嘴的Michael的腦袋,他似乎越來越不高興。
與其說他在生氣,不如說鬧彆扭到很可愛。

https://byfiles.storage.live.com/y1pfff4qZRqnky4Zvf79eOlJPcqRaAMX_2tUg0B8hxw9e_dAWpnyj1nG3BqF1du-d8BMh658TJ0IyM/op01_40.jpg?psid=1

Michael:「……我只是對唸書一竅不通而已啦,我也想反過來教妳我知道的事啊。」
Michael隻手推開我的手。

Michael:「頭腦聰明這一點肯定是大哥先出生才有的。」
Wendy:「沒那回事哦,Michael也辦得到啊。」
Michael:「哈哈,會說這種話的也只有姐姐了。任何人對我都不抱一絲希望了啊。
               我自己也很清楚,我就是沒辦法面對桌子埋頭努力。」

Wendy:「連你都不相自己又打算怎麼辦。」
Michael:「我不是在自卑啊?我只是說我很清楚自己。
               雖然我對唸書沒轍,但是其他部份我可是有在他人之上的自信。」
滿不在乎的Michael笑了。

(他確實只有對唸書沒轍呢。)
他擅長運動,家事、洗衣服、掃除和下廚大略都懂。
正因為如此,他認真學習的話應該能辦到。

Michael:「就算唸書沒轍,這世上適合我的工作多到都能滿出來了。
               將來我會選擇適合我的工作,適才適所最棒了。」
Wendy:「……很積極的想法呢。」
Michael:「對吧對吧,這是我的優點。跟大哥那種除了唸書就什麼都不會的人才不同哦。」
看見Michael似乎很得意的表情,我不禁笑出來。

John:「……那還真是抱歉啊,我除了唸書什麼都不會。」

https://byfiles.storage.live.com/y1pzmIwT96PyOAo0GP-ZUXsBlKiUFm9BV0qUQY2vr-eOmHH6I2WGrxHfRG6OZvLfv06F6gn59VqmoU/op01_41.jpg?psid=1

Michael:「呃,大哥!你什麼時候從房間出來的啊。」
John:「你的聲音這麼吵,我都沒辦法集中精神唸書了。」
Michael:「呵呵~嗯?你會這麼說,其實只是一個人很寂寞才會走出來。」

https://byfiles.storage.live.com/y1pLfVjcITF6Wxp-sRveP_aRNO9zvVIMHr3ByiZu1CFE3QWs5rZpB3Y2WvXOVHU69jfyGgdPpGaOPE/op01_42.jpg?psid=1

John:「…………」
John不可否認地瞥了Michael一眼,然後摸摸腳下湊過來搖著尾巴的Nana。

John:「在講話是要怎麼把書記到腦子裡?一般都會安靜吧。」
Michael:「我討厭死板的觀念啊,我有我自己的讀書方式。」
John:「你每次說這種話,結果成績都不理想吧。」
Michael:「我只不過比標準稍微在低一點,這樣是哪裡不好了啊。……我是比姐姐和大哥還要差,但我是體育系也是沒辦法的事。」

https://byfiles.storage.live.com/y1pIX-Gjyv7QqJ9W8H1NK97ZkOtQJWNoyadWZjq1MvV_1oowjw2N2voO8mvQML73xz0CDqC3J3xnCo/op01_43.jpg?psid=1

John:「應付不懂的事就請擅長的人指導你就行了。譬如我!」
John指向自己。
John:「要是有關於唸書不懂的地方,問我就對了。」

Michael:「我問姐姐就好……大哥你就算了吧。」
John一臉不滿。
John:「給我等一下,你竟然不把我當一回事。為什麼我就算了,說得我好像沒那個必要一樣。
            那就讓我也見識你唸書的樣子。唸啊,快唸,立刻讓我見識啊!!」

我在不被他們發現之下微微笑了出來。
(雖然滿嘴抱怨,John卻真的很喜歡Michael呢。)

Michael:「大哥的教法都太困難了,我反而更不清楚啦。」
John:「所以有什麼困難就告訴我,我平時講過了吧。」
Michael:「那也太麻煩了,我寧可問姐姐。」
John:「…………」

https://byfiles.storage.live.com/y1ptnzL4fouq7Pnhhsn7Fy_1e7W-PEkqA3s5d2Qg-KfSxUrFYxJow81xNYkCzDsPHEmwkKVR5qn7-w/op01_44.jpg?psid=1

John:「……姐姐。」
被強烈的眼神直盯著,我不禁退縮。

Wendy:「什、什麼?」
John:「我無論如何也想參觀妳指導Michael唸書。」
Wendy:「我是不介意啦……」

https://byfiles.storage.live.com/y1pJtw6bAX5_OKAm_yI7MpQDbl4F5WML_lrnonoydHVl6eToWiymWNEDroicoK2Riye88F4CkQIcGg/op01_45.jpg?psid=1

John:「謝謝妳。那就立刻開始吧。」
John一臉滿足地坐在Michael旁邊的座位。

Wendy:「話是這麼說,我現在並沒有做什麼哦?」
John:「Michael,有什麼要問姐姐的就問吧。是你的話,反正也不會有姐姐不懂的地方吧?」
Michael:「……!」
John:「像山一樣多的問題,別吝嗇儘管丟出來。如果你無法自己決定,我也可以幫你決定。」
John伸手拿起Michael的筆記本翻閱。Michael迅速搶回來。

https://byfiles.storage.live.com/y1p1bFvON7kCsgpZ-1pJmnj2jvOXetQglW-1sZEDhiKYIOmTvlmi63ScmlnOnFXlAH7Fypb-TPakpo/op01_46.jpg?psid=1

Michael:「……盡說些令人火大的話!今天的書已經唸完了!」
John:「什麼啊,已經結束了嗎。真可惜……」

Michael開始急忙收拾唸書的東西,顯然不想讓John指導。
姑且撇開當事人意思上的溝通,他們的對話會令人感到特別開心。

https://byfiles.storage.live.com/y1p3to7aFnNub3kTtEWYD34HdcJIr7axuWMMeexQV-wbOyYARpYBWUIWAYGSdXWgRIUXjgEiK6Qgr4/op01_47.jpg?psid=1

Wendy:「要泡杯茶嗎?」
雖然很有趣,不過這樣的氣氛也不能置之不理。

Michael:「我差不多要去睡了,不用泡茶了。」
Wendy:「要睡了?可是時間還早啊?」
Michael:「其實明天有場足球比賽,因為有很多場,所以我就被叫去了。我不得不早起。」
Wendy:「那我也得早起才行,需要幫你做便當嗎?」
Michael:「姐姐什麼都不用做沒關係啦。便當我會自己做,姐姐安心睡覺吧。」

Wendy:「你用不著客氣呀。」
Michael:「我不想給姐姐添太多麻煩。
               對我來說,下廚這種程度我還是辦得到哦?……雖然沒辦法讓妳吃到,不過點心的話是還可以。」
Wendy:「是和點心的道歉有關?那我也順便做早餐吧。
               反正要是早上廚房傳出聲響,我也會起床的,好嗎?」

https://byfiles.storage.live.com/y1p7x8MeVsymQDJOLMz87Aw1InqgCMrq2q-ArrYLZ3u57hJuhjbtfzxKod5ooQ_JWuXvayy1uuQ_t8/op01_48.jpg?psid=1

John:「好,我也來幫忙。」
Michael:「啊啊……?我不覺得大哥你在廚房能幫上什麼忙。」
John:「真是失禮啊你。我至少還會洗餐具。」
Michael:「…………。……洗餐具是飯後吧?」

John:「你在說什麼啊。煮飯途中也會發生要洗東西的時候吧!!」

Michael:「你少在那裡大言不慚的宣言好不好!?大哥,你腦袋好卻笨死了!!」
Wendy:「好了好了,也沒什麼不好嘛。三個人早起一起做便當吧。」
Nana搖著尾巴汪汪大叫。

https://byfiles.storage.live.com/y1phrbAl1gwVuBt4Z0lwMz8RK8vKuC2lyj8M5wxgjZszp5Hoi457Gk0GC8CWaPlZ6kwbh-s5ghhfxY/op01_49.jpg?psid=1

Wendy:「哎呀,Nana也想幫Michael的忙嗎。」
Nana又叫了一聲,雙掌放在桌上。

Michael:「哈哈,Nana看起來比大哥還要有用。」
John:「……!!等一下,Michael。你冷靜想想,Nana沒辦法洗餐具吧?」

https://byfiles.storage.live.com/y1pFsgWe6HHDzXAWWF0F9GVW73gXOefcwMWudRZzdf3dQqNkx3Jytt2HHiGwDACX-BPmcjGeUPid8I/op01_50.jpg?psid=1

John不悅的發言態度令我噗哧一笑。
Wendy:「噗,對Nana燃起對抗的心情該怎麼辦呢!!不愧是John……哈哈。」
John:「姐、姐姐!」

他有自覺了嗎,John難為情地低頭。
他的態度太好笑了,笑到我都停不下來,結果還笑到流淚了。
(啊啊,好開心。能一直持續這樣的幸福就太好了。)


——————————————————*——————————————————

2# yy27
我玩糖果島也頻頻穿越……尤其Hook跟隔壁棚的Blood也相似的太可怕了吧,敢情那不是Blood本人偷跑去別的世界玩女人嗎……(被槍殺

3# w4963161987
我想說這坑怎麼有點擠,原來親也在啊,哈哈哈。
起初只看人設我也覺得跟N上司有幾個共通點,所以才立刻先衝彼得(不
但玩下來顯然……完全不一樣。但我還是喜歡彼得這孩子的,喜歡的原因為了避免劇透太多,還是先說到這吧w
刺激啊……他跟Hook確實打得很激烈XD

4# 加賀清光 5# 懶妘
呵呵呵,之後彼得那孩子會有多麼傲慢,絕對可以考驗妳們母性的耐心(咦
不過自我中心主義確實是彼得的一大特色之一。
說到字數,序章很漫長,全部加起來大概要六萬字以上,大家一起長期抗戰(淚目

6# 流连成双
五月攻這次的劇本完全撒糖不用錢,之後還有更甜的哦www
一說到Alice,我永遠只承認Nightmare和Alice這對裏官配!!!(沒人想知道

8# 609148002
賓勾~確實是有很大的幕後。至於我能不能稱到幕後那裡還是個問題(望天

懶妘 发表于 2011-11-2 23:53:36

喔喔大大真的是翻譯的有夠快啊!!!(大感動

第二篇這樣看下來,三姐弟的互動真的好棒~~tu97
John這種認真在微妙地方的性格真是刺激到了某部分自己的萌點啊...=///=
不過相比起兩個弟弟,Wendy的堅持真的是非常早熟到了老成的地步...雖然先前不小心被劇透雷到,大概知道了Wendy跟她母親這種相處模式的原因,但還是讓我一直忍不住跟現實中看到過的經驗互相印證的感覺...囧囧囧

不曉得Peter之後是怎麼來帶人的,期待大大的更新唷!!!>///<
辛苦你了~~~(鞠躬
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查看完整版本: [お菓子な島のピーターパン] 即使一切都是虛無,唯有妳是我的幸福——ピーター路線(11/06 真相END)邁向偽18不歸路

苏ICP备13061143号 苏公网安备 32011302320404号